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是這時代的潮流!就算沒結婚,也試著和沒有血緣關係的人生活

2016-09-20 07:00

? 人氣

有個寫作團體叫做日本文藝家協會,他們有個作家們的墓。在富士山的山腳刻上名字,想要全家人的骨灰一起被放入該墓中也可以。

不願骨灰被放入同居人家的墳墓,而是想放入那個墳墓的人逐漸增加。我也是日本文藝家協會的一員,我也想這麼做。

因為想把自己的骨灰放入的人很多,聽說排隊等待的人已經很多,之後要如何做是個大問題。但我確實知道很多人無論如何是不想被放入歷代祖先的墳墓。

我曾在電視裡看過,有些無主墓或是沒有人照料的墓地在被翻整後,墓石不知道該要如何處理的報導。

原來沒人照顧、沒人祭祀的墳墓有這麼多!

雖說是歷代祖先的墳墓,但要花相當的時間和金錢才能去掃墓。所以這些沒人祭祀的墳墓會增加也就不奇怪了。

我們下重家的墳墓在親戚負責管理寺廟的墓地裡。也就是在文京區團子坂上的光源寺。因為是從祖父母那代開始的,所以裡面的人我都認識。中元普渡時只要有時間,我都會帶著自己選的花過去,在墓前雙手合十祈禱。

我同居人家的墓在多磨靈園裡。有很多有名或無名的人的墳墓都在裡面,但是從他祖父母那代開始,他們家的墳墓就在這裡。據說本來是在鄉下地方,後來才移到東京。在那個墓園裡走一走,看一看其他墳墓種植的樹木或花草,以及墓石和墓地狀況,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那些墳墓的家人有沒有常來照料。有的墳墓更是長滿了青苔,而且還被不知名的大樹覆蓋住整片天空。

前陣子我久久去造訪一次墓園,開著不知名黑色果實的大樹已經長成參天大樹,所以我就折了枝請附近花店幫我查了一下樹名。我一直都想要一年去掃墓一次,但無奈事與願違。

家人剛往生之初還會有人前來弔祭,但慢慢地就漸行漸遠,最終就不來了。孤寂,是這個時代的潮流。我完全明白家庭是活著的人才有的。至少,家庭是以活著的人為中心。

雖然不能說是無情,但是家庭並非永遠緊緊相繫,家庭的概念或是家庭的型態都會隨著時代而產生變化。

因此,我覺得沒有必要以既成的觀念來理解家庭。也沒有非要怎樣才能代表家的概念。我認為只要在家庭裡生活,並且建立起讓自己舒心坦蕩的生活方式那就夠了。

比起抱持著疑問而帶給彼此壓力的家庭,身邊是否圍繞著心靈相通的人才是重要的。

我的家人中如今只剩下我的同居人一人。若要說到我有沒有和我的同居人心意相通,老實說我不知道。至少價值觀是相通的,我喜歡他淡泊名利、不執著於金錢或地位這些有如過眼雲煙般的事物。

我看遍周遭的男性友人,很少有這樣的男性。雖然我的座右銘是淡然處之,但是和我的同居人相比,或許我對於現世的慾望還比他更強烈。

我的同居人,也就是我人生中的伴侶,我非常感激他。

我不太喜歡家庭中彼此互相依存的感覺,但是如果有一起生活的伴,我覺得很棒。

我覺得試著和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一起生活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對於像我一樣,反抗父母然後自己任性生活至今的人來說,和別人一起生活教會了我許多的事。

因為與他人一起生活,就沒有辦法像只有自己一個人那樣任性妄為。我們必須考慮到對方那天的心情或是他在外面還有什麼事情。我覺得學習到要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是很不錯的。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三采出版《家人這種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