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勝戰,寧可長眠沙場:《前夜》選摘(下)

2015-12-07 05:20

? 人氣

1937年,一名日本兵在守衛一段佔據的中國長城。自1931年以來日中之間的戰事時斷時續,但1937年衝突逐步升級。(美國會圖書館)

1937年,一名日本兵在守衛一段佔據的中國長城。自1931年以來日中之間的戰事時斷時續,但1937年衝突逐步升級。(美國會圖書館)

蘇溪鎮有一棟半破壞的民屋,被指定為資源調查團團員的住所,走進浮彫有「紫氣東來」四個字的大門,再走過天井,就到達正屋了。正屋門上也浮彫有「長庚西照」等字樣。吃完了飯盒裡的晚飯,大家便進入屋裡休息去了。這房屋,由外面看,它那堂皇的外形,彷彿殘留無恙似的,但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屋頂上有許多破洞,站在室內,可以望見天上的星星,情景非常荒涼。這一行人,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心中暗想,只好將就一夜吧!

室內靠牆的地方,放置著一個三尺高的木板高臺,那就是準備讓他們睡的地方,每個人分了一條薄薄的毯子及枕頭,除此之外,室內便空無一物了。不,倒不如說,除此外,還有一盞微弱的燭光。看看手錶,此刻,才不過七點鐘,但在這個無人地帶,卻如深夜一樣的寂靜,這個夾於山峽間的村落,到晚上是非常淒冷的。

「剛才,從部隊裡傳來消息說,今天晚上的情況很不好,說不定會有遊擊隊的夜襲,請各位提高警覺,我看還是和衣而睡比較好。明天一早就要動身,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

塚田團長,以嚴肅的表情警告大家。可是,在上海大城市中,過慣夜生活的他們,怎能這樣早睡呢!

「時候還早,怎麼睡得著呢? 如果是在上海,現在才正是夜生活將開始的時間。」

大家猛抽香煙,在燭光下,開始聊天。

這時,有兩、三個小兵,手裡拿著很多吃的東西進屋裡來。

「這是我們所得到的慰問品,香煙和牛奶糖,請各位不客氣的用吧!」

「這是軍用牛肉罐頭,以及關東煮罐頭。這裡還有一樽酒,請各位喝一杯吧!」

塚田團長連忙出面來謝絕他們的好意。

「不!不!那反而使我們不好意思。照例是該由我們向前線的各位贈送慰問品才對,那有反而來吃你們東西之理呢? 各位的好意我們心領了。無論如何,請把這些東西收起來吧! 我們也帶來很多罐頭和酒,還是請你們吃我們的吧! 來吧! 來跟我們一起喝酒吧!」

士兵們不肯這樣就罷休,他們已經開好罐頭,把酒盛滿於玻璃杯中了。於是,大家只好從行李中拿出酒、海苔、羊羹等擺在燭火下。小小的宴會開始了。在前線,憲兵的威力是鞭長莫及的。所以,這些士兵們,酒一下肚,便毫無顧忌的談論他們的心境及看法,向這些賓客們苦訴。

「自從我接到召集令離開家鄉,已經整整五年了。其間輾轉打仗,呆在北支、中支的這些鄉下地方,很少有機會碰到日本老百姓,所以,一見到講日本話的人,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家族一樣,親熱得不得了。現在,請收回你們帶來的罐頭和酒吧!大家來吃我們的東西。你們肯吃的話,我才會高興的。因為,這樣就好像是拿給自己的家族人吃一樣快樂。我家是在長野縣,那一到秋深時,就看得見積雪的高山。我不知道有生之日能不能再看到那些山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