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16歲男孩慘死少輔院,再也無法與阿嬤吃年夜飯?被遺忘的少年版「洪仲丘」

2017-01-24 18:08

? 人氣

「阿嬤,等我回去以後,我會乖乖孝順妳,會聽話,不會再搗蛋,不會再讓妳擔心……」過年前夕,一名少年卻在傍晚被送入急診室,右胸到後背皆有大片瘀傷、黑紫血絲從慘白皮膚滲出,到院時早已斷氣——他是少輔院照顧的少年,買泓凱。

明明給政府照顧,為何變成這般模樣?阿嬤認屍號哭同時,也用手機拍下孩子全身傷勢,這一拍,竟意外揭露台灣最醜惡的人間煉獄……

「被打,手快斷了!」短短兩年就醫高達96次、平均一個月5次,死前拖著沉重腳步走入禁閉室,連吃飯、上廁所都痛得幾乎無法動作,卻還被訓導科科長怒斥:「給你看過醫生,也照了X光了,你不要假鬼假怪!」16歲少年買泓凱的死,揭露台灣少輔院管理上鮮為人知的膿瘡。

明明少輔院應該讓誤入歧途的孩子走回正道,對他們來說,有些孩子不是人,而是待報廢的垃圾。而這樣的案子在國家機器隱瞞下,還差點被吃案,無人能伸張正義。

只因拿石頭丟同學、偷竊悠遊卡與腳踏車,16歲少年成冰冷屍體

買泓凱出生於監獄,死於少輔院,母親在19歲因為與男友騎車搶劫而遭關押土城看守所,並在數個月後生下他。小媽媽不懂照顧孩子,連尿布也不會換,讓買泓凱在育幼院、親戚家漂流,最終交由阿嬤照顧。

在國小三年級被診斷出患有過動症與輕微學習障礙,買泓凱從小被視為問題兒童,不識注音符號、不懂加減乘除,甚至會拿石頭丟同學干擾上課,雖在導師耐心教導與阿嬤陪同下,病情漸受控制,但在母親將他接回去住以後,他的人生又失控了。

母親因忙於工作忽略買泓凱,也沒讓他繼續就醫。無人管教的買泓凱,開始流連網咖的荒唐生活,因為沒錢,甚至開始了偷竊行為。雖一度進入中途之家,但過動病症讓社工也管不住。

最終,他接連偷竊同學的悠遊卡、零錢、腳踏車,被法官裁定必須接受「感化教育」,進入桃園少年輔育院,殊不知,這一判,竟也間接判了買泓凱死刑——在買泓凱進入少輔院之初,家人還以為有機會教好他、給別人照顧也不是壞事。

2013年2月5日下午5點57分,買泓凱被送入桃園敏盛醫院急診室,右肋緣到後背皆有大片暗紅淤血,相當怵目驚心。儘管救護人員在下班交通尖峰時段拚命與死神搏鬥,反覆於早已傷成爛肉的胸口按壓、電擊,卻也早已回天乏術。明明再5天就過年了,他卻再也無法回家,無法見阿嬤一面。

「曬豬肉」私刑、拳打腳踢,他們說:我們很愛凱凱,很照顧他

買泓凱的阿嬤和母親聞訊趕到醫院,阿嬤憶起一個月前,孫子明明在電話說「回去以後,我會乖乖孝順妳,會聽話,不會再搗蛋,不會再讓妳擔心」,怎曉得這一夜,曾讓老人家欣慰無比的乖孩子,成了一具冰冷屍體。

起初阿嬤不知道買泓凱的死狀,就已哭得雙手顫抖不止,當她拉開屍袋、掀起孫子身上的制服,一片紅紅紫紫驚人傷痕讓她徹底崩潰號哭,卻也同時拿起手機拍下孫子身上所有的傷,誓言釐清死因,這一拍,也讓人發現,原來少輔院是這樣不堪的所在。

報案並調閱監視器以後,調查人員驚見,買泓凱負傷以後並未送醫,而是被關入號稱「病房」的禁閉室,裡面並無任何醫療設備。買泓凱雖然曾經求救,管理員也表示必須移送外醫,科長陳立中卻一句冷言:「給你看過醫生,也照了X光了,你不要假鬼假怪!」

監視器無法錄下買泓凱的哀號聲,只能看見他拖著沉重腳步走入禁閉室,吃飯、洗澡都因為疼痛而吃力無比,頻頻踩空跌倒,整夜躺著翻來覆去無法入睡。而繼續調查少輔院所謂的「管教」,過程更是駭人。

在少輔院期間,生性調皮的買泓凱不斷被「嚴格考核」,若是犯錯就得單手伏地挺身50下以上,而繼續調查另一處彰化少輔院的情況,管理員甚至會對孩子處以名為「曬豬肉」的私刑,被吊掛在曬衣場、一整夜不吃不喝。就算傷重進了禁閉室,也可能被管理員拳打腳踢、摔門。

1年7個月來,買泓凱就醫高達96次,卻換來導師「偽病狀況」、「毫無是非廉恥之心」的評語。在醫院急救失敗後,時任桃園少輔院院長林秋蘭對阿嬤說的一句「我們很愛凱凱的,很照顧他」,在真相揭露之後說多諷刺就有多諷刺。

吃案、隱瞞真相、「他有皮膚病」,16歲少年原先死得毫無價值

即便事情早已紙包不住火,少輔院仍有人想「河蟹」,例如在桃園地檢署調查買泓凱案時,少輔院科長陳立中要求同仁一一回報應訊內容,要求邢世煌不得說出他曾說過「假鬼假怪」這句話,根本有監控、隱匿證據、串證之嫌;桃園少輔院更私下希望買泓凱的阿嬤要求別再調查,要拿出100萬元與她和解。

2014年7月9日,桃園地檢署偵辦一年半後,將此案簽結。簽結中說明凱凱有皮膚病史,且未聽聞凱凱遭人欺負,以「無外力毆打」認定無嫌疑人。法務部法醫都說凱凱的傷是「他為」,並認定「傷勢至少持續一周以上」,檢察官卻只認定「蜂窩性組織性會有搔癢症狀,與挫傷相近」,而少輔院管理員關西和在後來監察院的調查都顯示,檢察官問案根本全權引導談話,10分鐘草草結束。

經歷立委尤美女和監委王美玉揭發黑幕後,法務部本來還回函「不予重啟調查」,表示買泓凱「沒有遭人毆打的積極證據」,直到後來監委的鍥而不捨,才於2016年5月重啟調查。

在重啟調查前,整個國家體系,從輔育院、少年保護官、地檢署、法務部,沒人能還給凱凱一個公道,只是不斷卸責,無人聞問,從中看出改革這些機構,尤其是輔育院系統的重要性。如果還是無動於衷,輔育院不如關門大吉,否則難保第二個買泓凱悲劇不會發生。

又到過年了,不知此時此刻的台灣有多少孩子像買泓凱一樣,再也無法和家人一起吃頓年夜飯呢?

本文部份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時報出版《16: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