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民進黨捲土重來,柯文哲虎視眈眈,國民黨腹背受敵?

2018-12-17 05:40

? 人氣

2018九合一選舉大勝後,國民黨在2020總統大選會腹背受敵嗎?圖為國民黨中常會。(甘岱民攝)

2018九合一選舉大勝後,國民黨在2020總統大選會腹背受敵嗎?圖為國民黨中常會。(甘岱民攝)

2018大選,綠地翻成藍天,國民黨走出2014年以來的頹勢,從抱守6席江山,大舉成長到15縣市,將民進黨逼近崩潰邊緣。

從數據上來看,相對於2014年選舉,國民黨的地方首長得票數從499萬增加到2018年的610萬,比率則從40.7%提升到48.8%;對比民進黨,則從583萬減少到490萬,比例至47.5%降低到39.2%。從此來說,2018年的民進黨可以說是跌的比2014年的國民黨還重。

然而即使國民黨在2018大勝,民進黨慘敗,這也不意味著藍營即將於2020重返執政,或是徹底翻轉民眾的社會觀感。就目前來說,根據中國時報在選後隔天所做的民調,泛藍雖已然凝聚,超車泛綠,但民眾的政治傾向仍是以中間選民為主流,多達5成之多,大於藍綠總和。從此來看,倘若民進黨重整完畢,柯文哲參戰,那藍營在2020重返執政的願景則勢必多有荊棘。

2020三強格局已定?

就當前,以及可見的政治局勢來說,歷經大敗的民進黨隨著卓榮泰獲得各派系共識,即將成為被梁文傑譽為蔡英文2020總幹事的民進黨新任黨主席,而即將結束權力重組,朝2016年時的戰力回穩;另一方面,隨著民進黨和柯陣營都將在台北市立委補選推人,讓「白綠合作」這項假議題的落幕,外界也更加猜測方才大戰藍綠取勝的柯文哲,極度可能將在2020出戰總統大位。

就白綠的發展,筆者已在風傳媒分別撰寫專文討論,因此不再冗述。倘若民進黨持續內鬥,而柯文哲不選總統,那從2018藍綠對決的趨勢來看,2020的選戰便沒有太多討論價值。然而假使這兩項發展成真,這無疑就很可能斬斷從2016年以來,力求重返執政的國民黨之美夢。

就策略上來看,一旦形成藍綠白三方對決,民進黨無疑會主打統獨議題,來鞏固其泛綠支持,苦撐待變,觀望有利國際、國內事件發生;而柯文哲則會針對民生議題,力攻世代型的左右議題。如此一來,國民黨就勢必要同時應對統獨及左右兩條戰線。除了就目前的議題攻防能力來說,較難同時應對兩條戰線,在政治光譜上,更會被擠壓到泛藍右派的區間,從而縮小選民基礎,可謂陷入相當不利的戰場。

20181215-柯文哲今(15)日前往第18屆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活動,對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可能會被民進黨開除黨籍一事做出回應。(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否參選,成為2020的關鍵變數。(方炳超攝)

藍綠白的各自勝算如何?

雖然國民黨在2018年大勝民進黨,然而根據前述中時民調顯示,選後全國的政治結構,泛藍支持者雖有3成,多於泛綠,但仍有超過5成的人屬於中間選民,高於藍綠總和,與2008年至2012年時,藍白比例相等的政治結構截然不同。

從此來看,就可以合理推測,國民黨在2018年的勝利,除了爭取到泛藍回流,讓藍盤大於綠盤,更重要的是,中間選民「討厭民進黨」的情緒,進而改投國民黨的投票行為。而一旦國民黨出現驕縱之氣,愧對選民託付,或是有第三勢力出馬,那在2018年因「討厭民進黨」的部分中間選民,很可能就會改變投票意向,使得國民黨在2018年的政治能量,並無法延伸到2020,呈現「虛胖」的態勢。

就目前來看,TVBS於11月26日至29日發布一份選後國內主要政治人物聲望的調查,顯示柯文哲不僅排名第二,更是檯面上所有被視為可能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人中,聲望最高者,並遠高於其他競爭者;而留下執政爛攤子卻反倒鞏固挑戰權的蔡英文,則是聲望最低者。

如果再結合美麗島於11月25日至27日調查的民調,所顯示全國民眾有40%、32.4%和25.2%分屬中間、泛藍與泛綠的政治結構,就可以合理推斷,目前全國基本盤,白藍綠的實力排序。

20181214-總統蔡英文出席「電機工程學會107年會員暨會員代表大會」暨訪視台灣電力公司。(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是聲望最低的政治人物(蘇仲泓攝)

國民黨有否轉機?

就目前來說,由於民主化多年的運行,使得台灣社會有相當多元的價值,在多元主義的脈絡中,不同群體的人民,對價值判斷自然就有不同的標準,因此這也使得政治人物和政黨,很難兼顧所有的群體,從而產生了許多雙面刃困境,並且讓顢頇政客誤以為這是因為人民對特定政黨有更高的期許和標準。

而在這樣的社會脈絡中,人民在2014年到2016年,給予民進黨一個機會,讓其終於完成其創黨以來的完全執政美夢。然而在獲得絕對的權力同時,利益薰心,也讓這個自詡為街頭、基層出身的政黨,絕對的腐化,成為架起拒馬、濫訴人民、限制言論自由,卻又指責人民聲音不夠大聲的傲慢政府。

所以說,如果要從蔡英文在兩年多施政滿意度就落到僅剩20%的失敗經驗學到什麼的話。那就是,在選舉獲勝的背後,其實更重要的是,選民對政黨的託付,因為在獲得權力的同時,也就意味責任的開始。倘若濫用、辜負選民期待,則2018年民進黨的大敗,就會是最好的鏡子。

無怪乎,韓國瑜在高雄創下歷史性紀錄,於當選之夜發表感言時,就表示他內心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沒有時間可以浪費,需要盡快往前衝。韓更用「千斤萬斤一肩扛」這句話,點出承擔重責、背負使命的大任,貫穿了整場談話的主軸。

從此來看,於2018就任的藍營地方首長們的執政表現,是否能吸引到「討厭民進黨」的中間選民青睞,就將深刻地影響國民黨在2020的選情,也是決定泛藍陣營是否能在白綠包夾中脫穎而出的關鍵。此外,國民黨長期在2018的團結氣勢,也會指標因素之一,如果競爭過劇,也很可能將「討厭國民黨內鬥」的泛藍選民,推向他方。

總地來說,國民黨目前確實內外皆有隱憂,而在甫獲大勝之後,便已危機四伏。不過這並不意味,藍營將無法在2020重返執政。因為國民黨已經在2018年證明,不靠黨產、不仰賴陸軍,也有可能透過新時代的網路空戰,翻轉基本盤綠大於藍的南部縣市。這即表示,只要傾聽民意,接地氣,重視民生經濟,展現改革氣象,都有可能在艱困處境中,爭取到多數民意支持。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冠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