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無智名,無勇功——無主席兵法

2018-12-05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仍然是「無主席」,對於2020年大選仍然口風超緊,跳針式的「黨會有公平機制」:非但不帶任何「企圖心」,也不偏袒任何已表態/未表態的「逐鹿者」。但這就是吳敦義的「無主席兵法」。(甘岱民攝)

作者認為,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仍然是「無主席」,對於2020年大選仍然口風超緊,跳針式的「黨會有公平機制」:非但不帶任何「企圖心」,也不偏袒任何已表態/未表態的「逐鹿者」。但這就是吳敦義的「無主席兵法」。(甘岱民攝)

選舉結束一個多星期了,經過選戰的洗盪,之前兩位大「神」已經不再被稱為神,同時消失的是另一個稱號「無主席」——選戰過程中被說成「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弱勢的黨主席」的吳敦義,在國民黨贏得空前勝利之後,媒體自然不好意思再用這個帶有嘲諷意味的稱號。

然而,吳主席仍然是「無主席」,對於2020年大選仍然口風超緊,跳針式的「黨會有公平機制」:非但不帶任何「企圖心」,也不偏袒任何已表態/未表態的「逐鹿者」。但這就是吳敦義的「無主席兵法」,簡單說,他因此而能主導往後的總統選舉提名大勢。

這在《孫子兵法‧形》有云:善戰者之勝也,無奇勝,無智名,無勇功。(部分版本無「無奇勝」)而「無主席」的定位,其實是《易‧乾》卦辭:「見群龍無首,吉」的應用。

「群龍無首」為什麼吉?因為國民黨已經不再是從前的國民黨。

20181128-國民黨中常會,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發表談話。(甘岱民攝)
「『忍』只是吳敦義被嘲為無主席的外在原因,如果沒有實際有效的作為,仍然不足以獲致如此大勝。」(甘岱民攝)

從前的國民黨是列寧式政黨,以黨領政/以黨領軍,黨政軍三位一體而以黨為首,黨的領袖「號令天下,莫敢不從」,也就是「龍頭」領軍/黨的經費做「桶箍」/眾人搖旗吶喊的打法(一直到李登輝登都是)。可是經歷兩次政黨輪替,再加上這兩年的「東廠」追殺,已經不是「今非昔比」足以形容,根本就是苟延殘喘(箇中玄機甚多,但是另一個題目,不贅)。一言以蔽之,沒有人、沒有錢,卻多得是「太陽」指點江山,這樣的國民黨主席哪還有條件「號令天下,莫敢不從」,更沒有條件當「桶箍」。那,這場全面性的選戰要怎麼打?

大家印象中的吳敦義,口舌上從不讓人,可是從今年過完以後,據接近他的朋友形容「沒聽他跟人爭辯過」——一個從大學辯論比賽就不肯讓人的人,能夠忍耐10個月不跟人抬槓,可以略窺他內心之煎熬。而「有所忍,必有所待」,現在大家都看到他「所待」成真。

但是,「忍」只是他被嘲為無主席的外在原因,如果沒有實際有效的作為,仍然不足以獲致如此大勝。這就是前述「群龍無首」的運用有關了:國民黨雖然家道中落,可是幾個A咖仍然懷抱總統夢,心裡想的/口上講的總是「2018是2020的前哨戰」,每個人(A咖)都想「這次贏了,下次就該我上場了」,然後兩手抱胸等著黨主席帶頭衝鋒。當然,這樣子是沒辦法打贏的,更明白點說,縱使有韓流,甚至六都皆人氣炸場,大勝的成果也輪不到「太陽們」來享用——好比楚漢爭霸,滅秦的是劉邦、項羽,楚懷王無論如何輪不到。而吳敦義不考慮跟以前的黨主席那樣帶頭衝鋒,也沒有要號令天下,他刻意低調的結果,幾位有全國性影響力的大老只好出來拋頭露面,他們能夠動員的老關係都動員了——這個現象被分析家稱為「地方派系動員的極致」,是但也不是,如果國民黨在執政時都無法極致動員,豈可能在土崩瓦解之後超越從前?地方派系的動員極其「耗油」,而今天的國民黨面臨「油荒」已久,不是嗎?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