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賴品妤,父親眼中的天兵變民進黨奇兵

2019-11-14 15:00

? 人氣

賴品妤不怕被貼政二代標籤,她自帶光與熱投入自己人生的第一場選戰。(郭晉瑋攝)

賴品妤不怕被貼政二代標籤,她自帶光與熱投入自己人生的第一場選戰。(郭晉瑋攝)

「參選記者會上我一頭插入麥克風,下台後手機訊息一直響,我就知道,啊!完了!……後來新聞都寫民進黨出奇兵,回家就被我爸笑:『這算什麼奇兵,我看妳是政治天兵!』」太陽花學運一戰成名的社運戰神賴品妤,這次立委選舉披民進黨戰袍出征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甫登台亮相,因為一頭撞上麥克風受到矚目。

談太陽花學運∣「不是一場愉快經驗」

「誠實來說,這場運動不是一場愉快經驗。」她說:「中間很多折衝、不愉快,我很難講清楚,後來乾脆都不談。」

接受《新新聞》專訪時,她一開始自顧自地說:「哈哈哈,我昨天超厭世,準備好今天穿的衣服,發現不洗不行,半夜到家凌晨一點還要洗衣服時覺得好厭世。」一面抱怨洗衣服,一面談拜票的人生新體驗,賴品妤開朗地說著選舉工作,彷彿不像是在挑戰艱困選區。

新北市第十二選區常年選民結構藍大於綠,四年前民進黨與時代力量(時力)黃國昌合作,終止國民黨李慶華七連霸。四年後黃國昌棄選改推辦公室主任賴嘉倫上陣。民進黨評估選票難轉移,推出同為太陽花學運世代的賴品妤,短短兩個月後選情急轉彎,評估從危急選區變為「這區沒理由輸」,除了地方整合和資源投入等因素之外,賴品妤奇兵戰略奏效是最大關鍵。

談起與昔日社運夥伴黃國昌成為選舉競爭關係,賴品妤很坦然。兩人十年前在反媒體壟斷運動上就認識,三一八一同在立法院議場反服貿多日。後來她加入立委林昶佐團隊,但沒加入政黨,與黃國昌保持一段距離。

去年賴品妤臉書貼文引爆她與黃的緊張關係,當時台北市長柯文哲失言要學姐陪粉絲吃飯,賴品妤發文批:「如果民進黨姚文智說這種話一定被圍剿。」當時挺柯的黃國昌卻在直播中罵她:「這事若發生在新北市黨部,二十四小時沒處理乾淨是我失職。」

黨內解讀,黃國昌主要針對林昶佐,被波及的賴品妤,問及這些舊事,先是噴了一口茶,許久才緩緩開口,從三一八那場學運談起。「誠實來說,這場運動不是一場愉快經驗。」她說:「中間很多折衝、不愉快,我很難講清楚,後來乾脆都不談。」三一八當晚一馬當先衝入議場、站上堆疊桌椅的女戰神,對於學運如此隱晦且低調。她說,最終學運中難解的結構性問題,還是延續到時力內部。

談社會運動∣不能因為失敗就不上街

賴品妤坦言,大部分的社會運動都是失敗收場,但不能因為失敗就不上街,每個戰鬥位置都要有人在那邊。儘管抗爭中她偶爾會懷疑人生,但對於外界的攻擊和有色眼光,她幾乎沒害怕過。

賴品妤認為,時力是太陽花的遺緒。「主導幾乎同一群人,不管在三一八或時代力量中,『老師』占有過大話語權,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她說,藍綠兩個老牌政黨過去十幾年來的疲態、包袱,無法回應選民的迫切期待,時力因解決了社會的政治需求而崛起,年輕人對時力的期待很高。不過,像是去年明明選得不錯,全台時力有十幾席議員,這些年輕人可能民意基礎比「老師」還穩固,但在黨內話語權卻不如這些長輩。沒有辦法克服這個問題,黨才一直飄忽不定、很脆弱。

民進黨推出賴品妤(左)短短兩個月,選情由黑轉紅。(郭晉瑋攝)
民進黨推出賴品妤(左)短短兩個月,選情由黑轉紅。(郭晉瑋攝)

談到黃國昌曾嗆「二十四小時處理她」,賴品妤先嘆了口氣,又恢復笑容直說:「我第一反應覺得很好笑,我又不是物品,怎麼用『處理』。」「我覺得他就是一個遇到麻煩就……比較急著處理狀況的人啦!」

