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鴉片歲收讓中國軍隊不倒:《鴉片戰爭》選摘(2)

2016-03-08 05:30

? 人氣

一九二八年,來自鴉片的歲收讓中國的軍隊屹立不倒。圖為中國海軍陸戰隊。(維基百科)

一九二八年,來自鴉片的歲收讓中國的軍隊屹立不倒。圖為中國海軍陸戰隊。(維基百科)

一九三六年第六期《兒童雜誌》第四頁有幅感人的插畫,文章標題是〈閒聊鴉片戰爭〉。內容是兩個圓嘟嘟的小兄弟挽著手站在一起,哥哥比弟弟高一個頭,正傳授有關老祖宗的智慧和鴉片戰爭的歷史給弟弟。以下是兩兄弟的對話。弟弟想了解「鴉片戰爭是什麽啊?」哥哥解釋鴉片戰爭之開打,始於林則徐想阻止英國進口鴉片。

「所以他們進攻定海及天津,清朝皇帝是如此不中用,還責怪林則徐挑起戰爭,革了他職,改派琦善去議和。」

「這皇帝真笨!」

「而且,因為琦善無知,英國人便攻下吳淞及南京。清朝皇帝是如此吃驚,以至於簽下《南京條約》,摧毀我們的主權,羞辱了整個國家。」

「那些帝國主義者好凶好壞!」

弟弟年紀大約七歲,他聽到《南京條約》條款後的回應是措詞完美的政治正確。「哦,我氣死了!皇帝跟他的大臣真笨!真想宰了他們!他們該死!」他哥哥明智地勸他說:「別氣。只要記住我跟你講的一切──等你長大些再報仇。」七歲男童高聲說:「當然啦,血債該血還。」

這段對話總結了民國時期每個學童應該知道的鴉片戰爭一切事情:它是邪惡帝國主義者及外國毒品羞辱中國的故事。一切思想正確的中國人民,不分老少,都該有志於洗血國恥。二、三十年前,今日中國人周知的「鴉片戰爭」事件,還只是中國漫長困苦十九世紀的一樁史實,更常納入「十九世紀的內憂外患」或「西人東漸」標題之下,夾在回亂及太平天國暴亂之間。一般的歷史教科書會列舉幾項史實細節,例如:中國人愈來愈酷愛鴉片、一八三九年的禁煙、英國炮艦抵達、主要戰役、條約及賠償金額,接下來就轉到十九世紀下一個禍事(通常是國內叛亂,偶爾是蒙古盜羊賊)。

。直到一九八○年代末期,歷史學者陳永發注意到,當時的帳冊多處提到有種「特產」拯救了共產黨,讓他們由一九四○年代初期的貿易赤字脫身,而且靠著它,該政權在一九四五年的收入比預算多出百分之四十以上。再深入一點,就發現「特產」就是鴉片。(取自網路)
鴉片戰爭不再只是現代中國歷史的轉折點;它變成起始事件,是中國革命的「第一課」,還是一個世紀資本帝國主義壓迫的起點。(取自網路)

只是,一九二○年代出版的歷史著作裡出現一種新鮮的憤怒感。一九二○年代結束之際,中英衝突、耆英及伊里布草率簽訂第一個「不平等條約」,變成現代歷史的轉折點,裡面充斥著帝國主義侵略。它被(不顧史實地)稱為「與外界隔絕五千年」後,「中國外交挫敗之始」;是「史上最大的羞辱」,以至於「讓後世子孫蒙羞。」另一本教科書宣稱「鴉片戰爭是帝國主義鐵蹄首次踩踏我國人民。」另一本則評論則是「自此以後,中國人民相繼受到帝國主義者的侵略及壓迫。」一九三一年,一本小冊子評論該起衝突說:「鴉片戰爭與近代中國國運之轉變,關係至大,識者類能言之。當此煙禍流毒海內之頃,又值英帝國主義重演其武力侵略之舊夢,撫今視昔,輒令人興無窮之感憤。愛摭聞舊,纂為斯編,聊以紀念國恥,亦以昭示殷鑑。」有本雜誌的社論分析說:「鴉片戰爭以後,國際帝國主義以武力強行鴉片戰爭於我國,壯麗璀璨之山河,沉淪於黑霧……國民眾麻醉於毒煙,主權喪失,慘案環生,形成次殖民地之地位,一般中國之民眾,復自殺殺人,靡有覺悟。」

