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為翁啟惠掉下理性的眼淚

2018-06-02 05:20

? 人氣

作者認為,翁啟惠返台擔任中研院長是他的損失,也是台灣如獲至寶,但台灣對至寶不懂得珍藏,用盡一切手段污蔑損壞。(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翁啟惠返台擔任中研院長是他的損失,也是台灣如獲至寶,但台灣對至寶不懂得珍藏,用盡一切手段污蔑損壞。(資料照,顏麟宇攝)

看到新聞上刊登一封聲明,「我為不存在的犯罪,付出一生的名譽」,鼻子一酸,再往下一看,「二年的時間很長嗎?對我而言,這是日夜的凌遲,奮戰只為了一個虛擬的犯罪,情何以堪?」

友人傳過來的新聞,知道我跟他提過多次,這是台灣社會最典型的名人迫害例子,其中摻雜複雜的政治因素,顏色械鬥,社會情緒,仇富情結等。

台灣隱性的貧富階級對立意識,如果不刻意揭露,沒有人看得出來。台灣名人要付出極大代價,因為是名人,名氣的背後,就是看不到的負能量堆聚,等待適當時機隨時引動。

前中研院長翁啟惠的相關報導文章我看了不少,有脈絡可尋。在浩鼎案爆發第一時間,錯過了黃金救援的第一時間出面說明,他付出如雪崩式的毁滅性傷害代價。

與社會對「中研院長必須很窮」的期待不相符,翁啟惠遭受最嚴厲的抨擊。與其說這是場莫須有的司法審判,不如說這是台灣社會的慣性價值觀審判。大家習慣看到退下來的中研院長,存款帳戶最好是個位數。

其實,翁啟惠沒有資格當窮人。據報載,沒有發生浩鼎案,他將在院長任期結束返美,國際大藥廠開出來給翁的年薪是6億元新台幣,跟他是否為中研院長無關,這叫做身價,歷任中研院長不會有這種行情身價。

翁啟惠返台擔任中研院長是他的損失,也是台灣如獲至寶。 台灣對至寶不懂得珍藏,用盡一切手段污蔑損壞。有人說,沾上政治顏色的翁院長,是一切源頭肇因。

我還是堅持我的看法,是那個該死的浩鼎股票!從100塊錢飆到700多塊錢,多少人在其中翻攪獲利,多少人因此傾家蕩產。翁啟惠是浩鼎美國母公司的創辦人,他只管實驗室的工作,單純的科學家不管公司經營。炒作股價是管數字的人的事,如果浩鼎公司一竿子炒股的人統統抓起來究辦,能換回台灣一座諾貝爾獎,我第一個拍手叫好。

不能因為他叫翁啟惠,檢調法院就要配合群眾激情演出。檢察官可以編造誤植天差地遠的數字,羅織入罪將他起訴。明明沒有印股票賄賂人,檢察官自己神遊夢到。不能因為他叫翁啟惠,監察院拿了檢察官這份造假證據的起訴書,當成彈劾他的理由,還將起訴書全文照抄。

檢察官證據造假,法庭上就聽得到,媒體均有報導。檢方為何要造假證據?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為台灣輿論太想見到大咖的、有錢的、知名的、最好還沾政治顏色的,瑯噹入獄。倒楣的翁啟惠條件統統具備。

這就是前面我說的隱形的階級對立意識,它從未被揭露,它隨時俟機引爆。

我們身處的環境看似大鳴大放,所有不公不義只要上爆料公社一貼,就可以獲得平反。

有一種苦,苦不堪言,無法上爆料公社,無法向社會投訴。頂著名人光環,揹著成功人士有權位的包袱,即使是犧牲奉獻,大眾認定是在權位這一方。所謂的公平正義,只適用在市井小民身上。名人只能吞下去暗自飲泣。

世間的是非公理有在運行嗎?我在翁啟惠身上看不到。有人的淚可以婆娑如雨下,有人的淚是乾涸滴不出來;我為翁啟惠掉下理性的眼淚。

*作者為企業負責人、自由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