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面對中國強權崛起,除了一戰只有投降?

2018-12-16 07:10

? 人氣

筆者與王飛凌教授合影。(圖/作者提供)

筆者與王飛凌教授合影。(圖/作者提供)

2018年即將進入尾聲,八旗文化出版社一連三天在誠品書店信義店舉辦新書發表會。先是在12月10日請到哈佛大學甘迺迪研究院教授,前美國國防部顧問艾利森(Graham Allison)到現場,介紹他的大作,《注定一戰? 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秦漢政體VS西伐利亞體系

艾利森的作品,討論的是崛起的霸權中共與現有的世界霸主美國,是否將注定走上戰爭的道路。因為做為崛起中的強權,中共可能會為了爭奪世界霸主地位而挑起與美國的戰爭。而做為現有的世界霸主,美國同樣也可能會為了自身的優勢地位以武力壓制中共。夾在兩者之間的台灣,又會在這樣的處境下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就成為了艾利森與讀者們討論的重點。

接著在10月12日,旅居美國東岸的華裔學者王飛凌被請到誠品書店,探討他的新書《中華秩序》。他表示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尤其是習近平領導下強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要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承的是維持古代「中華秩序」的「秦漢政體」。在「秦漢政體」的觀念中,只有所謂的「天下觀」而沒有所謂的「國家觀」。

換言之,與以主權還有國界來規定各國統治疆域的「西伐利亞體系」不同,在秦漢政體下的中國人,並不認為世界上有所謂「範圍」的存在,無論是「地理範圍」還是「政治範圍」。因為根據「秦漢政體」的觀念,全「天下」都只能夠接受一個「天子」,也就是皇帝的統治。換言之,只要是存在於「天下」,並且為中國人所知道的領土,都必須要納入「天子」的統治範圍之內。

20181214-王飛凌教授和與談人吳玉山教授對話。(圖/作者提供)
王飛凌教授和與談人吳玉山教授對話。(圖/作者提供)

過去因為科技的缺乏,外加不重視海權的種種因素,中國人出不了以「漢文化」為中心的疆域。只好把這一大塊疆域視為「天下」看待,並為了一統這個「天下」彼此廝殺。看在這些爭奪皇帝大位的諸侯眼中,他們爭的並不只是一個「國家」的領導權,而是在爭奪「天下」,即世界的霸主地位。直到19世紀末,伴隨著「西伐利亞體系」在東亞的興起,「秦漢政體」在中國才走向終結。然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雖然打著「社會主義」與「國際主義」的口號,但是骨子裡追求的仍是恢復「秦漢體系」。甚至中共打著「國際主義」的旗幟,向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各國「輸出革命」的行為,其實也只是對重建「中華秩序」的一種包裝而已。只是因為當年中共國力實在不足,這個企圖心隨著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而走向失敗。

只是中共在經歷了40年的韜光養晦之後,似乎累積到了足以挑戰美國霸權,甚至於一決雌雄的國力。正如艾利森教授在10日的活動上引述已故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先生的話,只要中共有了足夠的國力,他自然就會想要挑戰美國,競爭亞太甚至世界的霸主地位。中共除了致力於累積國力之外,更有在文化與制度上證明自己優越性的使命感。

大日本帝國的傳承者

王飛凌教授的演講結束後,筆者就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詢問了他的意見。那就是發動太平洋戰爭的大日本帝國,是否其實也在試圖恢復「中華秩序」?畢竟如果我們去翻閱同樣是八旗文化出版社翻譯,由「九一八事變」策劃人石原莞爾撰寫的《最終戰爭論》,其實就可以看到日本人發動戰爭的目的,是為了做為東方文化的代表,與西方文化的代表美國一決雌雄。

另外一本由日本右翼理論大師林房雄撰寫,八旗文化出版社引入台灣的「大東亞戰爭肯定論」,則將日本與美國的戰爭推前到1853年「黑船來襲」的歷史,並將之稱之為東方與西方之間的「百年戰爭」。有趣的是,這場「百年戰爭」結束的年份是在1953年,即韓戰停戰的那一年。換言之,林房雄認為在朝鮮戰場上令美軍吃足苦頭的中共,替東方人「打贏」了這場與西方國家之間的對決。

