孔令信觀點:防疫料敵從嚴,才能戰勝病毒

2020-01-31 06:30

? 人氣

武漢肺炎、中國武漢中南醫院的醫護人員。(AP)

武漢肺炎、中國武漢中南醫院的醫護人員。(AP)

中國大陸的對抗武漢肺炎防疫作戰,從1/27《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與《環球日報》社評〈500萬人離開武漢,當務之急和要避免的事〉,內容都在大原則上抓綱領,只有一些細節像「不能因為疫情在武漢爆發就遷怒於所有離開武漢的人」,「各地闢出專門接待疫區來的旅客的賓館,作為特殊時期的一項臨時安排」……對於病毒的認識還有傳播途徑與該如何管控等相關重要的疫情控制細節,卻沒有更具體的措施與指導。

看得見的就是截至1/25武漢肺炎已造成:1,975確診病例、56人死亡、324重症病例、還有2,684疑似病例、治癒共49例。大陸共計30個省市淪陷,其中湖北1,052確診病例.52人死亡最為嚴重,其次廣東111確診病例,浙江104確診病例為最多的三省。大陸境外地區確診病例:香港6例、澳門5例;至於各國地區:泰國8例、澳洲、新加坡、日本及馬來亞各4例,;台灣、美國、法國及韓國各3例、越南2例、尼泊爾與加拿大各1例。明顯有繼續擴大傳播趨勢。(不到三天1/28晚間中國大陸確診4510例,死亡106例,台灣目前確診8例,已有本土型武漢肺炎首例。大陸專家表示,新冠病毒倍增時間比SARS短,6至7天就會翻倍,速度驚人)。

過年前1/20環球日報社評:〈瞭解防控武漢肺炎的全貌,這很重要〉雖點出了:「對公眾我們想說,從目前情況看,武漢肺炎已經出現人傳人的情況,但到目前為止,它的人傳人機率和致死率都比SARS弱,還沒有發現醫學上所說的『超級傳播者』現象。各地醫療機構肯定在對病毒的變異進行嚴密監控,防止傳染的爆發式增長。」中國醫療系統顯然還很自信從2003年SARS風暴以後,「國家積累了防控流行傳染病的不少經驗,很多人難免會有一些擔心,但我們認為中國社會完全沒必要對武漢肺炎形成集體慌張。」換言之,截至1/20之前中國政府還深信中國的醫療體系足以控制這個新型的冠狀病毒大流行。

然而,港澳台三地防疫專家從1/12-15三天在武漢疫區實地訪視之後,台灣兩位專家在回台在第二天的記者記者會這個防疫專家訪視小組指出,陸方態度採公開透明且有問必答,從相關報告中瞭解家庭群聚個案中確實有人傳人的跡象,在港澳台三地專家不斷追問、討論下,陸方終於定調此次的病毒「可能有限人傳人」。問題是在這個星期內海峽四地的防疫專家與醫療系統都已掌握了武漢肺炎的「有限人傳人」的重要訊息,接下來不就是應該啟動醫療院所系統、社區系統的健康自主管制機制,讓病毒傳播出不了醫療院所或社區嗎?這應該是中國醫療與防疫管制第一個重大的誤判!(《楚天都市報》1/18報導了「武漢百步亭社區第二十屆萬家宴舉行,4萬多個家庭參加」照片中沒有人戴口罩,顯示與會者幾乎不受疫情影響,大家都還未把這回的新病毒當做一回事。)

20200122-因應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總統蔡英文22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指示全力防疫。(取自總統府@Flickr)
因應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總統蔡英文22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指示全力防疫。(取自總統府@Flickr)

一直到1/22《環時》社評〈一個健康的春節是全國人民最大期盼〉指出,「從最初的情況看,武漢沒能在第一時間將新型冠狀病毒封死在最小的範圍內,坦率地說,我們首戰不利。出了一種疾病,一來查不出它屬於我們過去熟悉的哪種病,獨特得沒有任何記錄,二來現代醫學沒有任何可以有效對抗它的藥物,拿它完全沒有辦法,這時我們就該高度重視它,採取最堅決的隔離治療措施。但武漢的實際應對措施顯然緩慢了,沒有實行全面隔離治療,封鎖所有潛在的傳染管道,以至於這種病毒向全國擴散了開來。這是又一記沉痛的教訓。」

