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W君

2019-02-03 06:50

? 人氣

當W君看到文化部長被三民主義的女威利甩巴掌的新聞,就知道莊重的部長一定沒讀過《爺爺和我》。(甘岱民攝)

當W君看到文化部長被三民主義的女威利甩巴掌的新聞,就知道莊重的部長一定沒讀過《爺爺和我》。(甘岱民攝)

三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三民主義少年官轉過頭,斜睨W君一眼。個頭最大的少年官說話了:「用不著你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台客、鄉巴佬在女士面前混充好漢,假如你再多管閒事我就……」

離開桃鎮之後,W君進學的愛仁國中,在北都乃二等一的明星學校,連生物課都用牛蛙解剖。生物老師禁止學生用乙醚麻醉,講究「兜頭一棍」,不傷肉質。說二等一,只因在公立學校中評比。中文說「矮仔中的長仔」,日文說「どんぐりの背比べ」。北都中學裡,真正一等一的長仔,都是私立;而私立又不如黨立。其中來頭最大的就數黨立附隨婦聯中小學──恰好與愛仁中小學隔著仁愛路大圓環,斜角相望。

附隨婦聯學校的堂堂正正中國少年

這附隨婦聯中小學的學生,乃貨真價實的非富即貴,絕無下層賤民僥倖廁身的餘地。哦,這麼說吧,大將軍、大官虎、大老闆的公子、千金讀附隨婦聯,小傳令、小副官、小司機的兔崽子、賠錢貨讀公立愛仁。愛仁的小鬼們,如果是三民主義的少年兵,附隨婦聯的小鬼們,大約就是三民主義的少年官吧。

W君的同學,除了台客中產階級的犬子、犬女,其餘一大半都是兔崽子、賠錢貨。這使得公立的愛仁國中,民族與階級結構雖然不同,卻能夠產生互補效應──窮軍公教子弟有省籍與標準國語可資炫耀,土台客則仗著些許資產維持在地自尊心。如此倒也相安無事,和樂融融。這讓從小挨老師罵、自甘下流的鄉下人W君,覺得如魚得水,甚是逍遙自在,逐漸融入這天龍國首都生活。只不過偶而斜街望著圓環彼端的附隨婦聯,不免臨風馳想,倍覺神祕。
半年後,因為搬了家,這一天W君第一回繞過圓環,來到附隨婦聯對面的公車站牌等車。喏!已經有四個附隨婦聯的男學生排在前頭了。沒錯,該校也不見得人人私家車接送,據(敝校的兔崽子、賠錢貨)說,比較具有黃埔軍魂的堂堂正正中國少年,有時候也會自己搭公車回家,以示反共復國決心的,這四個想必就是了。四個少年打打鬧鬧,似乎感情甚好。不過,他們說話的內容、使用的修辭,都讓W君無法理解。

對準他的鼻尖,揍他一拳

「我知道你m家的馬桶怎麼那麼大──兩個人擠的」、「我才知道你m家的馬桶哪兩個人擠大的──你媽和你媽漢子擠的」「都別吵──你m這兩個從馬桶裡擠出來的慫貨」。

???字正音清,每個字都聽得懂,連在一起,W君就完全沒轍了,似乎是生物學還是公共衛生的討論。

四個人嘻嘻哈哈、打打鬧鬧。漸漸的,卻變成三個嘻嘻哈哈的打鬧一個,最矮小孱弱的那個,看起來都快哭了。鬧是假鬧,打是真打,連在一旁的W君都感受得到逐漸高漲的惡意。「馬桶擠出來的小賤種,給爺m提鞋都不配。居然跟爺m稱兄道弟了,你個小賤種。」說著「啪!」的一聲,小個子光頭上挨了一記,忍不住掉了眼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