20181214-林志宏教授講解日本人的滿洲情節。(圖/作者提供)
林志宏教授講解日本人的滿洲情節。(圖/作者提供)

在《大東亞戰爭肯定論》中,林房雄明確將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大日本帝國推動「百年戰爭」的繼承者,並認為二戰太平洋戰場上的日本皇軍與韓戰朝鮮戰場上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甚至於後來印度支那戰場上的越南人民軍,都只是在接力打著同一場東方人與西方人的戰爭而已。更何況所謂「大東亞共榮圈」,其實不過是在建立以日本人為主的「天下觀」與朝貢體系而已。

對於筆者的觀點,王飛凌老師二話不說表示同意。因為過往日本弱小的時候曾以「小中華」自居,並將中國這個「大中華」看成「老大哥」。然而在「老大哥」衰弱,且「中華秩序」遭到挑戰的時候,逐漸強大的日本自然就會想要取「老大哥」的地位代之,與西方國家對抗以捍衛天朝體系,或者如王飛凌老師所言的「秦漢政體」。

所以二戰時代的日本,其實遠比我們想的還要推崇傳統中華文化,這是為什麼傳承孫中山先生「大亞洲主義」的汪精衛會選擇與日軍合作的根本原因。如果回頭去看滿洲國、華北政務委員會與汪精衛政權的宣傳,同樣會發現他們比重慶國民政府更加強調「孔孟思想」。雖然這裡提到的「孔孟思想」,不過只是統治者貫徹「法家思想」的包裝。

日本人重建「中華秩序」的野心,遭遇到的最大阻礙不是美國,而是蔣中正領導下的國民政府。只要還有上億中國人繼續在國民政府領導下反抗日本,日本就沒有辦法代表整個「東方文明」去與西方對抗。最後日本也是因為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才在政治上徹頭徹尾的輸給了以美國、中華民國還有大英國協為代表的同盟國。

為此許多日本人,把以蔣中正為代表的抗日國軍視為「不爭氣的弟弟」看待。正是因為把「不爭氣的弟弟」視為「自己人」看待的緣故,所以懲罰才會格外的嚴厲。就如同王飛凌教授所言,中國人在打內戰的時候往往比打擊外敵還要更為殘忍。戰後接受盟軍審判時,松井石根用「哥哥教訓不聽話的弟弟」來形容南京大屠殺的暴行,確實是他的肺腑之言。

泛亞主義再度興起

最後一天,也就是12月13日的演講活動,則是請到中研院副研究員林志宏教授討論由姜尚中、玄武岩兩人合撰的《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強人政治與統制經濟如何影響近代日韓》一書。雖然較前兩次的主題而言,這次更偏向歷史而非政治,且沒有討論「東方」與「西方」的爭霸,但筆者認為其實討論的還是一樣的東西。

本書以岸信介及朴正熙兩位戰後日韓領袖為主角,探討「滿洲經驗」如何幫助他們帶領國家走出戰敗投降與民族分裂的陰霾。滿洲國時代的統制經濟,還有日本軍國主義的極權制度,都為這兩位強人充分運用來建設國家並抵禦共產主義的滲透。更重要的一點,則是作者們還指出了今天的大韓民國,基本上就是以滿洲國為藍圖重新打造出來的一個朝鮮人分裂國家。

不過撇開冷戰時代美國對日韓的援助不說,岸信介與朴正熙又何嘗不是在自己的統治範圍內治理自己的「小中華」呢?可當年日本佔領東北,建立滿洲國的目的可不只是以當個「小中華」就滿足的。正如石原莞爾在「最終戰爭論」裡面提到的那般,滿洲國的目的是要協助日本打一場與美國的「最終戰爭」,讓「中華秩序」重新照耀整個「天下」。

