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 從女廁來談跨性別運動

2016-01-01 06:00

? 人氣

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在《丹麥女孩》中飾演之跨性別角色。(資料照,美聯社)

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在《丹麥女孩》中飾演之跨性別角色。(資料照,美聯社)

最近我在某次演講場合,台下有位女研究生提問:「我們女生因從小受到的教育關係,已經很習慣女廁只有女生了,如果有男人冒充跨性別女人進來,我們會很害怕,該怎麼解決?」這問題類似於日前美國德州休士頓選民以公投廢除了反歧視的《休士頓平權法》(Houston Equal Rights Ordinance, Hero)。反對派將Hero稱為「浴廁法令」(bathroom ordinance),認為這為任何聲稱自己為女性的男人,敞開了女性公共廁所等女性空間的大門,其中可能也包括「身著女裝」的性犯罪者。

這問題即使我從事性別運動多年,還是覺得不好回答。最近議題很熱的性別友善廁所也無法解除這些女人的恐懼,雖然性別友善廁所是指對任何人都友善的廁所,包括順性別女人。然而性別友善廁所必須包含所有性別(All Gender Restroom),包括順性別男人。如果是已經很習慣女廁空間的女人,的確會很難適應有順性別男人存在的性別友善廁所。

我想請問讀者,各位覺得上女廁要有什麼條件?第一,妳要長得像女人,符合女性刻板印象。第二,妳要認同自己是女人。第三,妳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妳是跨性別女人。第三個條件說明了跨性別女人是不想曝光的,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台北市大安區公所的性別友善廁所,讓爸爸帶女兒上廁所不尷尬。(取自大安區公所官網)
性別友善廁所應該對所有人友善。(資料畫面,取自大安區公所官網)

跨性別女人也是女人

我們常聽到「生理性別是男性,心理性別是女性。」這樣的描述來形容跨性別女人,這其實是非常簡化的說法,也容易被誤會攻擊,認為只要說:「我心理性別是女性,大家就得承認我是女人。」我想請讀者思考,什麼叫心理性別是女性?

知名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有句名言:「女人不是先天生成的,而是後天形成的。」女人之所以為女人是經過社會化女人的過程,跨性別女人會被社會承認為女人也是經過社會化女人的過程。跨性別女人與順性別男人在生理性別(Sex)或許有類似的部份,但可以確定的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性別(Gender)。

我在《跨性別社群裡的矛盾與衝突》這篇裡提到:【跨性別之所以有「跨」,是因為在父權社會下,男女各有一套「性別框架」,尤其強調「性別差異」與「性別分工」。跨性別者會去學習想要的「性別框架」,以此性別表現(Gender Expression)來融入性別角色(Gender Role)與社會互動。跨性別者藉由不斷地學習與社會互動,在過程中,個人逐漸產生出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而性別認同也會強化性別表現。跨性別者並不是要挑戰性別的界限,而是希望扮演好自己選擇的「性別角色」,融入社會。】女性會認同自己是女人,也是自己在與社會互動過程中,逐漸產生出了性別認同,這時才認同自己是女人,而不是剛學會走路說話就能認同自己是女人。

即使在性別平等觀念落後的地區,女生也不會輸(圖/Jesse Millan@flickr)
女性的性別認同來自長時間的社會互動產生。(資料照,取自Jesse Millan's flickr)

跨性別女人上女廁是肯定

公部門官方可能會以為把跨性別女人丟到性別友善廁所是最佳解。殊不知,這在跨性別社群容易引起反彈,認為這是在隔離跨性別女人,貼標籤,是歧視。「為什麼要強迫我們上性別友善廁所?」即使有了性別友善廁所,順性別女人還是繼續上女廁,不會上性別友善廁所,反而是跨性別女人被邊緣化,加深對立。

對社會化已久的跨性別女人上女廁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是認同、肯定與被承認為女人。一般人認為只要順性別男人穿上女裝,戴上假髮,說自己是心理女就能假冒跨性別女人。但我認為要假冒跨性別女人非常不容易,如前所說的,跨性別女人也是經過社會化女人過程,兩者所呈現出的性別氣質與表現,相差甚遠。但是會有一種狀況例外,就是剛轉換(transition)的跨性別女人,才剛學習如何當一個女人,社會化女人的程度還太少。這種狀況如果去上女廁,就如同性別表現不符合女性刻板印象的女人,很容易受到「性別檢查」等異樣眼光,這也是女廁空間被批評不友善而後來發展出性別友善廁所的其中一個脈胳。

塞爾維亞跨性別軍官海蓮娜(Helena)
圖為塞爾維亞跨性別軍官海蓮娜。(資料照)

性暴力是社會控制

性暴力是男人支配女人主要的力量,少數男人藉由性暴力的罪行,為多數男人謀取利益。利用女人對性暴力的恐懼,將女人打為性暴力下可能的受害者,男人這時就可以名正言順保護女人,同時女人對男人的需求也因此被強化。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跨性別女人常常被蒙上「性犯罪」等莫名冤屈,替順性別男人背黑鍋。

吳馨恩在《性別友善廁所X強暴迷思─回應雷倩》文中指出,該防治的是性暴力而不是隔離跨性別女人。父權社會利用性暴力控制順性別女人,也控制了跨性別女人,分化兩種女人,製造對立。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積極認為跨性別運動應該朝向婦運化,跨性別女性經過社會化女人過程在社會裡生存,也面臨了許多與順性別女人相同的處境,不管是從經濟、社會、文化及政治權利等,均有類似的情況,我們期待在這些議題上與志同道合的婦女團體合作,共同改善女性地位,促進性別平等。

註1:跨性別者(Transgender persons)是一群對自己出生被指定的性別感到不認同,以異於出生性別之性別角色在社會上生存的人。

註2:順性別者(Cisgender persons)是指順從原生性別,並依照對應的性別框架在社會生存的人士,也就是一般人。

註3:跨性別女人(Trans women)即男跨女跨性別者(Male-to-Female Transgender persons)。

*作者為社團法人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創辦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