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敬致謝醫師的公開信,您手上已沾滿了晚生過勞死的鮮血...

2016-09-26 15:06

? 人氣

醫界熟知的謝炎堯醫師,用著文謅謅的文字調侃晚生,又以「病人權益」和「我是你長輩我知道你們需要什麼」的論述與口吻,試圖阻礙醫師納入勞基法的過程。

這篇文章太有趣,也帶有不少令人啼笑皆非、過時且不切實際的論述。出草,摧毀不良威權派的傲慢,便是一個民主國家人民的責任。

謝醫師在投書中提到,醫師這行甘之如飴,醫德與專業照顧病人才更重要,醫師不會因過勞而死亡。許多投書者和資深醫師都提過,當今醫學知識大爆炸、醫療環境持續惡化、健保支出持續上升總額卻無增加、無理核刪,都是目前醫師不想繼續幹下去的原因。

1966年的內科聖經Harrison第六版僅僅6磅(2.72公斤),與2013年第18版的13.2磅(5.95公斤)差了一大截。試問,現代內科醫師是要如何在這麼繁忙的臨床工作下熟讀爆炸性增厚的教科書?

根據批踢踢(網路BBS軟體PTT)和網路搜尋資訊對比指出,謝炎堯醫師於民國51年(1962)由台大醫學系畢業後於第二年住院醫師之時與台大醫院利比亞醫療服務隊於利比亞服務,並繼續完成住院醫師訓練。歸國後於1971/7加入內科急救室之時,已脫離住院醫師身分。

1995年健保開辦時,謝醫師已經當了24年的主治醫師,擁有不錯的教職工作補貼、優渥的主治醫師薪資、研究補貼等。當時醫院工作總量也不及於當今、人力又充足。謝醫師理所當然可退居於大後線,不需親自前線工作。

由此可推論, 2016年的謝醫師不太容易對醫界實際狀況有更清楚的認知。只要有基本閱讀能力,看報紙便知全台不少醫師因過勞而死的案例橫跨實習醫師、住院醫師、總醫師、主治醫師。

根據現行的過勞死認定參考指引,過勞而引起的疾病,包括心臟血管與腦血管疾病,統稱為「職業促發腦血管及心臟疾病」,是現代內科人所應留意之事。內科人如果只知道Harrison,卻沒理解疾病背後可能的職業致病因素,對於如此資深的退休台大內科教授來說,是愧對其一生資歷的。

但不能怪他,如果當年他在學校有經歷過PBL(問題導向學習)就不會有這種離背現實的說詞。但活到老學到老,相信不少醫學院都很歡迎他以學生身份去上整個學年的PBL。根據謝醫師論述,看診查房做研究又不會過勞而死,在職教育算什麼?

接下來就是low blow(低級攻擊),洪立委未來懷孕與不通過醫師納入勞基法有何關係?沒事扯到超高醫德又是什麼意圖?當年讀醫學人文的書籍就是被這些法利賽人(聲稱正直畏主的宗教知識份子)般的書籍荼毒已久,現在這些言論只會凸顯自己對醫療現況的脫節。

今天「醫德」這個大帽子被無限放大到各種事務上,他要負上不少責任。棒球界的鋒哥值得前輩借鏡,不眷戀權利與聲望,留些空間給年輕人發揮,可以退得很有風采、更真心被尊重。

接下來,提到「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將醫師納入勞基法,規定工作時數,主治醫師對病人有持續照顧的責任。」就因為您發表這樣的言論,陽明某位第一屆優秀老實的校友才會被騙的團團轉、聽信會以薪水降低來當威脅的傳言,讓他以為醫界專業可能要塌了。

如果沒有勞基法,就沒辦法制約企業無限踐踏醫療人員。薪水乍看之下會不會變少?會。但是超過正常工時會不會要給加班費?平常上班薪資會不會比較有保障?會!醫師能夠活久一點,才能給他的家庭多一些。醫師如果怕累根本撐不過醫學院好不好?以前的醫學知識沒那麼厚、行政雜事也沒有現在多、病歷不用像現在還要附上UpToDate資料、也沒有現在醫病關係緊張。

不想幫忙沒關係,讓聲帶和手指頭休息,好好看我們這世代怎樣改變現況。

在2016年9月20日TVBS採訪影片中,謝教授說醫師過勞,「死的是病人,不是醫師。」綜合他該文章語意,以及2015年5月3日在中國時報所說的『住院醫師的身分和「學生」相似,學生學習沒有理由算工時,「國高中生開夜車準備考試,會說自己超時工作嗎?」』之論述,就是病人擺第一,醫師人權和生存權擺在其次。

慷晚生人權之慨,建立神聖醫德至上、病人權益為主的形象的同時,他的手已經沾滿了晚生過勞而死的血。

勞基法絕對值得全部醫師納入,不該由影響最小的次族群左右或阻礙。23世紀的醫師誓言應當是,「身為一位醫師,我將遵從1948年世界醫學協會所採用的醫師誓詞,給予病人最適合的身心治療。倘若有嚴重政治宗教干涉、政府壓迫、迫害個人專業、掠奪勞工權利時,我將執行憲法所給予之基本人權,拒絕對他人或群體進行治療,捍衛國家醫療體系的穩定性、保障人民身心健康的安全。」

這不僅是醫界的問題,是所有行業大家共同的問題。醫界血靈祖祭,滅絕的不是敵人的身體或靈魂,是謝醫師論述背後所代表的傲慢威權世代,新陳代謝僵化已久的醫療體系。如果醫德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基本勞工權的驕傲。

希望謝教授別落入夏蟲不可語冰的處境,然後被問,Masu ani splawa uka mlgelu?(賽德克語:怎麼怎樣叫你都沒有動靜?)。最後,送上賽德克巴萊的名言之一,「一個信仰彩虹的族群,和一個信仰太陽的族群,為了彼此的信仰而戰,但是他們忘記了,他們信仰的其實是同一片天空。」

參考文獻:

批踢踢文章
醫界大老:怕累怕苦 就別當醫生
反納勞基法!名醫喊話洪慈庸:謝謝關心

作者|楊仕任
多功能瑞士刀—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生、類媒體人、醫學文章編輯、多領域英文講師、社會能革者。2014年創立《島報》,持續關注台灣醫療、文化、教育改革,以自己的熱情、謙虛、努力,撼動台灣人民強化國家內部結構、促使菁英走入群眾、見證台灣民主國家的正向發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