這麼做的宗旨在於說服全民把中國的所有問題全歸咎給單一外敵;把鴉片戰爭及隨之而來的不平等條約,變成帝國主義長期的國際陰謀,只有國民黨可以拯救中國,因此國民黨要求中國人做的任何犧牲也都名正言順。蔣介石告訴他的國民:「自鴉片戰爭……國民一致的要求是雪恥圖強……國民革命之成功,中國之命運,有賴同胞的努力。」另一位政治分析家宣稱,假如不起而行,「我們後代子孫將永受奴役。」

蔣介石嚴厲譴責鴉片,卻不能不睜隻眼閉隻眼

一九四三年,蔣介石完成他對鴉片戰爭的判斷,他在《中國之命運》這本書中譴責中國之「第一個國恥」有「傷心」的「無窮邪惡影響」,「切斷國家血脈」及「危及我們民族的生存機會。」擺脫不平等條約的奴役則是「國民革命的最重要目標」。只是他也同樣表明自己對滿清「愚蠢」、普通民眾「墮落惡習」,感到輕蔑。「中國會受宰制,純因自己先屈服……我們能不戰栗嗎?能不羞愧困惑嗎?」(他受西方教育的妻子宋美齡不讓政府將她先生此本作品譯成英文,唯恐書中的反西方言辭會疏遠美國及英國;國民政府亟需英美的軍事援助對抗日本。)

對鴉片戰爭抱有諸多矛盾看法之際,對鴉片的態度也有相似的矛盾。國民黨多次宣稱,鴉片在法律上、道德上,都是不能接受的。一九二八年,蔣新成立的國民政府宣布「絕對禁止」(鴉片)。然而私底下,國民黨跟整個一九二○、三○年代的軍閥政權一樣,為了歲收也從事鴉片交易。一九二七到一九三七年間,國民政府奮力把一個破敗、支離破碎的中國,轉型為統一的現代國家,其成功經常令人驚訝(鑑於日本侵略及世界大蕭條等巨大障礙,則更是如此),創造出政府部門、委員會、學術機構;建造公路、鐵路、工業及水壩。

一九二八年,蔣新成立的國民政府宣布「絕對禁止」(鴉片)。然而私底下,國民黨跟整個一九二○、三○年代的軍閥政權一樣,為了歲收也從事鴉片交易。(取自維基)
一九二八年,蔣新成立的國民政府宣布「絕對禁止」(鴉片)。然而私底下,國民黨跟整個一九二○、三○年代的軍閥政權一樣,為了歲收也從事鴉片交易。(取自維基)

在沒有重大收入來源如所得稅的情況下,只好依賴鴉片稅。對極具創意的收稅官(中華民國這類人才真多)而言,可由鴉片取得出許多附加稅捐:毒品本身就有稅負(外加運輸稅及零售稅),還有賣鴉片、吸食鴉片都需要執照。國家甚至還壟斷對鴉片癮的戒除。 民國的公民則有各種奇思妙想來規避這些賦稅。有位孝子在華東和華西間走私鴉片,他不僅把鴉片藏在父親棺材內,還放進棺材內父親的頭骨裡。

一九二八年,來自鴉片的歲收讓中國的軍隊屹立不倒(總數有二百二十萬人,全球規模最大,一年耗花費八億元)。一九三一年,一則標題是〈上海生意〉的漫畫勾勒出三個人:左右兩邊是名為「工業」的侏儒,抬頭仰望中間聳立的巨人「鴉片」。一九三三年,中國的鴉片貿易規模估計達到一年二十億元(占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五‧二)。在很多地區及情況,鴉片就算沒更好用,也跟錢一樣好用,而且是經商、社交的潤滑劑──「點上煙燈」是「我們談生意了」的標準中式說法;婚禮上,送上煙槍就如敬酒一樣平常。熬鴉片的大鍋大搖大擺地放在城鎮街道兩旁,全中國到處都是這玩意兒的氣味。到了一九三○年代,中國鴉片煙民可能多達五千萬人(約總人口的百分之九)。

