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岡儒觀點:危害司法獨立之真相

2022-10-02 06:40

? 人氣

筆者說明近期一場院檢監司法大戰悄悄展開,隱含的政治角力及縱容侵害司法獨立。2022年9月26日媒體報導「釀冤獄公務員屢逃過求償 」,監委發動調查權卻吃司法院閉門羹司法院當日立刻澄清說明。圖為法務部外觀。(寺人孟子@wikipediaCC BY 2.0)

筆者說明近期一場院檢監司法大戰悄悄展開,隱含的政治角力及縱容侵害司法獨立。2022年9月26日媒體報導「釀冤獄公務員屢逃過求償 」,監委發動調查權卻吃司法院閉門羹司法院當日立刻澄清說明。圖為法務部外觀。(寺人孟子@wikipediaCC BY 2.0)

近期一場院檢監司法大戰悄悄展開,隱含的政治角力及縱容侵害司法獨立。」2022年9月26日媒體報導「釀冤獄公務員屢逃過求償 」,監委發動調查權卻吃司法院閉門羹司法院當日立刻澄清說明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先前檢察總長邢泰釗對《王光祿案》提出非常上訴,以及監察院對《曲棍球案》二度彈劾檢察官陳隆翔,邢泰釗宣稱組成跨級小組協助,細部均涉及法庭審理,靜心觀察可以發覺檢方、監院及司法院三方之纏鬥,陳隆翔案或監委另有居心,王光祿案之監委則基於原民權益,任由邢某順勢而為,但所實質迫確實為《司法獨立》面向,民進黨政府完全執政以來,難道連法律人最後良心的司法獨立審判都要沁蝕?(詳拙文:總統、檢察總長聯手對付司法獨立?

監檢對抗司法院  勞盡司法人力

御史,史稱「柏臺」,耿直介然孤立,監察彈劾百官。照理說,能身為孤臣諫官,悉應為嶙峋耿介之士,或說黎民訛傳誤解,但只要一身正氣,歷史總有公論。同理,檢察官被稱為「烈日秋霜」,個性孤傲氣節,怎可能有媚世逢迎之輩?令人婉惜的是,當權力虛名薰心及官場逢迎拍馬風氣盛行,更因黨錮成群,欲步步高升者,怎可能有氣節可言?高涌誠等監委如何對曲棍球案之二度彈劾,眾人看在眼裡,邢泰釗所稱跨級協助,博取基層檢察官一片支持及美譽,司法院懲戒法院又何其無辜,被拿來當箭靶?或無奈只能等待作成決議,再被猛批議論?當靜下心來觀察,真正得利者是誰?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劍指司法,勞盡司法人力麼!

監察院近年無能至極,雄檢毒品冤案乙事,懇請比對,監院9/14新聞稿大談協助受害人依「刑事補償法請求補償?」真正關鍵在於「檢方作秀!」(拙文:冤案一籮筐?淺談檢方K他命誤認海洛因案

監檢一家親,形式上可由「朱富美膺任監察院秘書長」體現,或緩頰說監院秘書長乙職無涉監委行使職能,那筆者公開質疑,何人敢說邢某與朱富美二人夫妻同床不語?當檢監高層共為配偶,制度上本就不宜。智者以喻而明,假設丈夫任「法務部長」、夫人任「司法院長」,其等返家親密同床共語豈不大妙?檢察總長統攝全國檢察官及職掌非常上訴之職能,監院秘書長襄助監察院長及掌理監察院行政庶務,宏觀全國檢察署職能暨監察院執掌,怎能不戒慎恐懼? 

20220509-最高檢察署新任檢察總長邢泰釗9日出席交接典禮。(柯承惠攝)
最高檢察署新任檢察總長邢泰釗。(資料照,柯承惠攝)

如果不是整株樹的默許 沒有一片葉子會自甘墮落

筆者一樣不喜歡少數某些法官,尤其是欠缺同理心及冷漠執法的剛愎法匠(註:請閱筆者臉書《院檢殘虐記》),但相較檢方高層「虛偽成群作秀」,法院法官側重於良知良能之審判,二者高下立別,或許有些檢察官不服氣,那且看筆者近年文章,更者,筆者多次給檢方保留顏面,許多秘辛及趣聞沒講出來,懇請檢索「泰山可倚,昭如日星」四字,北檢不覺得羞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