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蔡政府應積極提出台灣多數接受的兩岸論述

2018-07-16 07:00

? 人氣

蔡政府就任迄今兩岸關係停滯,且有倒退疑慮。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民進黨中常會。(甘岱民攝)

蔡政府就任迄今兩岸關係停滯,且有倒退疑慮。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民進黨中常會。(甘岱民攝)

近來大陸涉台知名資深學者紛紛拋出現階段兩岸關係各項設想方案,特別在此時此刻,隨著中美關係競爭日趨激烈,台美關係進展足以影響兩岸關係之際,這些學者提出論點,實值得我們深究。我們更關心的是蔡政府是否擁有臺灣大多數支持的兩岸論述?在兩岸關係上台灣不能永遠消極因應而必須積極設想。

首先,大陸涉台資深學者黃嘉樹教授日前提出新的兩岸統合概念,他認為兩岸處在「半統一」狀態,主權的所有權和行使權被分割,兩岸政治體系屬於「1+X(X<1)」,或簡稱「1.6政府」,台灣形獨實難獨,兩岸未統而趨統,面對台灣的「民主割據」,大陸已走出一條超越傳統「招安型」的「融合型」統一。他更提到台灣問題的解決需要面對「三整合」與「一處理」,即政權整合、國際整合、社會整合及處理台獨問題。並且說明兩岸處於「半統一(半分裂)」狀態,這個「半」不是數量一半,而是一種共時共存,強調的不是完成時,而是一個過渡的、必須結束的不正常狀態,在中國歷史上這種半統一狀態並不罕見。更重要的是,台獨不能容忍,1是代表大陸當局,X代表台灣當局,這當中代表著主權的所有權和使用權被分割,故倘若X=1,則意味著台獨。

其次,大陸涉台法律學者王英津教授日前在一場研討會中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模式,這種複合式一國兩制台灣模式既能體現一個中國原則,又能兼顧兩岸對等,同時還在整體上不改變中國大陸單一制國家結構形式的一國兩制台灣模式構想,借鑒和吸收聯邦制的某些經驗和做法,這種模式實行高度自治,承認或認可台灣方面目前正在掌握和運用的權力是其2300萬人民所固有的本源性權力(即主權行使權)。在此基礎上,兩岸通過協商,台灣方面向北京當局交還一部分能體現國家統一的主權行使權(如外交權等),其餘未交還的部分由台灣方面作為剩餘權力。兩岸當局是一種中央與准中央關係,一是能給予台灣一定程度的對等地位,一是體現一個中國原則,並且一個中國不是一個虛化了的歷史、地理、文化、血緣上的理念國家,而是一個擁有實體性制度架構的主權國家。 

面對兩位資深學者提出的概念,我們必須充分的理解及認識,而後再予以討論,讓兩位資深學者充分提出想法後,既不贊成、也不反對、更不打斷他們充分闡述的機會,這才是真正的民主,保留讓對方完整陳述的空間,針對兩位資深教授的論點進行對話才有學術研究上的意義與價值。

涉台學者黃嘉樹。(中評社)
涉台學者黃嘉樹。(中評社)

兩位教授所主張的內容,是在兩岸現在所處的基礎上探討,有一定的大陸接受空間存在,反對台獨是兩位學者的共識,黃嘉樹老師的X不能等於1,王英津老師的准中央關係,都充分說明大陸當局不可能接受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兩位學者某種程度都保留對台灣的善意性。

兩位教授的主張對台灣都保有一定的彈性,所謂的彈性是建立在兩岸談判協商的基礎上,也就是頂層設計,要習當局與蔡政府拍板才說的算,如果有蔡習會,這或許就是此議題對話的契機。

筆者認為,現階段在兩岸關係缺乏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短期內要突破有難度,不要有突發衝突就已是萬幸;但台灣方面不能只是消極的不要什麼,而必須要積極的凝聚台灣多數民眾的意願表達要什麼,筆者曾提出一中兩制的選項,所謂的一中就是兩岸一中,在政治上就是九二共識中的兩岸一中;在文化上的一中便是中華民族,也就是兩岸同屬中華民族,無論是政治層面或是文化層面,兩岸合情合理的安排都是一中。所謂的兩制,不只是指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而是兩制的融合發展,是兩岸踐行的三民主義。

平心而論,台灣具有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制度成分在各項規範的具體安排中;大陸是新時代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但亦有資本主義開放的色彩,因此兩岸在兩制中不只是各自實施各自的制度,而是兩制的制度融合發展,達到真正的制度融合。

筆者認為一中兩制符合一國兩制,也符合一國兩區,既規避政治主權憲法上的爭議,也保留了模糊的空間,一中兩制有別於港澳的一國兩制,又不違反一中原則及一中精神。筆者認為大陸當局最後終局安排可能是介於大陸民族自治區到一國兩制香港模式之間,考量點不外乎是模式後的政治穩定及治理發展問題。

無論從黃嘉樹教授的1.6政府模式及王英津教授的複合式一國兩制台灣模式,既是延續大陸當局從三個任何、四個任何到六個任何中之反對台獨,亦嘗試尋求兩岸合情合理的安排,台灣模式不同於港澳模式,港澳問題不存在主權問題而是治權問題,但兩岸則是不折不扣的主權問題,包括中華民國的定位、兩岸未來國家的名稱、台灣政權的名稱、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及權力的分配等;台灣希望的對等與尊嚴,大陸認為必須要在一中原則下來進行協商談判。

涉台學者王英津。(中評社)
涉台學者王英津。(中評社)

總之,兩位資深教授對於兩岸模式的提出,感受到其用心及苦心,關鍵在於台灣應當如何團結尋求談判的方案;台灣部分民眾對中華民國有感情,如何能夠進行合情合理的安排與溝通;更嚴肅的是,兩岸政治關係法律化及憲政規範化,兩岸關係必定會有規範化的一天,其中的條文內容必定會載明若干的保留附加條件,禁止利用憲政體制來從事台獨分裂活動。

至於最麻煩的恐怕還是台灣國際活動空間安排問題,因為這不僅涉及國際法問題,更涉及到外國勢力干涉與捲入,畢竟 一個國家只有一個國際法主體,其在國際社會中的權力通常由其中央政府來行使。兩岸實在很難對外共享主權,對內或許還有主權共享的空間,至於對外究竟應該如何共享,恐怕非兩岸單一方面就可決定,必須要有更深刻的探討和分析。

職是之故,兩岸關係的矛盾與衝突必須要有及時對話及溝通的機制,並且按照雙方所發生衝突事務的不同性質而採取不同的解決機制。倘若雙方所發生的衝突屬於事務性範疇,可依循有關法律來解決;若雙方所發生衝突屬於政治性範疇,恐怕就必須要考政治性方式來解決。 

所有其他國家的經驗可以參考,但無法全盤移殖引用;台灣形獨實難獨,兩岸未統而趨統,兩岸關係的複雜性決定了未來解決兩岸關係的理論及模式一定是個複雜且妥協溝通下混合理論,一個真正具有中華特色的兩岸模式,一方面有賴學界不斷拋出新構想方案,當然最重要、最根本還是要回到兩岸民眾反饋給兩岸政府需要何種模式與未來, 無論黃嘉樹老師或是王英津老師起碼都提出了大陸方面未來可能想法,那麼台灣方面蔡政府呢?不能沒有一套臺灣多數民眾接受並充分討論的論述吧!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