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60年歷史舞台謝幕!「永遠最菜的一群」末代義務役年底全面退伍

2018-12-16 08:30

? 人氣

隨著義務役退場,未來仍有短役期的軍訓役、長役期的志願役在服役,偌大營區不至於一時間太多冷清,但如何強化軍訓役對於「當兵」的認知,並提升志願役的招募,將是國軍接下來亟待加強和改善的問題。(蘇仲泓攝)

隨著義務役退場,未來仍有短役期的軍訓役、長役期的志願役在服役,偌大營區不至於一時間太多冷清,但如何強化軍訓役對於「當兵」的認知,並提升志願役的招募,將是國軍接下來亟待加強和改善的問題。(蘇仲泓攝)

當兵是台灣男性普遍都有的記憶,去年底入伍的海軍艦艇兵735梯、陸軍2225梯、空軍892梯、陸戰隊811梯,是各軍種義務役的最後一梯,役男們於各縣市集合完畢,展開往後1年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軍旅生涯。如今1年時間過去,他們都將在本月底前離營退伍,象徵過去實行超過60年的國軍義務役制度正式從歷史的舞台上謝幕。

「今天的課程進度是手榴彈投擲,由於要用到身體較多部分的力量,請大家確實暖身、注意安全…」位於台中成功嶺營區的手榴彈投擲場,一位班長認真叮囑新兵注意操課安全,他是新訓的守護者,也是陸軍義務役最後一梯的役男,葉紹庭下士。

20181214-陸軍2225梯是一年期義務役最後一梯,該梯的葉紹庭服役期間在成功嶺擔任教育班長,指導新兵操作手榴彈投擲課程。(蘇仲泓攝)
陸軍2225梯是一年期義務役最後一梯,該梯的葉紹庭服役期間在成功嶺擔任教育班長,指導新兵操作手榴彈投擲課程。(蘇仲泓攝)

掛著黃色的值星班長臂章,下達的每個口令和動作,都是新兵的焦點。葉紹庭說,過去長年旅居國外,但從長輩口中,不時能聽到他們分享當兵的回憶,加上爸爸過去也擔任教育班長,自己對於「班長」多少充滿一份憧憬。

葉紹庭認為,不論是個人新訓的懵懂,或是後來前往步校接受班長訓的洗禮,再到下部隊,除本身的教育任務,還支援旅大門警衛、待命班。漢光演習期間,雖沒到營外參與相關演練,但無論是營門哨長還是待命班,狀況都會不斷下達,也就在這反覆奔跑的過程中,體會國軍之於國家的重要。

現代化領兵 平安退伍是最大目標

隔壁營的李亞哲下士,是葉紹庭的同梯,同樣在自己單位內擔任班長職務。連上正接訓軍訓役,面對服役4個月就退伍的役男,李亞哲仍認真確保新兵上場打靶前,所有防護裝備都能穿戴到位。盯著新兵黏著防彈背心的魔鬼氈,李亞哲說,軍訓役役期短,但把他們教會,是我們的責任。而如何用現代化方式帶領班兵,避免因過於嚴肅失去意義,「能看到他們平安退伍就是最大的目標!」

20181214-和葉紹庭一樣擔任教育班長職務的李亞哲,連上正接訓軍訓役男,即使自己退伍在即,仍堅持到最後一刻,緊盯新兵上靶場前,都有將防護背心穿好、黏實。(蘇仲泓攝)
和葉紹庭一樣擔任教育班長職務的李亞哲,連上正接訓軍訓役男,即使自己退伍在即,仍堅持到最後一刻,緊盯新兵上靶場前,都有將防護背心穿好、黏實。(蘇仲泓攝)

薪資高、福利好 食勤兵簽下去

有人如期退伍,要開展人生新篇章,也有人適應部隊生活,簽下去讓自己從「義務」變成「志願」。同樣是陸軍義務役最後一梯,目前在單位擔任食勤兵的張隆旭、陳聖福就是這樣的例子。

熟練將水倒入飯鍋,張隆旭負責煮飯,開鍋試米粒軟硬度的專注神情,令人印象深刻。談到自己轉服的過程,張隆旭說,和義務役相比,志願役雖然要當4年,但薪資較高、福利較好,加上入伍前就從事餐飲業,能夠在軍中發揮所學,甚至規劃去受訓,未來還有機會晉升士官幹部。

