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無感斷交」的無言結局

2018-08-22 07:2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21日於外交部宣布與薩爾瓦多斷交後,發表重要談話,行政院長賴清德陪同出席。(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21日於外交部宣布與薩爾瓦多斷交後,發表重要談話,行政院長賴清德陪同出席。(顏麟宇攝)

儘管不能說意外,却還是來得太快,蔡英文總統「同慶之旅」才返國,薩爾瓦多隨即宣布與台灣斷交,這是蔡英文總統主政兩年以來,斷交的第五國,也是最近四個月斷交的第三國,讓中華民國的邦交國下滑到十七國,這個數字,當然是「歷史新低」,但還在持續向下探底。

台灣邦交國,成了中美角力的另一個戰場

當蔡英文總統循例出面發表「重要談話」,強調「今天中國的要求以及所作所為,都已經超過台灣各主要政黨的底線。此時此刻,不是我們相互比較兩岸政策的時候,而是要團結一致,合力守住主權的共同底線」的時候,不能不遺憾地告訴蔡總統,你口中的團結來得太遲,甚至沒有行動;而你不肯比較的兩岸政策,却可能帶給台灣無以逆轉的危局─中國國力崛起,他們吞下去的邦交國不會再吐出來,台灣可預見的未來─即使政黨再輪替─邦交國的數字只會更少,當歷史的進程以不可操諸於己的方向啓動,蔡總統即使所歸責於中共的打壓、在野黨不同立場的分化,都不能迴避一個現實:因為你不肯比較的兩岸政策,加速了這個進程。

更遺憾的是,斷交事件如此「密集」發生,除了朝野政客的盍各言爾志,國民已然相對無感,十八國與十七國,似乎沒有太大意義,當年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舉國還有「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底氣,如今這個「底氣」成了調侃之詞,除了調侃還能如何?不論是乾脆台獨、或者只要抱緊美國一國之大腿足矣,都是無力扭轉局面後的無奈嘲諷,而且,不論何種論調,基本上於維繫邦交國都無實質助益。

北京是否懲罰蔡政府?不能說不是,但是,兩年來蔡政府國安團隊如果還有點用處,應該可以體會北京出手的目標,已經不再是台灣而已,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已經成為中美比腕力的競賽場,偏偏美國可以給我們《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就是不能為台灣維持邦交國的數字。

2018年8月21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同薩爾瓦多共和國外長卡斯塔內達在北京舉行會談並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薩爾瓦多共和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AP)
2018年8月21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同薩爾瓦多共和國外長卡斯塔內達在北京舉行會談並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薩爾瓦多共和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AP)

打壓反而添彩,北京心裡根本沒選情

北京是否為影響年底選舉?不能說不是,但自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以來,歷次選舉北京不論出口或出手,對台灣的選舉結果能發揮的都是反作用力,北京再蠢豈會不知選前打壓執政黨,未必能收打壓之效,還可激起民憤,助民進黨、蔡英文一臂之力;就像「同慶之旅」若無「85度C風波」,蔡英文所到之處不是行禮如儀,就是水波不興,拜一杯咖啡之賜,本來民進黨還準備公布蔡總統出訪民調為其添彩,却被斷交事件打斷, 真光彩也不是能打斷的,問題就在於總統出訪當然支持,但也沒特殊的光榮感,畢竟自前總統李登輝以水降,歷任總統都以出訪為己任;斷交的挫敗感也在一斷再斷後消磨殆盡,因為中共對中華民國國際空間的擠壓無一日無之。

馬政府以九二共識為台灣爭取國際呼吸的空間,招來的是民進黨的訕笑和譏評;如今易黨執政,蔡政府能走出不一樣的路,國人自當樂觀其成,兩年實證,走出去就打回來,連斷五國之後,蔡英文終於想到呼籲朝野主要政黨「合力守住主權的共同底線」,她口中的「這個國家」終於替換成「中華民國(台灣)」,對比布吉納法索斷交時的四問在野黨,「這兩年政府在處理兩岸關係上,有沒有捍衛臺灣的尊嚴?有沒有捍衛臺灣人民的安全?有沒有堅持臺灣的主權?有沒有堅持不挑釁的原則?」這一回,蔡英文客氣多了,不過,套用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話,「買一杯(85度C咖啡)可以,但重要的還是根本問題要解決。」

2017年1月13日,蔡英文總統訪問薩爾瓦多,與薩國總統桑契斯(Salvador Sánchez Cerén)進行雙邊會晤(總統府)
去年初蔡英文總統訪問薩爾瓦多,與薩國總統桑契斯(Salvador Sánchez Cerén)進行雙邊會晤(總統府);今年8月 21日,薩爾瓦多宣布與台灣斷交。

國際空間與兩岸關係息息相關,豈能視而不見?

蔡英文的「不姑息」講話、外交部的遺憾、陸委會的強烈抗議,都只是一天的新聞稿,兩岸僵局不解,台灣的行走國際的空氣只會愈來愈稀薄,馬政府爭取的八年時間和空間,蔡政府兩年耗盡,已經被擠壓的空間要再放鬆放寬更不容易,這個難題的確不再只是蔡英文、民進黨的難題,這個燙手山芋只會一棒一棒傳下去,而且,愈來愈燙,無藍綠之別,該怎麼辦?蔡英文應該想想,為什麼馬英九能,她不能?為什麼柯文哲可以,她不可以?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

一九八三年,羅大佑以吳濁流小說名字《亞細亞的孤兒》,創造了一首歌曲,隱喻中美斷交下的台灣人,三十五年過去,這首直寫當下預示未來的歌少有人再傳唱,而台灣處境遠比三十五年前更艱險,中華民國快成為「棄詞」,斷交五國才再讓蔡英文總統拿回來當「最大公約數」,只是她曾經承諾的「維持現狀」其實已經悄然改變,只怕「團結」來得太遲,台灣轉一圈,又回到過去,而我們能掌握的籌碼却已流失太多。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