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余杰專欄:海航事件背後的習王體制

海航負責人陳峰早年是王岐山佈在商界的一枚棋子。圖為中共領導人(左起)習近平與王岐山。(AP)

海航負責人陳峰早年是王岐山佈在商界的一枚棋子。圖為中共領導人(左起)習近平與王岐山。(AP)

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後,中國經濟領域的自由化快速展開,由此進入中共當局與民營企業(當然,大部分大型民營企業背後都有太子黨或地方、中央大員撐腰)的蜜月期,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江澤民時代及胡錦濤時代中期。胡溫當政後期,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國企強勢反彈,民企受到壓制,中國經濟表面上繼續高速增長,但內在活動已蕩然無存。

粉紅色財團的逆流而上

少數與當局保持密切關係的民企仍然勢頭強勁,甚至不斷上演「蛇吞象」之奇跡。過去三年,萬達、複星、安邦、海航是中國民企海外並購「四大天王」,其中海航最爲「動物兇猛」。二零一六年,排名前十大的海外並購交易中,海航系佔據三席,海外投資高達四百五十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從四萬億下跌至三萬億美元的跳水中,僅海航一家就貢獻了百分之四點五。

習近平看到民營企業家如此翻雲覆雨,不再袖手旁觀,一旦權力出手「清理門戶」,無限風光的民企立即分崩離析。如今,這「四大天王」的命運可謂日薄西山:複星郭廣昌被失蹤一次後,變得非常低調,雖然他沒有像馬雲那樣表態說資產本是國家的,「計劃經濟就是好」,卻也不斷表示願意配合政府的經濟調控政策;安邦不再姓吳,吳曉暉被逐出鄧家家門、丹書鐵券不再有效,遂鋃鐺入獄,全身而退不再可能;萬達狂賣海外資產,儘管大部分都是虧本買賣,也在所不惜;海航也大肆出賣在國內、香港及歐美的地產,一月之內套現數百億之多。

包括海航在內的「四大天王」,以及更多同質的財團下一步命運如何,與習王體制如何運作息息相關。當中國的經濟在大面上還能勉強向前之時,習王不會作出更大動作,更不會直接宣佈這些財團的「死刑」,因為這些財團是他們予取予奪的「私人金庫」;然而,當中國經濟出現嚴重問題時,他們或許就要「捨卒保帥」,打擊部分財團,「殺富」而「不濟貧」,至少可以哄騙民心,有如沙特王儲主持的「非常規式反腐」——即便是王室成員,也要「拿錢買命」。

日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國有企業改革基礎領域首席專家張文魁發出 「中國要警惕粉紅財團,否則可能發生危機」之預警。此人擁有官方身份,發言當然是有感而發。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國有企業改革基礎領域首席專家張文魁發出「中國要警惕粉紅財團,否則可能發生危機」之預警。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國有企業改革基礎領域首席專家張文魁發出「中國要警惕粉紅財團,否則可能發生危機」之預警。

張文魁指出,中國經濟的「微觀病灶」包括「僵屍企業」和「財團企業」,嚴重的問題是第二個病灶既沒有得到政府也沒有得到學者的應有重視。大部分信貸資源到哪裡去了?一部分被僵屍企業消耗掉了,大部分信貸都被大企業集團拿走了。這些大集團許多是國有的,還有一些是民營的。現在國有企業特別是央企的財團化非常嚴重,幾個大企業合併起來,就列入中國五百大甚至世界五百大,獲得貸款和發行債券就容易了,然後就去搞金融、搞房地產、搞貿易,並熱衷於資本運作,就成了大財團了,這些是紅色財團。一些大民營企業集團也通過類似套路實現了財團化,如中國民營企業五百大榜單中,許多都成為財團了,其中與政府或政府官員有密切聯繫的可以算是「淺紅色財團」。

張文魁質疑説:這些大財團動輒上千億甚至幾千億的貸款,但是它們的償債能力和透明度怎麼樣?它們的全要素生產率和經營健康指標怎麼樣?大部分都很差。這類問題已經越來越多地暴露出來了。張文魁警告説:「對這個微觀病灶如何處理,事關十九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打贏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隱患攻堅戰這一重大任務。」何時處理及如何處理這些「粉紅色財團」,端看習近平與王岐山的「風險評估」。

被撤稿的《海航「危機史」》

其實,郭文貴曾經擁有的盤古系,也算是「粉紅色財團」之一,不過其規模與海航相比是小巫見大巫罷了。郭文貴所謂「核彈級」的爆料,始終與海航有關。一年多之前,郭文貴剛一爆料海航,海航集團股價在香港立即經歷了十七個月以來的最大跌幅。海南航空公司股價在上海也應聲而落。《財新》和《新浪》等媒體等紛紛發表評論說,海航集團的子公司海航實業股價急跌,原因在於海航頻繁併購擴張導致公司資產負債比增加。這是以「圍魏救趙之計」爲之洗白。一天之後,相關報導的頁面又從網絡上神秘地消失了。

