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不是獵奇性玩物─跨性別女性的Free The Nipple

2015-04-16 05:30

? 人氣

解放乳頭運動質疑的是,為什麼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取自網路。

解放乳頭運動質疑的是,為什麼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取自網路。

這次Free The Nipple的活動,主要訴求在解放女性的乳頭,為何男人可以露乳頭,女人露就是色情而要被禁止呢?基於「兩性平等」所以許多人紛紛支持與響應,但這時非男非女、亦男亦女的跨性別者(Transgender)、陰陽人(Intersex)與性別酷兒(Gender Queer)們又在這次的活動中扮演了什麼位置?我們露出乳頭究竟是像男人般習以為常,還是像女人般色情而不可張揚?

社會關注女性權益時的「順性別霸權」

身為一名跨性別女性(Transgender Woman 原生生理性別為男性,心理性別為女性),同時我也是女性運動與性別平等運動的積極參與者。

我發現到,社會在關注女性權益或女同志權益的時候,往往是指順性別女性(Cisgender Women 原生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皆為女性)的權益,而跨性別女性往往普遍地被忽視。

縱使我們一樣面臨社會的厭女、針對女性的暴力以及異性關係不對等之類的問題,我們始終在社會的「順性別霸權」(Cissexism 以順性別者,原生生心理性別一致的人的經驗、立場、觀點作為社會不容質疑的標準)下被遺忘.。

恐跨、厭跨女、獵奇化

剛剛提到了順性別霸權,這時就必須提到在順性別霸權下常見的「恐跨」(Transphobia)現象。由於社會普遍對於跨性別不理解,因此常對於跨性別者帶有歧視、羞辱、厭惡與恐懼,進而衍生出空間排除、暴力對待等問題。與恐同(Homophobia)常被搞混,但實際上兩者並不一樣。恐同是針對同性戀者的歧視與暴力,而恐跨則是針對跨性別者。有許多同志權益的支持者對跨性別者是相當的歧視,就連在同志運動與團體中也普遍有嚴重的恐跨問題,甚至有時比主流社會更加歧視跨性別者。

至於「厭跨女」(Trans-misogyny),則是指稱社會對於跨性別女性帶有比跨性別男性更嚴重的歧視問題,它同時是恐跨(Transphobia)也是厭女(Misogyny)。在父權資本主義社會下,「性別就是階級」,男尊女卑、男性支配女性等等。而跨性別本身就是一種「階級流動」,而由於女性被視作較為低下的階級,女跨男相對上被視作一種積極、進步的表現,而男跨女則是自甘墮落、丟人現眼的狀態。舉個相似例子女人穿褲裝是為了行動方便;男人穿裙裝卻是笑話、變態,甚至公司尾牙都常拿來做表演橋段(女扮男裝卻沒有一樣的「笑果」)。

而也因為恐跨與厭跨女的緣故,跨性別女性同時也成為社會眼中的「獵奇性玩物」,普遍被「獵奇化」與「色情化」,用以滿足父權社會中的窺視癖、感官刺激、嘗鮮與特殊性嗜好。

Free The Nipple 對跨性別社群的意義

就像前面提到的,這個活動起初是基於「兩性平等」,但隨著時代轉變,我們認知到有「多元性別」的存在,我們不該只是追求「兩性平等」,更應該積極的追求「性別平等」。《兩性工作平等法》與《兩性平等教育法》會修改為《性別工作平等法》與《性別平等教育法》有很大一部份就是基於這個原因。

像「我」這樣的跨性別者在解放乳頭運動中站在什麼位置?作者提供。
像「我」這樣的跨性別者在解放乳頭運動中站在什麼位置?作者提供。

而究竟身為一名跨性別女性,我的乳頭,在這父權社會下,究竟是可以裸露還是不能裸露的?如果是基於我們普遍異性戀霸權與男性支配的邏輯下,女性乳頭會引發異性戀男性的性慾而需要禁止,那我的乳頭其實也會引起許多異性戀男性的性慾,是否應該遮起來?還是依照我們社會的性別二分法與生理性別的概念來思考,我又會被歸類在生理男性而沒有這個問題,這就變成很難解的事情。

相反地,如果是一名跨性別男性,滿臉鬍渣、渾身肌肉,就連臉部也是一副陽剛樣,這時他的乳頭基本上是不會引起異性戀男性的性慾望的,即使他有著一對乳房,比起性慾望,反而更有可能使異性戀男性倒胃(當然倒胃也有可能被要求遮起來,因為這是一個異男需求至上的社會),這時他的乳頭是否有所謂的「色情」意涵?