賴品妤說,「國昌老師」是個優秀的立委,但實際在基層跑卻聽到對他抱怨連連,民眾反映「選上看嘸人」,這些「國昌包袱」落在承接選舉棒的賴嘉倫身上,連當年與時力合作的民進黨也被波及。賴品妤說,當初在以民進黨與無黨籍參選中游移,後來決定加入民進黨參選,「國昌因素」占了大多數原因。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打給我,問我『能不能開個會』。我知道來者何意,如果我立刻答應,責任就全落我在身上,責任重大ㄟ!」「我走訪地方發現,如果我用無黨籍,他們會無法信任,用老牌政黨可以給他們安全感,就決定入黨了。」賴品妤說,她想了兩周決定加入民進黨參選。

賴品妤十七歲第一次參與社運,看到怪手在她面前拆了士林王家,給她的震撼遺留至今。後來踏上街頭抗爭之路,颱風暴雨到內湖中天大樓反媒體壟斷、前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來他們如影隨形抗議,到後來前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來台,他們將自己綁鐵鍊,躺在車隊經過的路上。賴品妤坦言,大部分的社會運動都是失敗收場,但不能因為失敗就不上街,每個戰鬥位置都要有人在那邊。儘管抗爭中她偶爾會懷疑人生,但對於外界的攻擊和有色眼光,她幾乎沒害怕過。

談抹黑∣無所懼,該提告就提告

「我要告訴那些人,這種羞辱二十年前可能管用,但我賴品妤不怕。」她說:「我的行為也會影響其他女性的信心,我更不能退縮。」

「參選之前我跟幕僚討論過要不要清理臉書,我覺得就這樣啦,這就是真實的我。」談到自己當coser(角色扮演)以及拍過許多清涼泳裝,賴品妤說,那就是她的生活,誰游泳不穿泳裝?角色扮演是她的興趣。「外界常把性的羞辱放在公眾女性身上,這種攻擊伴隨我十年了,我要不斷跟它們對抗,讓外界知道這些羞辱是無效的,這也是抗爭的一環。」

賴品妤說,這種帶著父權的羞辱不只來自敵對者,連社運圈都有,因為她的外型不符合一般抗爭者的想像,曾被嗆:「妳穿這樣、畫這種妝,有辦法抗爭嗎?不要只會裝可愛。」她曾改變打扮,但外來的壓迫沒有因她退讓就放過她。

特別針對年輕女性,她一次次的衝撞後才明白,「這是環境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他們醜化你只是要讓你退縮、噤聲,我就愈不能讓那些人得逞。」因此參選後,泳裝照又被翻出來,甚至還抹黑她「一炮十萬」,她都無所懼,該提告就提告,「我要告訴那些人,這種羞辱二十年前可能管用,但我賴品妤不怕。」她說:「我的行為也會影響其他女性的信心,我更不能退縮。」

談「政二代」∣從來不怕被貼標籤

賴品妤從小就認識許多政壇長輩,這次選舉,連爸爸當年立院同僚、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都來當她的競辦主委,「我小時候見過賴清德,那時覺得他就是一個帥叔叔。」

政二代常被攻擊有好爸爸,賴品妤也不例外,參選前因父親、前立委賴勁麟屬於新潮流派系,被酸新潮流小公主。賴品妤說,父母給了她人生最重要的養分。小時候父親參選國代,周末司機休假,母親幫忙開車,她只好上車跟著父母跑場造勢。媽媽吳如萍是資深媒體人,教她很多至理名言,像是「不要以為選舉會按部就班,選戰就是從頭亂到尾」、「選舉不求加分,只要不失分就好」。她笑說,因為這些「金句」,她對團隊兵荒馬亂都很看得開,反正就是考驗自己的危機處理,去造勢場合唱歌跳舞也沒在怕。

賴品妤從小就認識許多政壇長輩,這次選舉,連爸爸當年立院同僚、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都來當她的競辦主委,「我小時候見過賴清德,那時覺得他就是一個帥叔叔。」她說這次參選震撼很多長輩,「當年那個流鼻涕、綁兩根辮子的小孩,已經變成立委候選人了。」賴品妤不怕被貼政二代標籤,她自帶光與熱投入人生的第一場選戰。

賴品妤小檔案
出生:1992年
現職:新北市第12選區民進黨立委參選人
經歷:參與文林苑抗爭、反媒體壟斷、太陽花學運、曾任林昶佐立委團隊助理
學歷:台北大學法律系畢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