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頭髮都燒焦、全身灼傷脫皮…廣島原爆台灣倖存者:屍橫遍野如煉獄,70多年了還會做惡夢

2019-03-07 11:05

? 人氣

廣島原爆的生還者,驚恐道出當年的慘況……(圖/維基百科)

廣島原爆的生還者,驚恐道出當年的慘況……(圖/維基百科)

高齡90歲蔡崇金12歲到日本廣島讀書時,遇上美軍投下史上第一顆原子彈。他回憶,當時橫屍遍野,生還者個個頭髮焦黑、身上滿是水泡和灼傷,即便過了70年,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

長崎縣長崎市役所今天在台北舉辦台灣核爆受害者健康諮詢,以1945年8月6日在廣島、9日在長崎受到核爆傷害者為對象,家住嘉義、高齡90歲的蔡崇金特地北上前來檢查。

蔡崇金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嘉義,當年台灣很流行把孩子送到日本讀書,那時他一心想學醫,恰巧家裡經濟狀況不錯,12歲小學畢業後便被家人送往日本廣島,先到同在廣島念書的叔叔學校中暫住,隨後順利考進廣陵中學。

「日本的生活完全不一樣」,蔡崇金回憶,有別台灣人住的草屋,日本人的房屋早已是木造,在都市甚至已經出現磚造水泥建築,更令他驚奇的是,日本的女性竟然和男性一樣站著小便,在他眼中,日本的一切都新奇不已。

1940年到日本的蔡崇金,正好遇上第二次世界大戰,學生們每天上午上課,下午就得到工廠工作,每週還要進行2次軍事訓練,時不時會遇到空襲警報。

直到1945年,戰爭情勢愈來愈緊張,同年8月6日美軍在廣島投下人類史上第一顆原子彈,說起那一天發生事情,蔡崇金至今依舊記憶猶新。

蔡崇金說,那年他和大批學生被安排到廣島特攻隊的飛機工廠做引擎零件,8月6日早上7時許他剛剛抵達工廠、吃完早餐,剛剛換上工作服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美軍便投下了原子彈,霎時間一陣如同雷聲般的巨響,工廠玻璃瞬間破裂,嚇得他趕緊躲到桌子下。

在一陣刺眼閃光過後,工廠內的東西碎的碎、倒的倒,蔡崇金的腳被垮掉的桌子壓著動彈不得,「救命!」他拚命地大喊,其他同學聞訊後立刻趕來救他脫困,並一路揹著他跑出工廠。

蔡崇金說,他們逃出工廠後,看到整個廣島市都冒著煙,接著許多猶如雨滴般的東西從天空中墜落,落下的地方開始燃起熊熊大火,整個城市頓時陷入一片火海。

更可怕的是,從廣島市逃出來的人們,從頭到腳全是水泡和灼傷的傷口,不停地脫皮,每個人頭髮都是燒焦的,空曠的飛機工廠頓時成了臨時避難所,無奈這時根本找不到藥物,只能隨手拿些粉末混合一些油,塗在傷患的傷口上,幾天後,這些人幾乎全死了。

蔡崇金顧不得自己腳受傷,和其他生還者一起挖洞,將滿地的屍體一具具放進去,一具屍體、一層木板、再一具屍體,最後澆了油一次燒成灰,再通通裝起來,日復一日地重複著。

「那時候哪知道什麼是核彈,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害」,蔡崇金說,只記得收音機總是提醒大家什麼都不能吃,只能吃軍隊每天配送的飯糰,直到隔年4月搭船回台灣,生活才重回平靜。

即便事情過去70多年,當時爆炸的場景、橫屍遍野的恐怖畫面,至今仍常在他的夢境中出現。

如今,蔡崇金雖高齡90歲,身體卻相當健壯,每天早睡早起、運動2小時,也經常和兒子、媳婦一起出國旅遊,1993年也曾回廣島拜訪老同學。蔡崇金說,再次踏上廣島的土地,看到曾經被燒毀的城市已經重建起來,內心的欣慰難以言喻。

長崎大學原爆醫院院長朝長萬左男說,目前已知的原爆受害者,在北韓就有超過2000人,但台灣至今只有20多人登記在案。

長崎縣長崎市役所指出,根據推估,台灣的原爆受害者至少超過千人,但至今卻只有20多人前來申請原爆受害者健康手冊,不僅每月可以領到日本政府發給的日幣3萬4000元,若確定因核爆導致癌症,不僅給付醫療費用,每月另給付日幣14萬元。

除了原爆當下在廣島生活的民眾以外,當時在母親肚子裡、原爆2週後曾進入原爆地2公里以內地區、協助處理屍體等間接被原爆影響的民眾,都可以提出申請,鼓勵台灣的原爆受害者捍衛自身權益。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