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至暗時刻:《創始人手記》選摘(3)

2019-03-02 05:10

? 人氣

過著沒有自由意志的生活,我到底在幹什麼?可是我找不到理由......(取自DesignersPics)

過著沒有自由意志的生活,我到底在幹什麼?可是我找不到理由......(取自DesignersPics)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也曾有過如「至暗時刻」一般的危機。

第一次是在我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我以前家裡條件不好,到了上海上學,每天飯也吃不飽,晚上還得去自修,學習很辛苦。我覺得自己是個行屍走肉。所有的行程都是由外界安排好的。上課、吃飯、自修、睡覺,做這些事情,沒有我的自由意志在。我就想,我到底在幹什麼?我憑什麼過著這樣的生活?可是我找不到理由。

當時的我,跟周邊的環境也很難相融,也找不到自我。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思考人生的意義,思考「人為什麼會活著」這樣的問題。

也是帶著這些困惑,我閱讀了大量哲學、文學書籍。現在看來,苦難會讓一個人追求靈性上的東西。宗教也是這樣,很多人都是在經歷了苦難之後,去宗教中尋找安慰。大學時期最終思考的結果,是人生無所謂「意義」:本體無法界定自身的意義,人生只有過程,只有經歷;對本體而言,無所謂意義。這個思考的結果,讓我覺得釋然。

我的第二次危機,是在如家經歷的。

二○○四年底,董事會尋找職業經理人進入如家,而作為如家創始人的我,離開了。當時一個董事說我是草根出身,管不好公司,公司現在要找職業經理人,需要受過西方教育的人。

這是令我特別傷心的一個危機,我當時甚至想:人活著有什麼意思呢?過去的夥伴、朋友,都在那個時刻離我而去,這讓我覺得找不到存在的意義。許多原來和我最緊密的人,都離開了,對我來說就像是對人生的一個徹底否定。那時候我不知道該和誰溝通,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所有的夢想都被一個很野蠻的東西破壞了,毫無道理,而我沒有回天之力。那個時候真的蠻黑暗的。這種黑暗我至今都不願多談。

作者季琦照片。(印刻出版社提供)
作者季琦照片。(印刻文學提供)

這一次,是莫札特救了我。

當時我住在一個普通的居民區裡。有天晚上,我一個人出來散步,看著月亮從烏雲裡爬出來。我喜歡看電影,經常在一個安徽老闆那裡買碟。那天晚上遇到他,他說,老季,這個CD好聽,剛到,你拿去。我說,我從來不買CD,我就買DVD。他說,老季,你不喜歡可以還我,你拿去聽聽。那套CD是莫札特精選集。

那套CD幫了我的忙。當我聽到莫札特第三十一號交響曲時,我覺得太美了。這種美讓我覺得人世間還值得。

莫札特的美,就在於和諧和執中,有一種奇妙的平衡感。他讓我感受到,這個世界這麼豐富、這麼純淨、這麼優雅。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精神層面的東西,一下子讓我從黑暗中走出來。

那時,我實際上還沒有離開如家,但已經知道要走。我下定決心還要再做一個公司,並且超越過往。

第三次危機,是做漢庭期間。漢庭早期的投資人,都是我的朋友。金融危機爆發時,漢庭剛好到了第二輪融資的時候。我一個很好的朋友,請我到興國賓館吃早飯。他說,老季,我們的基金這個時候不能再投了。

這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原本投資協定已經簽完,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投資是可以順利進行的。當然他有權利不投,但這對我打擊很大。

我容易把情感和生意混一塊兒。緊要關頭,當一個好朋友說「不好意思兄弟,這個事投不了」,我真的挺絕望的。

我如果是個純粹的生意人,大概不會有太多內心的疼痛感,你不投,沒關係,我趕緊找下一個。但那時我根本沒有任何想法,腦子裡一片空白,甚至連發怒或者責備他的心情都沒有。

後來,我決定把自己在如家的股票賣了,自己追加對漢庭的投資。

日常的投資決策,對我來說特別簡單,沒有什麼糾結的地方,但是當情感和商業混合在一起,我就特別容易受傷害。不是因為對方不投了,而是因為我有對對方的信任,有對朋友的期待。在我看來,對朋友就應該兩肋插刀。

每個人都有類似的「至暗時刻」,但我從黑暗中帶來了光明。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這些沒有將我擊倒的「至暗時刻」,促使我不斷思考、進步,最終成為我成功的動力。

*作者季琦為華住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中國連續創業最成功的企業家之一。連續創辦攜程旅行網、如家酒店集團、華住集團(NASDAQ:HTHT)三家著名的中國服務企業,並先後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成為第一個連續創立三家百億級公司的中國企業家。2016年,被授予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勳章。本文選自《創始人手記:一個企業家的思想、工作與生活》(印刻文學),授權轉載。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