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戰神」黃國昌查獵雷 爆破公股金融幫

2017-11-01 18:00

? 人氣

能在陌生的金融議題中,屢屢揭弊成功,黃國昌重新擦亮「戰神」名號。(郭晉瑋攝)

能在陌生的金融議題中,屢屢揭弊成功,黃國昌重新擦亮「戰神」名號。(郭晉瑋攝)

「來吧,看你們要問什麼。」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行色匆匆地走進會客室,才就坐片刻、連椅子都還沒坐熱,就已開啟「準備接招」的受訪模式。

十月二十七日,黃國昌清早七點接受知名廣播節目專訪,隨後馬不停蹄回到立院,準備院會質詢資料,除了撥出時間受訪,下午還無縫接軌召開「慶富獵雷艦案」的記者會。

劍指關係盤根錯節的金融幫

「財經幫不是一個虛幻的想像,當金融界的經營者跟監理者,他的身分可以互換的時候,就創造了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讓這樣的現象發生。」戰神一出口,就像一陣凜冽冷風穿過,連空氣粒子也要肅靜凝結,聆聽「宣判」……

近來儘管直銃著他而來的罷免案,漸有升溫之勢,黃國昌的「直球對決」,卻非向著揚言要罷免他的團體,而是直驅獵雷艦弊案而來,劍指關係盤根錯節、利益糾纏的台灣「金融幫」,一副要挖根刨底、誓不甘休的姿態,搞得金融圈風聲鶴唳。

幾個月前,黃國昌才因勘災「濕背秀」,飽受外界狠酸,「戰神就是狂」成為一種譏諷。因為一起永豐金三寶接弊案,拯救了戰神。

黃國昌當初因為籤運不佳,抽中財政委員會,但對金融議題陌生,導致有一段時間的問政表現,停留在隔靴搔癢的階段。幾個月前,黃國昌掌握永豐金三寶案的資料,開始窮追猛打,打到永豐金前董事長何壽川無力招架,不斷找管道想請黃國昌收手。但黃的友人們全都拒絕傳話,因為他們知道,若有人去遊說,一定會被戰神罵到臭頭。

黃國昌打永豐三寶案,屢屢切中核心,連檢調的偵辦方向都跟著戰神屁股追,最後還讓何壽川被檢調羈押。

吹哨者早已「排隊排到對街去了」

經此一役,黃國昌一躍成為金融圈的新戰神。這次的獵雷艦案顯然也是經過「高人指點」,儘管被稱是炒冷飯,但黃國昌鎖定公股行庫聯貸弊端猛打,著實打到金融圈的軟肋。不少金融界的正義人士私下額手稱慶、拍手叫好:「經過這一役,戰神肯定會再升級!」

由於黃國昌接連在相關弊案的揭露上有所斬獲,因此諸多涉及弊案的行庫、銀行內部人士也群起效尤,紛紛擔當起「吹哨者」,提供足以揭弊的內部資料,而黃國昌也都能不負所託,有效地利用證據予以打弊,因此在金融業界盛傳,準備提供資料給黃國昌打弊的吹哨者,早就已經「排隊排到對街去了」。

事實上,從當初的財經門外漢,黃國昌可以說下足工夫。過去一段時間,他主要鎖定「金融消費者保護」、「金融旋轉門條款」、「吹哨者保護」三大主軸,除了積極籲請行政團隊修法除弊,也提出修法版本。

根據一年多來的研究,黃國昌指出台灣的金融界存在著「球員兼裁判」的結構性困境,從兆豐銀、永豐金,到獵雷艦聯貸案,都存在「金融幫」的斧鑿痕跡。

時間回到十月二十四日的院會總質詢,黃國昌面對現任行政院長賴清德,詢問他對於台灣金融界失序現象的看法,並以兆豐金受罰五十八億元一案,質疑行政院的處理態度,「損失究竟該由誰埋單,人民嗎?」而同台備詢的還有財政部長許虞哲、金管會主委顧立雄。

「林全內閣,他的調查報告跟具體作為根本就脫節了。」黃國昌在質詢台上秀出一份林全時期做成的報告,清楚指出在兆豐金事件上,公股銀行的高官、董事們有怠惰失職。但報告寫歸寫,林全任內卻沒有具體的究責,他以此質問現任執政團隊,是否應針對當時犯錯的兆豐董事會進行求償。

