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希臘公投結果 開啟退歐之路與全新的未知風險

2015-07-06 11:09

? 人氣

希臘全民公投結果出爐,多數選民反對國際債權方的紓困方案。(美聯社)

希臘全民公投結果出爐,多數選民反對國際債權方的紓困方案。(美聯社)

針對債權國提出的撙節方案,希臘舉辦全民公投,結果不出所料:希臘人民大聲的說:不!這一聲「不」,開啟希臘退歐之路,也讓從希臘到歐洲、乃至全球,陷入一個全新、未知風險。

希臘公投拒絕撙節條件後,球算是回到債權國手上,債權國有2個選擇,1個是退讓,依希臘所願修改援助條件之後,還是撥款給希臘,避免希臘最後走上退歐之路,以避免歐洲與全球的金融震盪,及歐元區的解體。但衡諸現實,債權國恐怕不易作到這點,一來這次退讓,未來可能就讓希臘予取予求;二來可能引發道德風險,其後患無窮;三來各國政府難以面對國內的社會、政治壓力。

另一個選擇當然就是堅持立場,不放鬆紓困條件、甚至不再給希臘援助金─從先前債權國的談話看,債權國很可能不會退讓、甚至不跟齊普拉斯的政府談判。這是一條充滿未知與風險之路。希臘違約,債權國不再給予紓困金後,雖然未必就一定退出歐元區,但確實是已走上退歐之路,而類似事件從來沒有發生過,不論是債權國、IMF(國際貨幣基金)、ECB(歐洲央行)及金融市場,都無法確切掌握及評估其可能引發的牽連與波動。

對希臘而言,毫無疑問這是一場經濟與社會的大災難,希臘經濟與金融必然受重創,而且在5-10年內難有起色。對歐洲而言,5年前,歐美各大銀行對希臘的貸款超過3000億,現在剩下400多億,因此影響程度較過去小;雖然對金融市場可能會有短暫的緊縮效應,但只要ECB挹注流動性支撐,應該可控制其負面效應。

至於如果希臘一旦退出歐元區,是否會造成「骨牌效應」的憂心,現階段是看不到;因為5年前全部出現主權債信危機的「歐豬五國」,除了希臘以外,其餘國家都已脫離紓困,經濟亦有正成長,再被拖下水,甚至到要「跟進脫歐」的機率不高,這點倒還不必擔心。

不過,歐洲金融市場震盪恐怕難免。雖然先前希臘宣布公投後,全球股市曾全面重挫一日來反應利空,之後就恢復正常漲跌,似乎顯示市場已有心理準備,也不認為希臘事件能真正嚴重衝擊全歐。但真正發生時,反應是否仍能如此平穩,仍待觀察。

一般投資人面對風險與不確定性,第一反應必然是賣股、縮手、退場觀望,跌多了融資賣壓又來,資產縮水後必然產生變現壓力,拋股求現壓力也到,因此股市震盪下跌很難避免。這時就要看主管單位的應變能力了。但只要各國政府、央行及ECB如果能快速又有魄力的提供市場支撐,不要演變成市場信心全面潰敗,即使股市下跌2成進入「空頭市場」,還是不會釀成鉅災。這也是IMF及大部份債權國的評估都認為「損害可控」的原因。只要歐洲金融市場的震盪受到控制,傳遞到全球市場的影響也可減弱。

但必須注意的是,希臘違約脫歐,畢竟是一件「黑天鵝事件」,過去從未碰過,現在的模型與預估是否已涵蓋全面的影響,是否忽略那些重要影響,仍有待時間驗證。別忘了,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前,沒有人想到過美國的次貸風暴會以這種方式、如此鋪天蓋地的衝擊全球經濟,造成接近大蕭條邊緣的緊縮。

當然,換個角度看,全球既然能因應遠比希臘事件嚴重數十倍的金融海嘯,加上已有相當的經驗,希臘危機應可在全球央行協力下化解,不致於釀成鉅災。

對台灣而言,金管會說台灣銀行界在希臘曝險只有數百萬美元,所以影響不大。這話是對,也是不對。直接對台灣銀行體系的影響當然微乎其微,小到幾乎可以完全忽略,但間接衝擊才是可怕。希臘事件如摧毀歐洲經濟微弱的復甦火苗,造成歐洲與全球金融市場的動盪,在全球化深化、所有金融市場彼此密切關連的今日,台灣絕對無法置身事外。

真正註定要承受最大痛苦與災難者,應該是希臘。希臘政府違約破產後,不可能從金融市場借到資金;而原本就逃稅嚴重的希臘,在經濟進入混亂蕭條後,稅收只會減不會增,這次不僅公務員薪資、退休養老金可能發不出─即使發放也一定大打折扣─同時也無力從事任何建設;在經濟恢復穩定前,也不再會有新的投資。而齊普拉斯宣稱公投拒絕紓困條件,能讓希臘政府談判時占更有利位置,大概是吹牛居多,希臘能否再從債權國處,以更寬鬆條件取得紓困金,實在讓人懷疑。

如果希臘要繼續用歐元,但可能面臨無法取得足夠歐元的窘境,而且也無法以貶值恢復經濟元氣。如果不用歐元,希臘政府要重新發行自己的貨幣,但外資評估希臘政府沒有能力作到此事─希臘社會的經濟交易行為可能受到重創。金融體系則因為存款外逃,原本倚賴ECB的緊急流動性支撐不再,銀行可能倒閉,甚至金融體系可能崩潰。最慘的情況是希臘經濟成為廢墟,希臘必須設法從廢墟中重建經濟。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