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朱淑娟專欄:環評大會竟補到第四次 馬頭山掩埋場應二階環評

馬頭山掩埋場地下水、斷層諸多爭議未釐清,居民擔心環境危害。(朱淑娟提供)

馬頭山掩埋場地下水、斷層諸多爭議未釐清,居民擔心環境危害。(朱淑娟提供)

位於高雄市旗山、內門交界的「馬頭山廢棄物掩埋場」,在3月2日的第三次環評大會還無法釐清爭議,需補件再審。實務上一個案子補到第四次已屬罕見,表示此案在一階環評已無法釐清爭議。而且依高雄市環保局的審查結論,多項都符合環評法「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應二階環評」規定,因此唯有進行二階環評,並針對爭議事項舉行專家會議,才有釐清爭議的可能。

馬頭山掩埋場地下水、斷層諸多爭議未釐清,居民擔心環境危害。
馬頭山掩埋場地下水、斷層諸多爭議未釐清,居民擔心環境危害。(朱淑娟提供)

生態豐富之地,應有完整且深入的調查

這次審查高雄市環保局做出六點決議,其中一到四點包括生態資源、邊坡穩定、地下水流向、放流水等都屬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也是會中爭議的焦點。

1、開發場址及鄰近區域生態資源相當豐富,請再補充基地內核心五處動植物生態調查,以充分了解開發基地內之生態狀況。

2、開發區域涉及邊坡穩定之風險,請進一步提出掩埋量體複合型災害(如暴雨併同地震同時發生)高密度之穩定度分析。

3、請詳細評估說明開發基地內水體(地面水及地下水)分佈、流向。

4、本案廢水放流口下游 20 公里外尚有農田水利會位在二仁溪後寮抽水站、大湖抽水站,請說明對二仁溪灌溉水質之影響。

首先針對第一點生態資源,在環說書以及過去多次審查中業者提到的資訊不多。但這次審查有兩位國際知名的動物研究專家到場,一位是陸蟹專家劉烘昌、另一位是屏科大野保所所長黃美秀,他們都認為業者的生態調查太過粗略,劉烘昌甚至指調查方式違反環保署所訂的「動物生態評估技術規範」。

劉烘昌舉證,業者未依環評委員要求做四季調查、並將範圍擴大到一公里,而且調查時間不對,在冬天馬頭山最乾旱時做調查,爬蟲類、青蛙都不會出來。而他在這裏發現高密度的食蟹獴,這是溪流環境的指標生物。此外還有梅花鹿、以及大量的厚圓澤蟹,這同時也印證馬頭山存在豐沛的地下水。

黃美秀則提到,她在短短2個小時的現勘就發現麝香貓、食蟹獴的排遺,還有山羌、水鹿的腳印,她很驚訝這個看似不毛之地的地區,竟然有這麼豐富的生態。她也提到農委會林務局今年起基於里山倡議精神,營造淺山地區友善生態環境,這項計畫推的綠色保育代表就包括石虎、山羌、白鼻心、穿山甲、食蟹獴。

陸蟹專家劉烘昌在場內發現數量龐大的厚圓澤蟹,印證馬頭山存在豐沛的地下水。
陸蟹專家劉烘昌在場內發現數量龐大的厚圓澤蟹,印證馬頭山存在豐沛的地下水。(朱淑娟提供)

保育追求的是大而連續的生態環境,棲地破碎化對動物存續的影響很大。因此馬頭山的生態情形,當然需要更有說服力的調查。

邊坡穩定、地下水風險尚未釐清

至於第二點邊坡穩定,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委員陳椒華提到,場內數口水井未開篩 (將導至地下水無法進入水井而量不到水位)。而計算掩埋場邊坡是否穩定,地下水數據是重要關鍵,一旦地下水不正確,邊坡穩定計算也會出錯。一個掩埋到160公尺高的掩埋場,邊坡不穩定將陷鄰近居民於極大的風險中。

而業者環說書多處提到「基地於鑽孔深度內30公尺無地下水」,這次環評大會則再度強調「沒有常態性的地下水」。依「一般廢棄物衛生掩埋場設置規範」第六節「掩埋場位置之選擇」規定,應避免地面水、伏流水、地下水等水量過多地區,並避免水源或取水口上游。因此,場址有沒有地下水也務必要釐清。

掩埋場設在水源頭,是不當之舉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則認為掩埋場的區位極不洽當。他表示,馬頭山掩埋場鄰近車瓜林斷層與龍船斷層上盤區域,依經濟部中央地調所地表測量結果,顯示這裏的地表有快速不等量隆起與位移現象。在這裏設置大面積結構物,數年之後必會造成結構物龜裂,導致露天掩埋場汙水滲漏而汙染河川。

陳文山強調,況且這個場址位於二仁溪流域上游,汙染必會影響上、中、下游流域,掩埋場設置在任何河川上游都是非常不當之舉。

環評審查分一階、二階,早期業者都視二階環評為毒蛇猛獸,但有些爭議性案件在一階審查就耗掉不少時間,之後有些業者就學聰明了,與其閃躲還不如一開始就先承認開發案有重大環境影響之虞,主動表示進二階,該調查的就調查。

反之如果強行通過,日後訴訟纏身,反陷開發於不確定的風險,日後還可能被撤銷。跟馬頭山掩埋場類似的台南東山永揚掩埋場,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