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斌專欄:被妖魔化的周世鋒,到底認了什麼罪?

2016-01-01 06:30

? 人氣

2014年9月26日,德國媒體到鋒銳律師事務所採訪周世鋒(右)。(來源:鋒銳官網)

2014年9月26日,德國媒體到鋒銳律師事務所採訪周世鋒(右)。(來源:鋒銳官網)

自從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CCTV「認罪頻道」妖魔化示眾後,就一直琢磨著寫點東西,以正視聽,可在近五個月的時間裡,又一直猶豫沒有寫。原因是,我擔心自己寫的東西可能會成為迫害者眼中的「罪證」,不僅無助於鋒銳,無助於鋒銳所主任周世鋒等律師,反而會增加他們的負擔。在一個敢於公開宣稱「法律不是擋箭牌」的一黨執政國家,全世界公認的正當行為,公民眼中的正義行為,可能卻是執政黨深為畏懼和忌諱的。何況,共產黨曾經有口號「凡是敵人所反對的,我們就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反對」,我這個出了名的異議人士早就被當局視為敵人,是每週報送省、市、縣黨委書記的《敵情動態》中的重點關注物件。我為鋒銳鳴冤叫屈的每一句話,說不定都會成為周世鋒們勾結境內敵對勢力陰謀顛覆「朝廷」的鐵證。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是,在不義面前保持沉默,只會增加迫害者將冤案辦成鐵案的「信心」和「決心」。囚籠中人等到的可能是更深更大的囚籠。面對為所欲為的迫害,總得有人站起來對他們說不,總得有人站出來說公道話。這些話可能無助於結果,卻有助於世界瞭解真相。

仗義及時雨,也是罪?

CCTV「認罪頻道」指控周世鋒的理由之一是他以「及時雨宋江」自居。不錯,周世鋒確實仗義疏財,喜歡扶危濟困。遠的不說,就說我的親身經歷。當周世鋒通過某些管道知道我這個迭遭打壓的異議人士希望離開湖北應城到北京就業後,迅速向我發來邀請,表示願意為我兩肋插刀(大意)。我到北京後,他又張羅搞了一場堪稱豪華的歡迎宴會,邀請了我素所欽慕的北京學界、律師界的十余位知名人士出席。工作大約一個月後,我的一位北京朋友突然身陷困境,幾乎一夜之間由億萬富豪淪落為「千萬負翁」。在聽我述說後,周世鋒當即表示:看在導斌的面子上,這樣的朋友,咱們得幫幫他。僅僅因為我的緣故,他對一個此前只見過一面的人,一下拿出六十萬,後來又拿出十五萬,幫這位朋友解決燃眉之急。據說至今這筆錢都還無力歸還。據我所知,受到周世鋒接濟的朋友遠不止這一個,很多都是不聲不響私下直接幫助了個人。朋友吃飯,有時就聽到席間有公開對他感恩之語。最出名的則是他拿出八百萬元成立「律師救助基金」,幫助因堅持原則遭到迫害的律師及其家屬度過難關。周世鋒作為一個律師,他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打拼掙來的,是依法為當事人解除危難而獲得的合法報酬,而不是別人賄賂或什麼非法管道獲得的。他沒有只顧著自己享受,而是拿出很大一部分用來周濟友人,能這樣幹的,在如今這個世道中,除了周世鋒,還有幾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