一九二○年代,憂心的公民自組成「中華國民拒毒會」,發起「拒毒日」、「拒毒周」,發行「禁毒月刊」;在刊物封面上,正直、強健的中國人痛毆焦黑的怪獸──鴉片。(單是在一九二四年,拒毒會的請願書便有四百五十萬人簽名。)一九二七年,拒毒會不禁問道:「甘心去做洋奴,去做軍閥的走狗,和國民的蟊賊……都是一般奸商,只顧貪利不顧公德,上而取媚帝國主義與軍閥,下而誘引男女同胞吸用的惡結果。」

與其同時,國民政府則把徵收鴉片稅的機構命名為「禁煙局」,而鴉片商聯合會則委婉地稱為「藥商聯誼會」。國際反鴉片協會於一九二八年評論說:「幾百萬人已經戒煙,國民政府的專賣單位壟斷各大城市的鴉片,組織得如此有效,正收到巨額稅收。雖然在每次國民黨演講及無產階級示威之中,都會提到所謂『鴉片戰爭』的邪惡,但是國民政府絕不放過鴉片種植和吸食稅的每一分錢。」

罌粟,即鴉片罌粟,是罌粟科植物,是製取鴉片的主要原料,同時其提取物也是多種鎮靜劑的來源,如嗎啡、蒂巴因、可待因、罌粟鹼、那可丁。(截自pixabay)
罌粟,即鴉片罌粟,是罌粟科植物,是製取鴉片的主要原料,同時其提取物也是多種鎮靜劑的來源,如嗎啡、蒂巴因、可待因、罌粟鹼、那可丁。(截自pixabay)

廣東人有句諺語可不是無的放矢:「鴉片癮易戒,鴉片稅癮難戒。」

禁煙人士指責國民政府使用鴉片稅收在有益的建國上面。「環顧境內,遍地煙毒,詎不痛哉!詎不痛哉!深望當局諸公……切實禁煙,努力除毒,以挽此已失之國譽,而永奠鞏固之國基。」國民政府向大眾保證,它「絕對不從鴉片得一文錢。如有此種嫌疑……我們就認為這個政府是破產的,就不信任它。」蔣介石又說:「要救中國,必自禁煙始,欲實行禁煙,必自中央人員始……禁絕煙禍,救國家,救民族,救自身,救子孫,胥於是賴。」

他在另一個場合解釋:「外侮是外來的侵略和壓迫,鴉片是本身的墮落與自殺,所以從事態的性質上講,鴉片比外侮不知道要危險若干倍;而且外侮之來,本由於我們本身的紛亂腐敗和衰弱。」

私底下,政府竭盡所能地讓礙手礙腳的反對者噤聲,或是恐嚇他們的贊助者,指控他們走私毒品以抹黑他們,或是發出死亡威脅,不然乾脆在他們家中安放炸彈。一九三一年,國民政府遇到掌權以來最大一件毒品醜聞之一:一隊國民黨士兵正忙著從船上卸下鴉片,卻被一群上海警探攔截。那些執法者突然被抓起來坐牢,直到價值不菲的毒品安然送到黑幫的目的地。

一九三四年,政府開始處決戒煙後又犯的鴉片吸食者,昭告吸食者,若是治療後再犯,將「立即槍決」。一九三六年,九名再犯者在西安街上遊街示眾,接下來當著數千爭睹者之前槍斃。

有位蔣介石「禁煙局」官員肆無忌憚地說:「鴉片可治療小病,打發無聊,有助思考。點煙燈,人就會快樂起來……心智如花怒放,思維清楚。」 一九三二年,有份報紙報導:「在中國,到處都在種罌粟。城裡每條街都有鴉片煙館,人民公開吸食……整個中國都靠鴉片……情況之可悲,更甚於禁煙紀念日。」

*作者藍詩玲(JuliaLovell)為英國新興漢學者,專欄作家,現任倫敦大學倫敦大學伯貝克學院講師,教授中國歷史和文學;著有《長城:中國對抗世界,公元前1000年─公元2000年》,並將張愛玲、魯迅、韓少功等作家的重要作品完整譯成英文。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鴉片戰爭:毒品、夢想和中國建構(八旗文化)。

《鴉片戰爭》書封。(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鴉片戰爭》書封。(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