承認未在第一時間封死新型冠狀病毒,又一直沒有找到有效治療的對抗藥物,結果就是讓它擴散至全國及全球。到這個時候顯然對於新型冠狀病毒的掌握完全是「十分有限」。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台大醫院小兒部主任黃立民在1/24說,「目前對於武漢肺炎的資訊愈來愈多,武漢肺炎除了發燒、咳嗽以外,其中一個特色是『不會流鼻水』,且經觀察也不會感染小朋友。」(這樣的臨床症狀整理顯然還是太粗糙了,1/27已有一位9個月大女嬰確診感染,大人小孩風險一樣,在這次的武漢肺炎大爆發期間,所有的臨床症狀一定要隨時更新,好供醫療系統參考)臨床上應該掌握的就是新病毒造成的各種相關症狀,以提供給社會大眾參考與防疫之用。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研究組在1/24發布《高度重視非呼吸系統的首發症狀—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2019-nCOV)患者的識別與防護》報告,提醒醫護人員及大眾,要警惕以非呼吸道感染症狀為臨床表徵的隱形病例。在此之前大陸權威部門發布的《關於印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的通知》指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表徵以發燒、無力、乾咳為主要症狀,不過,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在診斷過程中,至今已發現多個「非典型」病例。顯然發燒篩檢對於判斷是否感染武漢肺炎是有一段距離,這也增加大陸醫療人員在臨床上對於辨識流感與武漢肺炎的處理上的難度。(對於新型病毒的了解與掌握愈多,愈能即時找效防疫控制的方案,像一位45歲男子因腹瀉就診,本身並無發燒及呼吸道感染症狀,但醫生考慮到男子有華南海鮮市場的接觸史,還是進行了相關測試,結果呈現陽性,確診為武漢肺炎。)對於新病毒造成的「非典型症狀」無法即時提供給病患、家屬與社會參考,缺乏這方面的疫情資訊,讓武漢人成為隱形的傳播者而不知,這應該是中國醫療與防疫管制第二個重大的失誤!

20200126-因應中國武漢肺炎,民眾紛紛戴上口罩防疫。(盧逸峰攝)
20200126-因應中國武漢肺炎,民眾紛紛戴上口罩防疫。(盧逸峰攝)

1/23春節前武漢市淩晨宣佈,從當天10時起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此外全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通告同時要求,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封城令顯然是不得不採取的措施,不過,從這一天到目前為止,封城令並未使得疫情逐漸降溫,主要原因還是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了解有限,對於其傳播途徑無法有效掌握造成中國醫療與防疫管制第三個重大的失誤!

2003年SARS從肺部感染、發燒,到咳出來而具有感染力,幾乎都是第二或第三天之後,當時全世界的病例幾乎沒有在第一天感染發燒時就傳染給人的情況。對於2019新冠肺炎,中國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李蘭娟1/23表示,2019新冠肺炎「潛伏期現在看來也可能有傳染性」。她指出一些病人的情況,病人自己沒有發燒,早期跟他有接觸的人發燒了。跟他接觸的人,可能後面也會有感染發燒等情況。這樣的傳染模式與途徑比SARS還難掌控!

換言之, 在2019年12月爆發的武漢肺炎,其實在11月中下旬時就已經感染病原,在病發之前可能已經傳給周遭親友或接觸到的人員,這些都成了傳播者而自己根本沒有感覺到,等到發病之後,又因臨床症狀不同(非典)而有人遭到誤診或漏診,一旦留院或返家療養時同樣傳播給周圍接觸者,武漢市1/23開始封城,在流出的500 萬武漢人中,隱約地都成了「可怕的帶原者」,隨著春運或出國,走到哪就有可能傳到哪,這也是為何封城令下之後,疫情還在擴大的重要因素。

對於我們來說,SARS曾帶給我們嚴厲的考驗,防疫不只是戴口罩、勤洗手與量體溫等基本動作,搶在病毒擴散之前就得啟動全面封鎖,更重要的還是得趕緊了解與認識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數據,同時深入掌握病毒的傳播途徑,即時釋放供社會大眾參考,全民共同來防疫,這個會比單由政府或醫療機構來扛重擔更加要緊!今日大陸,明日台灣,防疫真的只有「料敵從寬、防疫從嚴」、全力以赴才有可能打贏病毒啊!

*作者為中華生死學會理事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