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走出債務危機》苦熬8年終於出頭天?雅典銀飾店老闆吐苦水:我看不到希望!

2018-08-21 18:30

? 人氣

希臘雅典居民克里雅比表示看不見未來的希望(美聯社)

希臘雅典居民克里雅比表示看不見未來的希望(美聯社)

希臘從2010年爆發債務危機以來,仰賴歐盟、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紓困計畫度日,被迫實施嚴苛的撙節措施,民怨沸騰。希臘人苦熬8年後,歐元區紓困基金「歐洲穩定機制」20日宣布,希臘紓困計畫正式劃下句點,這意味著希臘財政步入自主,並可向國際金融市場自由借貸。然而,儘管紓困計畫結束,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縮水的薪資、高漲的稅率讓希臘人愁眉深鎖,首都雅典一間銀鋪的老闆便直言「看不見希望」。

希臘人:看不見希望

希臘首都雅典居民克里雅比(Paraskevi Kolliabi)靠著領過世老伴的退休俸生活,她兒子帕納約帝斯(Panagiotis)在雅典老城的主要購物區蒙納斯提拉奇(Monastiraki)經營銀飾店,克里雅比平常就在店裡幫忙。

62歲的克里雅比接受《美聯社》(The Associated Press)訪問時大吐苦水:「自從債務危機開始,我的退休金縮水3成,我這輩子從未碰過像過去2年那種經濟困難時期,有時整天都沒有任何顧客上門。我可以想像,自己在未來幾年都沒有任何希望,一切看起來毫無希望。」

2017年6月,希臘靠養老金過活的老人上街抗議嚴厲的撙節措施(美聯社)
2017年6月,希臘靠養老金過活的老人上街抗議嚴厲的撙節措施(美聯社)

歐債危機爆發前,希臘中產階級人數快速增加,興盛的消費活動促進經濟成長。然而,債務危機爆發後,深受衝擊的中產階級被稅金與房貸壓得喘不過氣,勒緊褲帶過日子,消費能力大減。克里雅比說:「我看見的是有錢人變得越來越有錢,窮人變得越來越窮,我們過去服務中產階級,現在中產階級死氣沉沉,他們入不敷出。」

帕納約帝斯說自己超過6成收入都上繳國家,那扼殺了他開拓業務的雄心壯志:「8月20日後的前景並不好,我不可能投資……擴展生意。」

2018年8月17日,希臘雅典觀光區的大批遊客(美聯社)
2018年8月17日,希臘雅典觀光區的大批遊客(美聯社)

希臘債務危機後,觀光業是少數蓬勃發展的產業,貢獻希臘2成GDP,預計今年將有3200萬名遊客造訪希臘,創下紀錄。然而,希臘人卻發現在國內旅遊變得越來越貴,觀光客讓短期住宿需求增加,首都雅典住宅區的租金高漲,許多當地人租不起房子。

揮別紓困 未來充滿挑戰

希臘從2010年爆發債務危機至今,一直仰賴歐盟、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IMF)成立的歐元區紓困基金「歐洲穩定機制」(ESM),借入逾2660億歐元(約新台幣9.5兆元),為全球金融史上最大紓困計畫。

歐洲穩定機制主席森特諾(Mário Centeno)20日宣布,希臘第3輪紓困計畫、也是最後一次紓困計畫正式結束,並且不會再有後續紓困計畫。他提醒希臘目前的最大挑戰是打造足以支撐社會政策的強健經濟,並指出「在這個新階段,重要的是避免犯下從前的錯誤,所有的替代方案必須經過仔細檢視再實施」。從歐債危機爆發以來,希臘是最後終止紓困計畫的國家,葡萄牙、愛爾蘭、西班牙都已揮別紓困歲月,恢復正常。

2015年6月,希臘當局施資本管制,許多民眾在ATM前大排長龍,等著領錢。
2015年6月,希臘當局施資本管制,許多民眾在ATM前大排長龍,等著領錢。

這場債務危機導致希臘經濟規模縮小4分之1,經過8年嚴苛的撙節措施,希臘經再度溫和成長,國家財政改善,出口增加,原本高達28%的失業率也降低了。然而,希臘的失業率仍達20%,實際獲得國家福利的人少之又少,薪資報酬過低成為常態,平均薪資縮水逾3分之1,課徵的稅額卻節節高漲,導致憂鬱症廣為流行,自殺率上升,無數專業人士離開希臘到國外謀生。

此外,為了改革財政,未來40年,希臘當局每一年都得設法轉虧為盈,將錢花在刀口上,確保經濟繼續成長。希臘執政黨「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官員扎哈里亞迪斯(Costas Zahariadis):「我們並未打算舉行派對,我們認為我們不該慶祝,彷彿絕大多數的希臘社會沒有嚴重的財政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