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偏鄉孩子再認真也難出頭天?嘉義漁村教書3年,成大教授最震撼的在地發現

2017-01-24 16:00

? 人氣

走入嘉義東石蹲點3年,蘇文鈺在書中寫下最深刻的偏鄉觀察(圖/FM1982陳宗成攝,寶瓶文化提供)

走入嘉義東石蹲點3年,蘇文鈺在書中寫下最深刻的偏鄉觀察(圖/FM1982陳宗成攝,寶瓶文化提供)

每年寒、暑假,本著一顆「愛孩子」的心,許多大學生會到偏鄉辦營隊,陪孩子玩、教簡單英文。但你可曾想過,短短一、兩周的陪伴帶給孩子的真的是快樂嗎?來了、帶來快樂、然後拍拍屁股走人,這對被留下的孩子來說其實很殘忍。

「孩子需要的是長期陪伴!」在嘉義東石這個小漁村理,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與研究生發動一場教學革命──教孩子寫程式。經費不夠就用自己的發明上網募資、師資不夠就到處與科技業合作。從2014年開始,至今已近3年,在這個70%都是入不敷出家庭的小村裡,蘇文鈺看見了什麼?

戴著眼鏡、總是微笑、說起話來斯斯文文,看到現在的蘇文鈺,你一定想不到他以前也是個調皮搗蛋的「臭男生」。

「直到現在,我還是難忘孫先秦老師。」在所有人都快放棄頑皮、成績又差的蘇文鈺時,這位孫老師竟向媽媽提議,讓他放學後留在學校上「加強班」。這不僅讓蘇文鈺的成績有了起色,國小以全班第一名畢業,更讓他知道「原來還有人相信我!」

「研究顯示,偏鄉的孩子更容易來到這個十字路口,我也希望我的陪伴,能讓他們不致走上人生的不歸路。」在朋友的介紹下,蘇文鈺的團隊在2014年來到嘉義東石的過溝國中。

「偏鄉的『偏』其實是偏頗的意思」每周下鄉不喊累,只願促成改變

蘇文鈺與他的研究生發起「Program The World兒童與少年程式設計教學計畫」,每周從台南開車到嘉義教孩子寫程式,他希望這些孩子能夠透過課程學到一技之長,謙虛的他說:「不敢說帶給他們什麼偉大的改變,只希望他們能靠自己填飽肚子。」

開辦至今2、3年,他們大約接觸過100多個孩子。目前課程分四級,學生年齡從小學中年級到高一都有。一班大約10到35人。

「第一堂課很恐怖!」蘇文鈺回想第一次到東石上課,在大學時根本不用管秩序,可是這些小孩不一樣,一拿到電腦就開始興奮地上網打電動。這讓蘇文鈺非常挫折,就算身為教授與研究生,在這個地方還是一點都使不上力。壓抑住放棄的念頭,他們多找來幾個人手負責在教室後方「監視」孩子,才讓情況改善。

(圖/FM1982陳宗成攝,寶瓶文化提供)
不只教書,蘇文鈺教的更是「做學問」(圖/FM1982陳宗成攝,寶瓶文化提供)

課程結束後會有考試,通過才能升上更高程度的班。但蘇文鈺的考試並不是單純的是非、選擇題,而是給孩子發揮的空間,可以上網或隨意走動,只要在8小時內寫出指定程式就好。他希望透過這樣的考試告訴孩子:不是所有問題都有個標準答案在等你發現,而解答的方法也不只一種。

透過考試,他看見許多孩子努力解決自己的問題,在他的著作《做孩子的重要他人》裡,還提到時間快到時,孩子急得都快哭了。跟當時叛逆的蘇文鈺一樣,這些孩子也需要一個能證明自己的契機。偏鄉雖然遠,但「偏」其實更代表著「偏頗」。生在偏鄉,不代表他們應該被剝奪學習的權利。在這群孩子身上,他看見了以往從沒看過的台灣風景。

