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過後 希臘與歐元區的三條道路

2015-07-02 16:28

? 人氣

希臘債務。(美聯社)

希臘債務。(美聯社)

希臘在確定違約倒債後,已成為史上第一個無法償還IMF貸款的已開發經濟體。隨著5日的公投投票逼近,全球皆在觀望公投結果,將如何左右著希臘和歐元區的命運。雖然不論結果如何,希臘都勢必要經歷不短的陣痛期,但對歐元區甚或全球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影響,《華爾街日報》列舉出經濟學家和分析師為此預想的三種可能發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第一條路:投下贊成票並以極慢的速度重回經濟正軌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美聯社)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美聯社)

希臘將接受債權人開出的紓困條件,得以留在歐元區,然而希臘先前為防資金外逃而實施資本管制,雖然這種經濟戒嚴阻止了銀行體系的崩潰,但卻會因為民間消費的大量削減及外國投資受限,經濟難以迅速復甦。

牛津經濟研究中心的主管史登(Gabriel Sterne)為受批評的資本管制解套,「希臘若脫離歐元區,民眾的銀行存款將可能將從歐元變成舊貨幣德拉馬克(Drachma),且會大幅貶值造成嚴重通膨,為防止這種預期心理造成民眾恐慌提款,而造成社會動亂,希臘實施資本管制實屬合理,最終一切將回到正常。」

在違約之後,希臘30日晚間呈遞歐元集團最新的改革方案,願意有條件接受債權人們提出的要求,但另一方面,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 Tsipras)卻對希臘人民喊話,必須在公投時投下「不同意」票,反反覆覆的說詞使得歐元區各國拒絕了希臘新的提案,由此舉看來,希臘似乎在做最後掙扎,但更可能只是一種政治算計,藉以煽動人民支持政府的立場。

皮特森國際經濟研究院的資深研究員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說道,「希臘現任總理齊普拉斯與國際債權人漫長的談判皆無疾而終,使希臘仍然原地踏步,深陷於經濟緊縮的窘境當中,民眾為此感到不滿,齊普拉斯可能因此下台。」

柯克加德補充,「希臘目前最有前景的道路,仍然是接受債權人的要求,通過公投;未來,希臘的資本管制有可能擴大,但公投通過後將可能催生新的政府內閣和債權人談判,雖然無可避免的得忍受艱困的撙節措施,但卻能獲得歐盟執委會和歐洲央行充分的援助,擺脫緊縮衰退。」

第二條路:投下贊成票,但退出歐元區。

歐洲領導人對希臘的反覆無常甚為感冒,圖為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美聯社)
歐洲領導人對希臘的反覆無常甚為感冒,圖為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美聯社)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的資深成員卡恩(Robert Kahn)表示,「即使希臘通過7月5日的公投,但也不確定未來其能否接受簽訂新的議約,畢竟,這個國家已經在談判桌上多次拒絕協議,而債權人可能傾向於開出相同條件,即使希臘接受,新的紓困議約仍得通過歐元區各國立法機關長時間的審議,實質提升了政治上的障礙。」

史登進一步分析,「希臘將可能被邊緣化,且因為恐慌而對歐元有大量需求,此時歐洲央行可能會考慮採取定額配給,限制給希臘的歐元數目,一旦此事成真,希臘央行會承受極大壓力推行替代貨幣,退出歐元區將成事實。」

第三條路:投下不同意票,退出歐元區

希臘民眾拉著寫上希臘文OXI(不)的抗議布條,堅決反對國際債權人提出的撙節方案。(美聯社)
希臘民眾拉著寫上希臘文OXI(不)的抗議布條,反對國際債權人提出的撙節方案。(美聯社)

雖然一些經濟學家認為退出歐元區,對希臘來說或許才是解脫,因為能自行印製鈔票,施行寬鬆的貨幣政策以刺激經濟復甦;但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認為這有著未知的危險,因為歷史上,尚未有國家退出共同貨幣體系,採用自己的新貨幣的先例。

柯克加德認為,「希臘退出歐元區造成的影響勢必相當劇烈,希臘的銀行體系或許會無法承受流通貨幣的快速轉變而崩潰,且希臘將會失去歐元區的優勢─擁有世界最緊密的經濟和財政同盟關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