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家旁邊就是核電廠!「感覺被當成二等公民」,等了40年卻仍擔心看不到核一除役

2018-12-17 08:30

? 人氣

 20181018-核一廠專題,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郭慶霖。(顏麟宇攝)
談及核一廠周邊居民與核電廠相處數十年,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理事長郭慶霖只希望核電廠「趕快除役,把土地還給地方」。(顏麟宇攝)

告別核電廠,他們滿懷感傷

如今,核一廠的運轉執照已經到期,即將開始除役,卻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對於方慶隆、王文圓二人來說,核一廠是相處超過30年的老夥伴,談論核一廠的日常簡直深入骨髓,「我們已經走火入魔了,滿腦子都是設備,」王文圓笑著透露,平時聚餐或者參加員工旅遊、出門在外,同事們只要一有機會聚在一起,聊的說的全是電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提起過去核電的貢獻,王文圓回憶,無論是否邁向非核家園,核電廠都確實帶來穩定的電力,並在台灣的電力業史上締造許多輝煌紀錄,比如2014、2015連續2年3座核電廠滿載發電,一年的總發電量達400億度;又如2005年核一廠連續運轉538天,創造全世界同型號機組的紀錄。

「跟機器相處太久了,你說沒有感情是騙人的,我們看這些東西就像在看小孩子一樣。」為核一廠奉獻大半青春的方慶隆更是坦承自己沮喪又感傷,但既然政策如此,皆下來就會盡力做好除役的工作。

20181215-風數據/核一除役專題。核一廠運轉組運轉課課長王文圓(左)、核一廠機械組經理方慶隆(右)。(廖羿雯攝)
面對核一廠即將除役,核一廠運轉組運轉課課長王文圓(左)與核一廠機械組經理方慶隆(右)難掩感傷。(廖羿雯攝)

除役遇難題,核廢料何去何從?

而從地方老人的角度來看,除役顯然是眾所期盼的事,當然也就免不了直接面對核廢料的處理問題。核一廠內的燃料池皆爆滿,台電雖早已蓋好室外乾貯場要移置用過的核燃料,仍卡在新北市府不肯放行水保完工證明,導致乾貯場無法啟用,若反應爐中的燃料棒一天不清除,核一廠就無法進入真正的除役。

外界解讀新北市府因擔心我國若一直找不到最終處置場,該乾貯設施就會從暫存變永久,故遲遲不願發放水保證明;台電規劃將用過核燃料放在室外乾貯場內暫存40年,再移往最終處置場,可是李宗烈提醒,40年之於高齡化的地方人口來說就好比無期徒刑,而我國現在連低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都找不到。

 20181018-核一廠專題,核一廠及出水口。(顏麟宇攝)
核一廠的室外乾貯場早已完工,但卡在新北市府不肯放行水保完工證明,導致乾貯場無法啟用,核一廠也無法進入真正的除役。(顏麟宇攝)

當然也有其他意見的存在,例如許水成對核廢料存放的態度出乎意料地開放。他認為當前的政治氛圍下很難找到最終處置場址,但核廢料的問題終究要解決,倘若台電確保管理完善,他個人其實可以接受核廢料永久放在北海岸。

「你期望有一天核電廠消失嗎?」

「會,我還是希望它真的除役,還給我們在地居民可以世代居住的地方。」

「那你相信這件事會成真嗎?」

「不相信。我覺得政府不可能有能力處理核廢料的問題。」

「你對除役後有什麼想像?」

「時間要拉20多年,我們看不到啦。」

上述來自李宗烈的回應,流露出一股與期待並存的悲觀,且他不是唯一一個有這樣想法的人。大選過後,「以核養綠」公投以589萬票同意票通過,社會上鼓吹應繼續使用核電、否定2025年非核家園的聲音並不在少數,因應這股力量,政府最近也順勢放出評估核三、核二延役的可能性,事實上核三廠現在甚至還沒進入申請程序中,就已遭到地方政府的強力反彈。

可以預見的是,穩定走入除役的核一廠,都還需經過漫長的社會溝通與風險衡量,假如核電廠延役,周遭的居民該怎麼辦?誰還能等待一個又一個的20年?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羿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