不交考卷只為留下來吃便當、不上課回家幫忙…偏鄉的環境真相

住在偏鄉的孩子學習較困難,不只因為學習資源相對較少,還有2個關鍵──家庭狀況、同儕。蘇文鈺觀察到:「孩子的生活要跟自我、童年、父母親這三個環節互相拉扯,要跟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拔河,說真的很困難。」

「很多家長一個月賺不到2萬,卻捨得花錢買最好的手機給孩子。」讓外界大感意外,蘇文鈺發現,可能是出於虧欠,東石的家長對於孩子的學習意外慷慨。不過,儘管家長在乎教育與孩子的發展,這裡的現實仍然殘酷。因為家裡狀況不好,有很多孩子考完試不交卷,只因為想留下來吃課程提供的簡單便當。也有孩子上到一半就被叫回家幫忙家務。

另外,蘇文鈺分享,有約五分之一的孩子放棄學習,就是因為朋友沒來上課。「親自到他家拜訪,他還是堅持不來,我們能怎麼辦呢?」他對於情況感到無奈,儘管盡了全力,結果卻仍讓他無能為力。

儘管被許多孩子的認真感動,蘇文鈺還是承認這裡有些小孩並不愛念書。「我不會、不想學…孩子有千百個原因不來。」他表示,課程歡迎所有人參加,卻沒有強制力,唯有孩子自己願意來學習,課程才有意義。

整天寫論文有用嗎?勇敢做不擅長的事,這才是教授的本事!

當初發起計畫是期待孩子能從中學到專業技能,養活自己,但過了2、3年,蘇文鈺有了截然不同的體悟。「不只改變他們,這個計畫能翻轉的或許還有他們的下一代。」孩子從小生長的環境對人生有很大的影響,雖然後來的教育仍能影響他們的未來,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影響將讓他們的下一代重新擁有平等受教的權利。

為籌募資金,對手工藝情有獨鍾的蘇文鈺在募資平台FlyingV販賣自己設計的手做咖啡沖泡器Lulu’s Hand,將盈餘的百分之二十挪為教育之用。加上在美國募資平台Kickstarter的計畫,最後共募得約170萬元。這不僅是在籌措經費,更讓蘇文鈺為資工系學生新創團隊做了募資的最好示範。Lulu’s Hand甚至在2016年獲得設計金點獎。

「我一直相信,學校與老師存在的目的,應該在於培養出更多可以讓社會繁榮與幸福的學生,而不是生產一堆人沒人在看的論文。」

目前,蘇文鈺帶領的「中華民國愛自造者學習協會」在全台越來越多地區開始程式教學,包括彰化芬園、台南左鎮等,也和科技業合作,邀請業界人士到兒童營隊當講師。

蘇文鈺把從這項計畫學到的經驗移植到大學校園。仿國外的「設計課程」概念,不再只是講課,而是大學生動手解決問題。他在成大開了一堂程式賽車課,讓學生自己打造最驕傲的作品,和同學一決高下。他說:「要不是這群偏鄉小孩,我可能就這樣在大學講課到畢業。」

(圖/FM1982陳宗成攝,寶瓶文化提供)
到偏鄉為孩子付出,蘇文鈺的教學觀念也因此改變(圖/FM1982陳宗成攝,寶瓶文化提供)

用愛給孩子長期的關懷,才是扭轉偏鄉命運的關鍵

他也提到,孩子需要的是長期陪伴,這也是他堅持至今的原因。「你要嘛也待個半年吧!」現在很多大學營隊會去偏鄉「服務學習」一、兩周,這對孩子來說其實很殘酷。玩玩遊戲、教教簡單課程就走,這造福到的是孩子?還是大學生的履歷?

如果最後這些孩子都沒有靠程式吃飯,會不會覺得後悔?蘇文鈺搖搖頭回答:「難道我們的陪伴,只是要讓孩子以寫程式營生嗎?不,是因為我想做這件事。」遇到困難就努力克服,蘇文鈺秉持著對當初恩師知遇之恩的感謝為偏鄉做出貢獻,也立下一輩子投身教育的最美願景。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