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理國際債務 但希臘人不能一天不喝Freddo

2015-07-05 17:32

? 人氣

希臘的咖啡館。(美聯社)

希臘的咖啡館。(美聯社)

希臘5日舉行全民公投,決定是否接受國際債權人的提案,要求希臘政府繼續執行減少支出與增稅的撙節措施,以解決希臘的債務問題。

4日晚間,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聲嘶力竭的向希臘人民宣傳,盼望藉由公投結果,向國際債權人的撙節方案說不,許多希臘家庭也為此議題鬧革命。但是,希臘人唯一有共識的,就是氣定神閒的坐在咖啡館裡,喝著freddo。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4日晚間聲嘶力竭的演說。(美聯社)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4日晚間聲嘶力竭的演說。(美聯社)

生活必需品:freddo

2010年,希臘爆發首次歐債危機,全國上下嚴格實行當時德國所開出的低開支高稅率的撙節政策至今,希臘人的生活受到衝擊,面對直直落的薪資與退休金,希臘的物價與失業率卻一再飆高。

延伸閱讀:《7張卡解析希臘債務與歐洲整合危機

儘管如此,勒緊褲帶的希臘人還是不忘每天從日常開銷中,努力「擠出」4.5歐元(約新台幣150元)前往咖啡館喝上一杯冰鎮過的義式濃縮咖啡(espresso),或稱freddo。這款咖啡比起一般傳統咖啡要價更高,但仍每天供不應求。

希臘人喝咖啡的傳統由來已久,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德軍打亂了希臘人的所有日常生活,更讓咖啡的供給路線被迫截斷。希臘人苦於沒有咖啡可以喝,想出了研磨鷹嘴豆(chickpea)或其他味道類似的種子來代替,可見雅典諸神後裔遺族對於咖啡的愛好。

 

 

咖啡與歐元區

現年34歲的卡尼洛斯(Kleanthis Kanellos)擔任Old Flo咖啡館的經理,他在客滿的咖啡館中接受《路透》(Reuters)訪問時表示,希臘人可以為了任何日用品節省,「但咖啡不能省,所以(咖啡館的)客源很穩定」。

目前,freddo是希臘咖啡消費市場的寵兒,但是價格較低(2歐元)的傳統咖啡又悄悄的攻佔希臘人民的心。

因為在希臘境內銀行被迫關閉5天,以及希臘政府宣布緊縮資本流動之後,希臘政府要求人民以公投增強政府談判立場的政策,看在希臘人眼裡,百感交集。

由於希臘仰賴進口咖啡,一旦退出歐元區,對於希臘的咖啡供輸立即產生影響,卡尼洛斯直言,「這樣會讓咖啡的成本大幅升高,希臘人不願意這種事發生」。

思考要靠咖啡

Old Flo咖啡館裡一名45歲的工人馬可斯(Markos Efthimopoulos)分析,考量到喝咖啡的成本,希臘人當然不願意再執行撙節政策,但如果希臘拒絕,又會影響咖啡的進口,「可是我們需要咖啡來幫助思考」,一語道破了希臘人的矛盾心理。

一旁現年76歲的左朵兒(Christina Zoidou)平靜的說,「這麼至關重要的事,希臘人還是習慣以咖啡來衡量一切」。

銀行外寫著「OXI」(不)。(美聯社)
銀行外寫著「OXI」(不)。(美聯社)

5日的這場公投已讓希臘人民幾近分裂,根據統計,仍有10%的受訪希臘民眾不願表態。在走出公投投票所後,希臘人仍舊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會讓他們荷包裡的現金增多,抑或,希臘面臨執政變局。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無論這場公投的結果為何,希臘人還是會天天回到熟悉的咖啡館,點上一杯熟悉的freddo,思考他們的決定。

希臘5日舉行公投。(美聯社)
希臘5日舉行公投。(美聯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