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莽夫沒有發言權?簡評「館長」質疑蔡政府捐款事件

2018-06-02 06:40

? 人氣

日前知名健身教練陳之漢館長認為:蔡政府捐款100萬元給WHA,系屬浪費,連幼稚園家長都讀不起,何厚此薄彼。(資料照,取自飆捍臉書)

日前知名健身教練陳之漢館長認為:蔡政府捐款100萬元給WHA,系屬浪費,連幼稚園家長都讀不起,何厚此薄彼。(資料照,取自飆捍臉書)

日前知名健身教練陳之漢館長認為:蔡政府捐款100萬美元給世界衛生組織,系屬浪費,連幼稚園家長都讀不起,何厚此薄彼?或有民代與他人認其不應批評,或誤解外交預算,筆者容有不同見解。

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391號解釋》:「蓋就被移動增加或追加原預算之項目言,要難謂非上開憲法所指增加支出提議之一種,復涉及施政計畫內容之變動與調整,易導致政策成敗無所歸屬,責任政治難以建立,有違行政權與立法權分立,各本所司之制衡原理,應為憲法所不許。」等語,著有明文。該號解釋意旨,依照「預算法律說」,既有預算,不能由立法機關任意移動增減,於科目中流用,以免行政與立法權限不分。申言之,若要以預算業已有科目,本來幼兒托育與外交預算,是不會互相排擠的,若以此駁斥館長,或較簡明易懂。

總統蔡英文接見世衛行動團,並宣布台灣雖然無法正式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但仍要有所貢獻,宣布捐贈100萬美金給世界衛生組織(WHO)。(取自蔡英文臉書)
總統蔡英文接見世衛行動團,並宣布台灣雖然無法正式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但仍要有所貢獻,宣布捐贈100萬美金給世界衛生組織(WHO)。(取自蔡英文臉書)

然而,若要強說館長為一介莽夫,何能言國政?則失之過狹。《史記·鴻門宴》:陳辭最佳者,既非滑頭的劉邦,也非運籌帷幄的張良,而係生啖豬蹄的「樊噲」,他歷數懷王,先入關中為王之約,釐清項羽疑慮,且若項王殺功臣,是走秦滅亡的老路,一語定乾坤,有理有據。此外,異姓王叛變,劉邦避戰,樊噲撇開擋駕的人,流淚細述劉邦往日浴血奮戰,豈能親近宦官,忘了秦趙高之禍?劉邦遂悟,率軍親征。凡此種種,何人能及此樊噲「莽夫」?承前,今館長點出:政府不顧財政捉襟見肘,「對外闊綽,對內寒酸」,難道不是廣大人民的心聲?此點怎能因館長草根粗況的體型與言語,率爾一併抹殺?

漢武帝時有個著名的典故:「卜式作托」,卜式乃當時巨富,捐錢給武帝勞軍,或以為:求官?伸冤?卜式僅稱願意為國家奉獻心力,武帝大悅,認為此乃國家典範。同時,商人之子桑弘羊大行聚斂,鹽鐵專賣,各項盤剝民眾的財務惡政出爐,人民苦不堪言;此時,卜式已位居御史大夫,適巧旱災,他則向武帝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進諫:「烹了桑弘羊,天就會下雨」,為民請命,言語犀利。承前,館長向來捐款眾多,最近一次對新北市消防單位捐贈價值新臺幣180萬的濾毒罐,也捐助海軍陸戰隊裝備,雖不及卜式捐助規模,但政府或人民,至少也該給他個發言空間吧?更何況,他也沒說要「烹了」浪費民脂民膏的官員?何必「監督人民,開脫政府」?

子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不以人廢言,乃自古至理,或認:館長另有目的或沽名釣譽?然陳之漢館長,客觀義舉,雨露均霑,豈是酸民酸語,能及一二?畢竟,國王的新衣,該怪的是自欺欺人的國王,而不是誠實的孩子吧!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