20181214-拿著飯鍋的張隆旭(右)與拿著鍋鏟的陳聖福(左)選擇轉服志願役,開啟不一樣的人生。其中陳聖福因為身高高,原先的鍋鏟太短,讓他時常不自覺燒破圍裙,後來單位特別加長他的鍋鏟,問題才有所改善。(蘇仲泓攝)
拿著飯鍋的張隆旭(右)與拿著鍋鏟的陳聖福(左)選擇轉服志願役,開啟不一樣的人生。其中陳聖福因為身高高,原先的鍋鏟太短,讓他時常不自覺燒破圍裙,後來單位特別加長他的鍋鏟,問題才有所改善。(蘇仲泓攝)

張隆旭的同梯,同樣在伙房奮鬥的陳聖福,則在一旁用大鍋炒著空心菜,鍋鏟翻炒的動作非常熟練,展現專業。陳聖福說,當兵前是棒球隊的投手,長時間的投球讓右肩出現狀況,但又不願開刀留下後遺症,便思考人生方向轉變的可能。當兵後,發現自己對團體生活不陌生,新訓時對單位環境、幹部管理都能適應,志願役的薪資待遇也較過去所得高,「這些都堅定我加入軍中的決定。」

陳聖福指出,由於過去曾在熱炒店上班,師傅曾任國宴主廚,對於炒菜、備料要求很嚴,但也累積不少經驗。入伍後,進入伙房學習,學炒3、500人要吃的東西,加上自己身高高,剛開始用的大鏟太短,導致炒菜過程太靠近鍋爐,經常不自覺燒破圍裙,後來特製更長的大鏟,燒破的問題才比較少發生。

20181214-入伍前曾是棒球隊,讓陳聖福對於團體生活並不陌生,但手出狀況後,開始思考人生方向的轉變。圖為陳聖福用鍋鏟炒菜。(蘇仲泓攝)
入伍前曾是棒球隊,讓陳聖福對於團體生活並不陌生,但手出狀況後,開始思考人生方向的轉變。圖為陳聖福用鍋鏟炒菜。(蘇仲泓攝)

從3年到4個月 義務役走入歷史

台灣義務役制度的轉變,從1950年代國民政府播遷來台,為防範中共武力進犯,實施義務役(徵兵制),奠定兵力來源和基礎,其中陸軍役期有2年和3年半(陸一特)的差別,海、空軍及陸戰隊役期則為3年。直到1990年代,役期調整為不分軍種統一以2年方式施行;2000年初,縮短為1年10個月。

2000年8月,首度進行替代役的徵集;從2004年1月到2008年7月,這4年多的過程,役期開始不斷下修,最後停在1年整。役男若在校有修習軍訓課程,累積兵役折抵最多可達1個月,意即服役11個月便可退伍。2013年1月宣布,民國83年1月1日(含)以後出生的役男,僅需接受4個月役期的「軍事訓練役」。

義務役役期幾經更迭,自2008年調整為一年後,迄今入伍人數約78萬餘人。

陸戰隊811梯12月26日最晚退伍 全志願役階段登場

各軍種末代梯次人數分別為陸軍299人、海軍39人、空軍33人、陸戰隊41人,而這最後的412人,入伍時也被網友戲稱,在沒有學弟的情況下,將是「永遠最菜的一群」,令人莞爾。

以各軍種末代梯次入伍日推算退伍日,以陸戰隊811梯的12月26日最晚,代表在沒有任何役期折抵的情況下,義務役將於12月26日正式告終。而義務役退場後,國軍同步進入全志願役組成階段。根據國防部日前表示,明年(108)計畫招募2萬1千餘人,預計後年(109)達成志願役人力90%的目標後,人力撥補採退補平衡方式實施,年度招募需求下修為1萬人。

20181214-除提醒新兵操作要領,葉紹庭在實際投擲時更親自示範,確保大家都能在正確和安全兼顧下完成動作。(蘇仲泓攝)
除提醒新兵操作要領,葉紹庭在實際投擲時更親自示範,確保大家都能在正確和安全兼顧下完成動作。(蘇仲泓攝)

隨著兵役制度轉換和調整,未來仍有包括短役期的軍訓役,以及需服較長役期的志願役新訓持續上演,偌大營區不會一時太過冷清,但軍訓役役期短,而志願役又僅是部分人的選擇,較長役期義務役不僅串聯幾代人共同的記憶,共是一種集體防衛意識的延續。

而隨著社會變遷,最後一梯義務役有人退伍,有人則成為職業軍人,一如過去大家常說的「鐵打的營房、流水的兵」,是每一梯役男的縮影。面對未來,如何有效提升志願役人力的招募,並強化軍訓役對「當兵」這件事情的認知,能夠形成對國家安全、民主自由制度守護的重要戰力,將是兩個非常關鍵,也亟待解決、改善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