而這個活動對跨性別社群的意義,就是去衝撞們社會的順性別霸權與性別二元的框架,讓人們去反思身體的意涵到底是什麼,是為誰而生?又是為了滿足誰?或者我們就是自己,做自己身體的主人。以及有很大一部份就是在去除這些「色情」與「獵奇」的標籤,並且有個機會使我們被看見、被正視。

去性化與哺乳神聖化是父權迷思

這次活動,有很多人會主張乳房不是性器官,並有哺育下一代的意涵,不應該遭到「性化」。

不過這種概念又分成兩種:可以公開哺乳跟哺乳外也可以露出來。前者是把生育/傳宗接代/照護工作給神聖化,認為女人只有在被賦予母職的時候身體才有意義,且她的身體必須配合孩子的需求(哺乳),這些狀況以外他的身體是沒有意義且不道德的,整體來說就是一種父權思想;至於後者,看起來好像比較進步,但其實它也是被性道德收編的思維,乳房所象徵的「生育」本來就與「性」息息相關,以社會結構的角度來看它是「性政治」重要的一環,牽涉到婚姻、伴侶、家庭等等,去性化也是在否定它象徵的意義。

同時,認為乳房與乳頭就一定代表哺育也是順性別霸權的思維。以跨性別女性來說,我們的乳房與乳頭既有可能會引起異性戀男性的性慾望,也有可能被貼上色情甚至獵奇的標籤,卻又不具有哺乳的功能,那是否我們的乳房與乳頭就毫無存在正當價值了?且這樣還是拒絕承認乳房是具有性吸引力,是使人意淫、慾望的身體特徵,也是許多人重要的性敏感帶(性敏感帶甚至包含腋下、頭髮等平時就會露出的部位,沒什麼好色情的),對於身體與性都是種貶抑,更是服膺性道德下必須保護好自己身體不能引起他人情慾的思維。

而性作為人類原始慾望的自然現象,在沒有侵犯到他人的情形下,無論性或無性不應該遭受貶抑與壓迫,意淫與性吸引與食慾、愛情一般,都是我們的特質,不是猥褻骯髒的,雖然它不一定是好的(性騷擾、性暴力等等)。但也不該被「色情化」,因為色情化不是單純的性化,它進一步的包含物化與商品化,對於身體與性依然是種貶抑與壓迫。

性道德審視與身材審視就是性騷擾

當然,我們還發現到這次活動遭到許多衛道人士的言語霸凌。以保護女性、保護兒少、男女有別等等一大堆原因為由,對活動參與者進行攻擊,說他們敗壞風俗、妨礙風化等等,這時我必須指出:「這就是性騷擾!」。

性騷擾不只會出自於「慾望」,更多的時候是出自於「權力關係」。在一個普遍忌性(Sex Nagative)的社會,保守派握有較多的性資本與性別資本。而透過這樣與活動參與者之間的權力關係不對等,以性道德作為侵害參與者的性自主的手段,這種方式,本身就是「性騷擾」。這還是僅限於輕微的言語霸凌而已,而在上一層級,帶有威脅、迫使的語氣時,更是「性恐嚇」層級的問題了!

而性道德審視在現代社會中,有慢慢式微(稍微)的現象,但是不代表性道德或是父權的問題真的慢慢消失!所謂的「新父權」也是現在常見的問題。它捨棄我們傳統認知的「性道德」,不再要求你要三從四德、溫良恭儉,而是要求你必須大奶細腰、時尚淫蕩等等,雖然看似進步,但並沒有脫離父權原本就存在對身體的控制與審查。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是「正妹」露奶,鐵定會有一堆男人在那裏拍手叫好,但換作是「醜女」、「宅女」或「歐巴桑」呢?這是否也是一種「道德」呢?

