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羊」與「狼」,為什麼先投降?

2016-03-08 07:10

? 人氣

《我是歌手》第四季,八位首發歌手中就有四位來自台灣。(人民網)

《我是歌手》第四季,八位首發歌手中就有四位來自台灣。(人民網)

看著網路快印店店員,在夜色、冷風中騎著機車離去的背影,心中不禁好奇的疑問。像這樣的年輕人,到底要歸類為「羊」?還是「狼」?

事情是這樣的。

前天晚上把一份名片設計,線上傳給網路快印店。昨天打電話去問,店裡的一位小姐說訂單已經確認,「明天(今天)就可以取件了」。但今天上午去取件,碰到一位不到30歲,頭發有點謝頂的男生,他一再道歉說,女同事應該講錯了。因為我指定細紋紙的名片,要兩天才能。

他說下午名片才會印好送到店裡,會請快遞送給我(因為害我白跑一趟),明天中午前就會收到。結果,就出現上述的那一幕。

晚上9點多,電話響起,那位店員已經在樓下了。因為怕耽誤我,他在下班後、回家前,專程把名片親自送來。從南京東路五段,繞道中和,再回土城的家。

雖是件「小事」,不過也有幾分意思。這位店員,毫無推諉地承擔不是自己造成的過錯;為了讓客人滿意,自願額外增加工作。還有,想必在現在的大環境下,他的薪水很可能並不高,恐怕連3萬台幣都不到。所以才引發是「羊」?是「狼」?的感慨。

最近幾年,媒體或網路上,有關台灣年輕人的「羊」性,對岸的年輕人「狼」性的報導或議論,非常流行。

印象中,去年一位台灣作家兼意見領袖寫過一篇文章。文中,一位家住台東,而在臺北工作的年輕女孩,辭職準備返鄉。在回鄉前,她自在地去了趟台南,看看朋友,順便體驗文化古城的風釆。而大陸的年輕世代,則一昧地讀書、賺錢,踩踏著別人,在社會中拼命往上爬。

字裡行間,流露出對「羊」、「狼」之間的比較,和好惡。一個當然是高級、文明與怡然自得,另一個則是低級、粗俗與兇險冷血。

台灣多年來經濟不好,社會上流浪老師、流浪律師、流浪政客充斥,以及流浪名嘴和文字工作者也越來越多。無正事可做,「閑暇之餘」自然夸夸其談,滿腹牢騷地痛責國民黨的醜陋與腐敗,中國的吞併陰謀和亡我野心,當然也喜歡不斷渲染「羊」、「狼」之間的差異和優劣。

年輕人在這樣的輿論氛圍下,反應更為直接,聞「狼」色變。在他們思想和言論中,既不不齒與「狼」同台競技,也懼怕有一天在彼強我弱之下,不得不忍辱為「狼」老闆打工賣命。抱著「投降」主義心態,希望「羊」、「狼」之間最好今生不要往來。而且,沮喪、軟弱轉變成言辭上的狂熱和憤怒。

有人批評,台灣的年輕世代不思進取、欠缺生存能力和鬥志。這種說法並不公平,其實台灣曾經也有過輝煌的「狼時代」。在60、70年代的機遇之下,台灣人也曾是馳騁世界的「狼人」。靠著勤勞吃苦的天性,家庭工廠可以發展成中小企業,以至於走向國際的公司;10幾萬台幣投資塑膠零件生產,最後可以演變成為全球最大的製造業龍頭。

一位年長十多歲的友人,他的家族當年在基隆只是小貿易商。70年代,帶著有限的資金,一口臺式破英文前往歐洲尋找商機,最後取得瑞士一家擁有悠久歷史,頂級名錶的代理權。幾十年下來,靠著當年的膽識和機運,在台灣打造出鐘錶代理王國,至今屹立不搖。他的成功一是靠著未國際化前,取得的獨家代理權;二是憑藉當年台灣經濟高速增長所帶來的消費力。

不過,對於現在年輕世代來說,這一切都是光榮的過去式。他們既失去一個可以孕育狼性的大環境,又全然無視於未來將要面對的生存現實。無論接受或不接受,台灣的「羊」們,總歸要遭遇到與「狼」同處的命運。

大陸經濟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度,目前達到20%至30%。台灣對大陸地區出口佔到整體出口量的40%,即使分散風險,降低到20%,大陸市場顯然決定著台灣經濟的榮枯興衰。撇除兩岸政治因素,台灣經濟除了應對全球化之外,更會首當其衝受限於「兩岸化」的緊密框架。所以走入職場,想不遭遇「狼」同事、「狼」老闆和「狼」客戶,很難!

17年前,擁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的台灣人蔡崇信,跑到杭州與馬雲見面,那時候的馬雲還是只有一張嘴的「狼」。聽他侃侃而談談偉大的願景,根本沒有具體的商業模式,盈利和業務細節,結果蔡崇信就放棄瑞典一家投資公司1年70萬美元的工作,加入還在創業初期的阿裡巴巴團隊,月薪則只有500元人民幣。

2014年阿裡巴巴在美國上市,蔡崇信在2015年富比士華人富豪榜中,以59億美元身價名列第38位。這當然是一個令人稱羨,「與狼共舞」的成功案例。但現實中,也有不少令人沮喪的挫敗。

蔡崇信
蔡崇信。(百度)

曾經,台灣是歐洲精品業的重要市場,許多精品集團和品牌都在台設有分公司。當大陸市場剛開放時,幾乎所有大中國區的品牌總經理(或經理),都是派台灣公司的主管去擔任。出任中國區主管,有著倍增的薪水福利,和數倍的業務揮灑空間,令人趨之若鶩。不過3到5年後,他們的職位往往都被學習能力強勁,野心勃勃,能做出更好業績的大陸人取代。

這批人當中,一些因為有這樣兩岸歷練的機會,在大陸找到更好的工作,或者自己當起老闆。但也有一些人回到台灣後,在職場中開始走下坡,算是慘痛教訓,被「狼」打敗。

通化街夜市。(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官網)
通化街夜市許多店家都已經是大陸來台人士在經營。(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官網)

不過,在大陸最受歡迎歌唱比賽節目,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四季,同場比賽的7位歌手中,來自台灣的就高達5位(李玟、徐佳瑩、蘇見信、趙傳、張信哲)。演唱的經典華語歌曲裡面,過半數都是台灣作詞作曲。雖然,大陸地大人稠擁有13億人口,但台灣的軟實力,仍然可見一斑,只是看要如何發揚進取。

最近,去了趟通化街夜市,發現藥燉排骨店和好幾家小吃店,都已經是大陸來台人士在經營(可能是以結婚或依親名義落籍的),各行各業以後這樣的情況可能只會更多,「羊」與「狼」交集、共處,合作或競爭日子看起來已無法迴避。

大選過後,政壇上關於22K的爭議,關注年輕人生存困境的聲音也隨之消聲滅跡。畢竟,政治是現實的,年輕世代的生存和發展,只有靠自己來面對和解決。與其聽聞「狼」聲,喧嚷無謂的憎恨,或選擇迴避、投降,何不學者成為「披著羊皮」的「台灣之狼」?勇敢面對挑戰和機遇!

*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