二戰時的滿洲國,固然是日本扶持的魁儡政權,但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多民族國家」。從滿洲國使用的五色旗,我們就可看出這個國家裡面有滿族、漢族、蒙古族、大和族以及朝鮮族的存在。而且至少在表面上,這五個族群在滿洲國境內地位平等(或許大和族比其他四個更平等)。同時滿洲國的軍隊,也是由這五個民族還有一部份流亡東北的俄羅斯人混合編制而成。

從軍事上的角度來看,日本人其實透過滿洲國建立了亞洲近代史上的第一支「泛亞聯軍」。而且這個「泛亞聯軍」還連空中與水上武裝力量都有,並且得到日本人相當程度上的重視。滿洲國軍飛行隊雖不具備空軍的正式稱呼,但卻有為數不少的日本人、中國人與朝鮮人加入,並擔任九七式戰鬥機飛行員。整個二戰打下來,滿洲國軍飛行隊只與空襲東北的美軍B-29轟炸機交手過兩次。

這兩次的交手,基本上是以戰敗收場。然而無法否認的是,當年許多參加過滿洲國軍飛行隊的人,到了戰後又分別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大韓民國空軍、朝鮮人民空軍以及日本航空自衛隊。也就是說,今天的日本、中共還有南北韓的空軍雖然看似彼此對立,但是卻有著共同的歷史淵源。甚至用「親兄弟」,來形容東北亞的這四支飛行部隊都沒有一點問題。

「泛歐洲」與「反亞洲」等概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都廣泛的為納粹德國及日本帝國使用,來抗衡「非歐洲」或者「非亞洲」概念下的美利堅合眾國。最近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提出,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Merkel)支持的歐洲軍概念,相當程度上這套思想的延續。而川普(DonaldTrump)總統當前疏遠亞太盟友的政策,確實已經使日韓兩國向中共大幅靠攏。

身為林房雄欽定的「百年戰爭」繼承者,中共是否將如同往日的大日本帝國,試圖將日本與南北韓,甚至於泰國、寮國的軍事力量結合起來,推動「亞洲軍」的成立呢?若中共真的視自己為「東方文明」的代表,並意圖恢復「中華秩序」的話,成立「亞洲軍」將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對於未來一切中共與日韓兩國的軍事演習,我們都要保持密切的關注。

20181214-今年年底,八旗文化推出了不少好的中國相關讀物。(圖/作者提供)
今年年底,八旗文化推出了不少好的中國相關讀物。(圖/作者提供)

台灣的處境?

若中共真的一心想要恢復「中華秩序」,台灣將毫無意外的成為首當其衝的目標。畢竟無論中共是否真的要一統「天下」,「收復」台灣進而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是維持永久統治的基本條件。越南、日本與南韓或許逃得掉,美國也許壓制得住中共,但是台灣卻絕對沒有辦法不去面對。在如此不利的狀態下,又有哪些選項可供台灣選擇呢?

艾利森教授就坦言,其中一個美國政府可能做出的選擇,就是與中共劃分好兩強在太平洋上的勢力範圍。因為習近平曾經講過,太平洋夠大,可以包容得下美國與中共兩個強權。可是這個勢力範圍無論如何劃分,艾利森教授都表示台灣必將被劃分到中共的勢力範圍之內。若美國的決策者真的做出這樣的讓步,台灣也就只能自求多福。

王飛凌教授則從力量、文化與制度三個方面出發,認為大陸的力量不是美國或者台灣可以輕易控制的,而文化要改變也不可能那麼的迅速。在這樣的情況下,制度的改變就是台灣唯一可以施力的點了。假若能夠在中共崛起的過程中,於制度上將其演變為能夠與西方國家相互接納的民主強權,就很有可能避免一場不必要的戰火。

否則如果任中共持續一條路走到黑,或許最後台灣甚至美國也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就是與中共全面開戰,直到打到一方勝利為止。另外一條就是乾脆向中共投降,然後大家都生活到《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的世界裡。假若要推動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那麼中華民國的存在就萬分重要,因為中國5,000年歷史上,人們只有在中華民國體制下享受到自由民主的生活。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