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40年專業配角、出演作品破百,卻沒人記得他…太保突破自我演同志,終成金馬準影帝

2019-11-14 16:19

? 人氣

太保(右)憑藉電影《叔·叔》入圍本屆金馬獎男主角(圖/台北金馬影展)

太保(右)憑藉電影《叔·叔》入圍本屆金馬獎男主角(圖/台北金馬影展)

五、六年級生想必對香港武打電影都不陌生,舉凡當時極為著名的武打巨星成龍、洪金寶,各個都大有來頭、記憶點深刻,每每在電影台轉到都會忍不住停下來看個十分鐘。但你知道嗎?七零、八零年代時,這些著名的武打明星都有成立自己的專業動作拍攝團隊。受僱於這些明星團隊的成員中,不少人後來都成為知名演員;但也有些人,一直以來都只能擔任「專業綠葉」,擔綱電影中的重要配角——入圍今年金馬獎男主角的影星太保(張嘉年),就是一個這樣的演員。

反派配角演出令人印象深刻

1950年,張嘉年在香港出生,一歲時隨爸爸舉家遷居台灣,在高雄讀完小學後又再搬回香港定居。當時香港的朋友給張嘉年取了個粵語綽號「台保」,意思是來自台灣的阿飛,而這個稱號也隨著張嘉年進入演藝圈,逐漸成為眾所皆知的藝名「太保」。

18歲那年,太保跟隨著師父午馬踏入電影圈,由於長相算不上俊俏,太保起初是跟著師父幫忙導演工作,而後才慢慢走向幕前,成為一名貨真價實的演員。

在他的演藝生涯初期,作為成家班一員的他,在許多成龍主演的電影中都曾亮相,可以說是成龍很愛用的一位配角演員。而或許是因為「太保」這名字帶給人的黑道印象,張嘉年當年大多是以反派角色或被挨打的角色出現在觀眾面前。他是《龍的心》中嘴賤口臭的小文哥哥、《奇謀妙計五福星》中吃軟飯的大佬司機、《飛龍猛將》中的遊艇侍者、《警察故事》中的線人,也是《鬼打鬼》中歹毒的師爺。這些太保當年為人津津樂道的角色,都展現了這位硬底子演員的真功夫。

太保年輕時常在成龍主演的電影中擔任重要配角
太保(左)年輕時常在成龍主演的電影中擔任重要配角(圖取自網路)

重回台灣後的演藝之路

離開成家班之後,太保回到台灣,依然從事演藝工作。往返港台兩地的經驗,讓他能夠流暢使用粵語、國語、閩南語。除了熟悉的電影圈,太保也跨足電視圈,開始接觸一些戲劇節目。

2000年,太保以電影《運轉手之戀》頗為重要的父親一角,奪下第37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和第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配角提名;2007年,他又再以電視劇《鐵樹花開》獲得第42屆戲劇節目男配角獎,頒獎時還意外發生「頒錯人」的小插曲,讓太保差點與這座獎盃擦身而過。

 

太保以電視劇《鐵樹開花》奪得第42屆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
太保以電視劇《鐵樹開花》奪得第42屆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圖取自網路)

重回台灣後,太保褪下過去年輕時在武打片中的反派形象,開始接拍各形各色的「父親」,而事實證明,他的轉型相當成功。太保不僅憑此拿下許多獎項,更成功讓觀眾記住了他外表嚴厲、內心柔軟愛家的父親形象。或許是結合了自身作為父親的經驗,太保在詮釋父親角色游刃有餘,他在《天之蕉子》、《靈異街11號》等戲劇裡頭的表現,都已不再見到年少輕狂的痕跡,反而多了些成熟穩重。

萬年配角也能闖出一片天

從影三十餘年,太保前前後後出演了不下百部電影戲劇,不過多數為人知曉的角色都是配角,但就在今年,太保的演藝人生出現了點新的變化。

第56屆金馬獎,太保以《叔·叔》入圍最佳男主角獎,這部電影以同志為題材,講述各自擁有家庭的兩位中年男性,相遇並渴求相愛,卻不知道該順從內心慾望,還是走回世人認為的「正途」,一段深刻卻矛盾的故事中,太保在劇中正是擔綱兩位男主角之一。

「獎項是最大的推動力,但絕不是演戲的目的。」

面對突如其來的入圍消息,太保沒有表現出三歲孩子拿到棒棒糖的欣喜若狂,而是深深表達感謝,感謝被給予肯定,但其中仍有會持續做下去的從容不迫,也許這就是資深演員的人生哲學。

從年輕時的反派,到後期的「父親」,再到遲暮之年的同志角色,太保的從影之路一直有著許多不一樣的變化,他說過:「能拍到每部戲都是緣分,沒得強求。」隨遇而安、盡力而為,從太保身上學到的,是種對所愛之事永保熱情、不輕言放棄的處世態度,也難怪我們總能在電影與戲劇中看見太保精湛、深層的演技。

(圖/台北金馬影展)
太保年輕時曾是成家班的一員(圖/台北金馬影展)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