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所謂的「空心蔡」,真的錯了嗎?

蔡英文主席民進黨第二次執政縣市首長會議。(余志偉攝)

蔡英文主席民進黨第二次執政縣市首長會議。(余志偉攝)

藍軍支持者很喜歡批評蔡英文對於議題的立場不明確,沒有主見,像是廢死議題、兩岸政策到最新的同性婚姻,她都說了「需要社會溝通尋求共識」之類的話,讓人覺得她在打迷糊仗,不敢表現真意,給了她「空心蔡」的名號。然而她這麼說,真的錯了嗎?

拿兩岸政策為例吧,她的「維持現狀論」可是讓藍軍見獵心喜,宣稱她的主張跟國民黨根本毫無二致,或者是想台獨也不敢說出口等等。但是批評者在急著批判之前,有沒有想過蔡英文是以什麼樣的身分提出這個主張?是以一個民主法治國家的總統候選人身分,一任任期只有四年的總統候選人。這顯示了兩件事,第一,這是一個民主國家。第二,任期只有四年。對於民主素養不足的人而言,大概不曉得這代表什麼吧。

就算蔡英文內心是支持台獨好了,不代表她作為總統她的兩岸政策就要是台獨,這個邏輯很好理解吧?一個八歲小孩說他的夢想是成為科學家,你會要求他馬上進入大學開始學習?知道癥結點在哪了吧?現實因素必須要考量,前置的準備工作必須要做好啊。回到前面說到的兩件事,第一,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國家未來的走向,本來就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再來,一任總統不過四年,她也不應該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冒然挑戰國際關係。重要的是,台灣人的共識到底是什麼?這點才是大家應該要關心的,所以她才說需要社會的溝通與討論。 但對於習慣被統治的台灣人而言,只在乎政客搬出什麼牛肉,而不知道民主所代表的是更深的意涵,著實可惜。

有一句俗諺說得很好:「人們只有在投票日那天才有機會參與民主。」當人民對於政治的參與除了投票沒有別的,那這還算是民主嗎? 以為凡事用多數決決定就叫做民主的人,根本分不清楚民粹與民主的差別。現代民主政治成熟的國家,講求的應該是審議式民主,必須努力建立公民的素養,讓公民有能力參與政治的溝通、討論,在對議題有足夠的了解下才去進行表決,這樣才能真正展現公民的意志。而回頭看看我們後威權主義下的台灣,人民除了投票以外,真的什麼都不會了。認為政治人物應該負起所有的責任,任何事都由她們為我們決定,完全忽略了民主的本質。

選舉制度的一個盲點就是,我們只能選人,無法選政策。所以雖然我們不是完全同意某一個候選人的政見,但是當我們讓她當選時,等於形式上我們支持了她所有政見。這就是只有投票的不足之處啊,所以民主國家才應該努力讓人民有更多機會參與政策的討論。尤其國家未來走向這種大事,更不可以只讓少數政客來決定。所以我要問問那些批評蔡英文的人,你們是在選總統還是選皇帝?

蔡英文所主張的,其實與行政學中最新進的審議式民主概念即為契合,應該要建立公民溝通的平台來促進共識的達成。但是只習慣投票不習慣讓自己有更多參與政治機會的台灣人,反而覺得她沒有擔當,說來真是諷刺。究竟是對於民主根本不夠了解,還是所期待的民主就只有如此而已呢?

蔡英文這樣的主張不只沒有錯,反而更貼近民主的本質。她若會錯就是她只有說,而不真的去做。舉一個例子大家馬上就懂了,馬總統常常說的「依法行政」。「依法行政」是現代法治國家權力分立制衡下的重要原則,其實也就是柯P所謂「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的文言文版。「依法行政」這句話本身不只完全沒錯,還是很重要的價值,但是為什麼反而變成推卸責任的象徵? 就是因為馬總統雖然說了,但沒有做到。但仍然改變不了,那句話本身是正確的這個事實。

所以,蔡英文主張「參與式民主」,不只沒錯,觀念還非常正確。如果她以後根本沒有朝這個方向努力,那才真的錯慘了。但是,以目前而言,卻有些人連這樣的價值都無法認同,可見台灣的公民教育有多落後。不過這也不奇怪,畢竟,過去是黨國威權的時代,民主化也不過20多年,而當我們現在在討論教育時,沒什麼心力放在公民的養成,反而只在乎國家領土、中國正統之類的問題時,人民的民主法治素養無法提升,只能說是必然之事。

對於民主政治,台灣人需要學的還有太多了。

*作者中正大學法律系畢業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