流亡紐約的中國富商郭文貴,位於北京的產業「盤古大觀」(AP)
流亡紐約的中國富商郭文貴,位於北京的產業「盤古大觀」,也是「粉紅色財團」的物業。(AP)

海航集團成立二十五年來,創造了奇蹟般的增長。一九九三年,海航的創業資產僅有一千萬元;二零一六年,其收入已超過了六千億元。海航官網稱:「海航集團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創造了商業史上的奇蹟,成功實現了從傳統航空企業向巨型企業集團的轉型。」海航集團在二零一五年進入《財富》世界五百強企業榜,二零一六年再度入榜並位列第三百五十三位。海航主席陳峰宣稱,再過兩年海航便可打入世界一百強企業榜,然後直追蘋果公司。

海航的老闆名叫陳峰,迷戀佛教和老莊,要求員工個個都要背誦南懷瑾的「真言」。航空界後來給陳老闆送了個外號叫「八爪魚」,他控制的海航集團旗下如今有八家A股上市公司和三家港股公司。大家談到他都眾口一詞:「沒有陳老闆辦不成的事。」但實際上陳峰並非海航真正的老闆——與馬雲一樣,陳峰不過是由若干太子黨在幕後操縱的一名臺前傀儡而已。如果太子黨想讓這樣的馬仔一夜之間變得一無所有,他們瞬間就會不名一文,甚至死於非命。陳峰早年是王岐山的手下,是王岐山特別在商界安置的一枚重要棋子。

耐人尋味的是,二零一七年年底的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退出政治局常委會,隨後若干國內媒體覺察到海航失去的庇護著,對海航公開口誅筆伐,海航一時間搖搖欲墜。二零一八年春天,王岐山又出現在全國人大代表名單上,成為政治局常委之外的「第八號人物」,退而不休,實權猶在多名新科常委之上。王岐山像《終結者》中的施瓦辛格那樣再度「回鍋」,海航似乎又柳暗花明。國開行一位負責人聲稱,海航若出了問題對誰都沒好處,他們預計將在某個時候介入,伸出援手。國開行每年給海航的貸款有一千億之多。

海航董事局主席陳峰。(視頻截圖)
海航董事局主席陳峰。(視頻截圖)

頓時,中國媒體不敢繼續對海航說三道四。二月九日晚上,《南方週末》記者黃河、王偉凱撰寫的長篇報導《海航「危機史」》被編輯告知,在已經上版的情況下被「無故撤稿」。所謂「無故」,就是高層有不足為外人道也的理由。作者悲憤交加,選擇直接在網路上發佈調查報導與記者手記。

這篇差點不見天日的報道揭露説:「回顧海航集團過去十餘年中的多輪並購擴張,除了早期為了生存而被迫收購地方航空公司之外,二零零四年之後的海航似乎被套上了一雙安徒生童話中的『紅舞鞋』,在越滾越大的負債與不斷爆發的危機中不停奔跑。」海航崛起的秘密在於:「海航此前十餘年的並購擴張,本質上就是通過將低價獲得的要素資源通過資本市場估值轉化為激進收購的擴張資本。」海航奇跡只能出現在當下的中國:過去三十年中,正是制度經濟學所謂「公地悲劇」帶來的巨大「租值耗散」,成為了相當一批「市場要素掠奪型」企業(圈地、搶金融牌照、爭奪上市指標等等)造就其「不敗神話」的真正源頭。

記者對海航在新的政治經濟週期下的前景並不看好:「草莽式的混業金融業態正面臨著統一監管的新約束,負債式收購的‘轉杠杆’滾動模式已無法持續;信貸資金回表對銀行帶來巨大不良資產壓力,逼迫銀行們不斷收縮信貸規模;以房地產為代表的資本市場,在統一監管的短期限制和租貸並舉長效機制下,也將在整體上進入資產價格平穩下行階段。」所以,「面對這一輪全新的宏觀經濟背景,過去十餘年中以持續不斷的『負債式收購』擴張到今天的海航們,是到脫下那雙『紅舞鞋』的時候了。」

然而,這篇報道被撤稿的命運,表明海航的神話還沒有破滅,記者的預言過於樂觀。海航神話不會破滅,不是海航有乾坤大挪移的本事,而是王岐山「起死回生」,王岐山與習近平的政治盟友關係並未結束,習近平離不開王岐山。在這個意義上,海航既是王岐山的私人財富,也是習近平的私人財富。

海航大廈,海南航空海口總部。(Anna Frodesiak ,維基百科)
海航大廈,海南航空海口總部。(Anna Frodesiak ,維基百科)

*作者為旅美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