解放乳頭運動挑戰臉書。取自網路
解放乳頭運動挑戰臉書。取自網路。

而跨性別女性裸露身體,雖然符合部分異性戀男性的「口味」,但畢竟對多數人(特別是男人)來說,這還是太過於「重口味」;對於道德保守派來說更是「群魔亂舞」、「百鬼夜行」,看到就快要心臟病發。簡單來說,這雙重的壓迫導致跨別者的身體自主權與情慾展現,往往必須被鎖進櫃子裡,但同時也增加了社會窺視的快感(其實在支持性道德就是在助長色情,而支持色情就是在鞏固性道德)。

意淫、打手槍不是問題,凝視與性騷擾才是

說到現在,有不少人會認為我主張「禁慾」,而且還特別針對男性(上一篇文章我因此被說是仇男狂),這邊我要辯解一下。

我並不反對任何人看著我的照片甚至任何人的照片意淫或自慰,(這次活動,我還跟一個男性參與者互相下載對方的照片,進而認識、見面、約會,甚至有了性接觸),這些情慾展現本身都沒有什麼問題,我在意的是所謂的「凝視」(Gaze),凝視不單單只是「觀看」,而是一種積極的監控,形成一種無形的壓力,對活動參與者裸露與不裸露、露臉不露臉、如何拍攝造成壓力。

而性騷擾就像上面說的,包含性道德霸凌與一般認知的性騷擾,「大奶妹,想揉!」、「這乳頭好黑喔!」等等。比起凝視這種結構之惡,性騷擾是更具體的壓迫行為,也是現在我們可以極力使它停止的。

重點不是價位,而是消費與被消費的位置

有人質疑我上篇文章「作者也用了「高價/廉價」這對詞,反而好像沒有在質疑『交易』這碼事,而是更擔心價碼的問題」,其實我擔心的不是價碼問題,而是批判活動中,只是在降低女體價碼,卻沒有改變「男性為消費者而女性為商品的框架」這件事情,這樣父權支配與性別二元的框架。而跨性別者與其他弱勢性別在這框架中是很難找到位置的,又或者全都成了父權資本主義的性玩物。

「真正支配了資本體制以及父權體制的男性,只會想要叫女人『拿件衣服把身體遮起來』」。這句話確實很有道理,但是相對弱勢的父權資本主義男性可不這麼想,他們也想消費,也還是位於相對的「支配位置」,只是想要用便宜的價格與方便的管道消費而已!

跨性別者響應解放乳頭運動。作者提供。
跨性別者響應解放乳頭運動。作者提供。

滿街都是裸體的人確實對父權資本主義男性而言沒什麼快感,色情的爽度一直依賴性道德對性的壓抑。但是只有被壓抑而沒有發洩管道的父權男性而言,一定程度的「解放」就是一條生路,而他們又不會真正支持完全的「解放」,這是我真正想批判的點。

你認知的「性解放」是什麼?

我目前看到越來越多人認同所謂的「性解放」,但多數的時候只有專注在「性自由」,對於「性別平等」與「反暴力」相當冷漠,但就像是在國家關係不對等、勞資關係不對等下,「自由貿易不自由」一般,這時對性別弱勢者而言也是「性解放不解放」!                  

像支持性工作合法化的人,未必真的有顧及性工作者的權益,甚至許多異性戀男性純粹只是出自於「想嫖」因此支持而已,就像這次活動許多異性戀男性也只是「想看奶」因此支持一樣,真不知道哪裡「進步」!殊不知許多國家的性產業政策,都有諸多限制與保障措施,例如一樓一鳳(娼嫖皆不罰,罰仲介)或是北歐模式(罰嫖不罰娼,罰仲介,並附有非強制性的性工作者輔導轉業協助),打擊人口販運與商業性剝削等問題,並幫助因環境因子被迫從娼的人(歐洲討論性產業政策時已經不是討論性道德的問題了,但縱使破除道德依然有父權、資本主義等問題)。

而上次提的「良婦羞辱」似乎也沒有交代清楚它的意思,它是指對於無(少)性、穿著遮掩較多或只是「被認為」保守的人(特別針對女性)的一種歧視與貶抑,笑說她們是「良家婦女」。而在這次活動中,就不少人鼓吹其他人參與,而若是不參與就有可能被嘲笑不夠「解放」與「進步」,這真的是非常愚蠢!真正的「解放」是要所有人都能夠自主決定自己的身體與性,才不是要所有人都脫光光或是當蕩婦!

我想送給大家的一段話

最後,我想說的是,希望這次活動可以喚起社會對性/性別議題的關注,真的關心性/性別弱勢,而不是像「冰桶挑戰」一樣拿來娛樂,而非真的關心漸凍人。

*作者為性別不明關懷協會成員/基進女性之聲倡議專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