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嚴選:他是不是真正的勇敢?

2015-02-07 05:30

? 人氣

有人願意挺身涉險報導和他們止相干但悲慘的陌生人,因為他們擁有無比的愛與勇氣。(圖為被IS斬首的日本記者後滕健二,騰訊大家網)

有人願意挺身涉險報導和他們止相干但悲慘的陌生人,因為他們擁有無比的愛與勇氣。(圖為被IS斬首的日本記者後滕健二,騰訊大家網)

看到我駐東京的同事李淼在微博上感歎,被IS殺害的後藤健二,雖然很多日本人覺得難過和悲哀,但是敢於公開稱讚的不多。自民党副總裁高村正彥更是認為後藤「並不是真正的勇敢」,最多是「蠻勇」。因為雖然後藤曾經說過,如果出事就「自己承擔責任」,但高村認為,「這些責任不是一個人能承擔得了的」。

我想李淼指的是日本的公眾人物或者主流媒體,因為在日本的社交網站上,讚揚後藤的聲音還是很多。而不管是中文世界,還是英文世界,後藤和他的家人,他們的表現,獲得更多的是敬重。這一點,不知道日本那些嫌他為政府惹了麻煩的政客們,是否看到和聽到?

有人說,這是因為日本不崇尚個人英雄主義,因此會出現人質家屬向國民和政府致歉的場景。其實在我看來,後藤身上沒有一點個人英雄主義的特質和表現,他只不過是在做著他認為自己喜歡,並且應該去做的事情而已。這一點,和其他在戰亂和衝突地區進行採訪,或者是做人道援助工作的人們,沒有任何的分別。

首先解釋一下,為何會有自由記者。

通常,媒體高層決定,是否需要派記者,也就是一個企業或者機構的員工到一個地方採訪。如果高風險,那麼企業除了要承擔保險和津貼等成本開支之外,還有其他風險。畢竟,如果自己的員工遭遇不測,或者事故等,會有一大堆後續。

也因為這樣,自由記者開始越來越受歡迎。因為自由記者和一家媒體之間的關係,只是新聞報導的買賣關係而已,媒體只需要為了畫面或者文字支付金錢,不需要負擔這些自由記者的保險和風險問題。

第一次遇到自由記者,是2001年在阿富汗採訪,十幾個來自日本的記者,為日本的一家電視臺工作,不過他們告訴我,他們並不是這家電視臺的正式員工。後來,在世界各地,尤其是衝突和戰亂發生的地方,遇到越來越多的自由記者,他們大多數單槍匹馬,有些則會組成一兩個人的團隊,或者會選擇相互之間結伴而行。

其實,不管是在阿富汗還是在伊拉克,除了遇到太多日本的自由記者,還有很多日本的志願者。2003年,當美軍開始轟炸巴格達的時候,遇到一批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盾」反戰人士,他們自願來到伊拉克,分佈在不同的地點,抗議美軍轟炸,當中就有一對日本老夫婦。而在薩達姆被推翻之後,遇到一位日本大學生,他還在復旦大學留過學,他一個人來到巴格達,在廣場上收集信件,然後再帶到約旦,幫大家寄出去。

為何選擇做自由記者?其實有些時候,會很羡慕他們,因為他們可以選擇自己真正有興趣的地方和題材進行採訪。而固定為一家媒體工作的話,選擇的機會是非常小的。當然,前提是這個職業可以養活自己,這一點,國外已經發展成為一個頗具規模的行業,一些自由記者更是在行業內非常出名。當然,這也是應得的,因為他們個人承擔風險,跑到那些媒體不願意派出自己正式的員工去採訪的地方工作。

想像一下,如果沒有這些記者的「蠻勇」,很多地方的人遭受的痛苦,這個世界沒有人會知道。沒有人知道,就沒有人在意,沒有人在意,就不可能有改變。邪惡的力量就會為所欲為。

正如後藤健二說過:

「那些我去採訪報導的地方遭遇著巨大的困難……那些人總有些話要說,有訊息要傳達。如果我能説明他們將資訊傳遞給世界,那麼就可能促成某種解決方法……若真那樣,我也就可以說,我的工作是成功的了。」

每一項職業都有風險,記者這個職業自然也是,身為一個成年人,自然需要考量這些風險,並且決定是否願意承擔後果。那些只有勇敢,但卻沒有考量過可能的風險的人,確實「蠻勇」,如果是這樣的記者,只能說不專業。但是對於像後藤那樣的記者來說,事實上完全明白,自己的選擇可能的後果,想清楚了才去做,是「勇敢」和專業。

在戰地採訪,過去的風險在於炮火,或者遭遇搶劫,甚至一場車禍,都可能奪去生命。但是從十多年前開始,記者成了恐怖分子的綁架對象。因為恐怖組織發現,綁架外國記者可以引發更高的國際關注度。

2002年,美國《華爾街日報》駐印度記者Daniel Pearl在巴基斯坦採訪時被基地組織綁架,並且被斬首。之後,記者被綁架的新聞就沒有中斷過。但是這並沒有威嚇到記者們放棄在這些地方的採訪工作,第一這是記者的職責,其次,當然必須把這個職業的風險再擴大一些,然後自己決定,是否承擔得起。

自己的國民被綁架,對於政府來說自然是一件覺得很麻煩的事情。恐怖組織就是看准了這點,才會對在當地工作的記者、志願者、人道組織工作人員下手。有些國家為了避免麻煩,乾脆就禁止自己的國民出現在有衝突的地方,但是拿日本來說,政府最多就是勸諭,他們還真拿不聽話的國民沒有辦法。

問題是,要譴責的只有恐怖組織的卑劣,而不是責備這些在當地工作的人們「愚勇」,政府或者政客需要反思的,是自己為何沒有做更多,打擊和消滅這些恐怖組織。如果世界是和平和美好的,就不需要有人冒著風險,去報導別人的苦難,也不需要有人冒著風險,去幫助那些生活悲慘的陌生人。

當然,可以選擇視而不見,畢竟那些人的痛苦和自己距離遙遠,畢竟那些人是陌生人。但是,這個世界美好的地方,在於還有很多人見不得別人的苦難,總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幫他們帶點希望。

這就是仁慈和勇氣,還好,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

*作者為鳳凰衛視著名記者、主持人、也曾是知名戰地女記者。(原文刊載騰訊大家網,責任編輯:陳小遠)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