官員不敢辦金融行庫「門神」

儘管在大方向上,賴清德宣示「將全面依法徹查」,但在面對細節的質詢時,詢答的許虞哲卻推諉「財政部公股只能管到董事長、總經理,其他內部人員只能由董事長監察是否有疏失」,這個說法當下遭到黃國昌駁斥「是講來騙外行人的」,並指正追究前任違法董事的失職,正是現任董事的責任,問題只在於現任官員敢不敢辦而已,溢於言表的潛台詞是「這些官員不敢辦」。

黃國昌隨即炮火轉向俗稱「金融旋轉門條款」的《公務人員服務法》第十四條之一,指出在現行制度下,中央的高官們退任後可利用法規巧門,空降到附屬的財團法人繼續當「高層」,或到公股行庫、私人銀行高就,變相擔當所謂的「門神」。

「國會有人說謊,我的LINE就響不停」

但荒謬的是,現任金融主管機關官員在輩分上還得叫這些「門神」一聲「學長姊」,他質疑現任官員碰到這些學長時「管都不敢管、管也管不動」。針對這種主管機關毫無制約力的現象,黃國昌語重深長地指出,「這就是所謂的金融幫。」

日前在獵雷艦案的質詢上,黃國昌面對第一金董事長蔡慶年備詢時的閃爍其詞、迴避詢答時,就曾多次拿出由吹哨者提供的內部資料,在質詢台上當場「抓包」蔡慶年說謊。事後黃國昌警告說:「國會殿堂上眾目睽睽,只要有人敢說謊,我的LINE就會響個不停。」

罷免案紛擾對黃國昌造成的影響有待觀察。(柯承惠攝)
罷免案紛擾對黃國昌造成的影響有待觀察。(柯承惠攝)

「就像你們媒體保護提供資訊的當事人,我也採取同樣的態度保護他們。」當《新新聞》詢問這些吹哨者的來歷時,黃國昌則不置可否地露出一抹「神祕微笑」。

「以慶富獵雷艦案來說,我很相信總統蔡英文,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黃國昌進一步根據吹哨者們給的資料指出,民進黨執政後,小英政府對此案的行政措施唯一有責任的部分,就只有「是否予以紓困」一項而已,至於其他不合常理的超貸放款都是在前朝完成,因此他深信現任執政團隊沒有包袱。

顧立雄不要下屬「餵什麼就吃什麼」

「案情已如此明朗,只看執政者有沒有徹查到底的決心。」黃國昌說,前朝政府那些至今還「趴趴走」的官員,有義務出面對國人說明清楚。

戰神也對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喊話:「顧主委的能力與決心有目共睹,比起之前李瑞倉主委時代,資料就給得非常乾脆。」但他也提醒,顧立雄詢答時是拿著下屬給的資料照念,這樣「非常危險」。他希望顧立雄在推動金融秩序的重整時,千萬不要被蒙蔽,更不要下屬「餵什麼就吃什麼」。

從街頭運動者「轉職」成立法委員,如今面臨即將在十二月十六日舉行投票的罷免壓力,但藉著打響「金融揭弊者」的名號,聲望再度扳回一城。黃國昌的立院奇幻之旅還在進行式。

黃國昌:連個吹哨者都生不出來,還談什麼司法改革

「吹哨者(Whistle-blower)」,又稱告密人、舉報者、揭弊者,意指針對政府、企業或非營利組織中違法或不當行為,可能對公眾性命、安全、財產、健康造成損害威脅,因此由「吹哨者」向外界或者主管機關逕行告發的行動。

但在台灣現有法治環境下,散見在《勞動基準法》、《職業安全衛生法》等法條中,內容也不清楚完備,無法積極保護揭弊者。因此,台灣現行的個案中,少有組織內部人士進行「吹哨」,所以有了立專法的呼聲。

隸屬財委會的黃國昌,陸續揭發多起公股銀行借貸、融資的不法情事,都涉及「吹哨者」。黃國昌指出,保護吹哨者是他在委員會一貫的堅持,時代力量已提出專法版本,民進黨也有立委提版本,但行政院至今卻以「法務部沒有提版本」為由推諉,而立院經濟委員會的召委也對排案興趣缺缺。

「在吹哨者的推動進度上,我對民進黨非常失望。」黃國昌表示,大家都說吹哨者很重要,但都只限於嘴巴上說說,如果真覺得重要就「排審吧」。他呼籲民進黨政府,不要以法務部沒有提出立法版本為推託,更直接對法務部長邱太三說:「你都上任超過一年了,連個吹哨者都生不出來,其他更大部的《刑事訴訟法》、《人民參審條例》法案該怎麼辦,還跟人家談什麼司法改革?」(劉哲豪)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