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西裝男闖紅燈!名氣與外表,決定我們願不願意相信他:《憑什麼相信你》選摘(1)

2021-01-02 04:20

? 人氣

孟洛.萊夫柯維茲(Monroe Lefkowitz)的過馬路實驗,發現當有穿著西裝、看起來社經地位高的人闖紅燈時,路人也會跟著這麼做。(示意圖,非當事人,圖取自Kingsman官方FB)

孟洛.萊夫柯維茲(Monroe Lefkowitz)的過馬路實驗,發現當有穿著西裝、看起來社經地位高的人闖紅燈時,路人也會跟著這麼做。(示意圖,非當事人,圖取自Kingsman官方FB)

地位階級

人為何如此受階級宰制,以致行為舉止會自然而然遷就階級?探究這個問題的好方法是問,為什麼當一個穿好衣服、開好車(甚至是被司機載著到處跑)的人提出要求時,我們往往比較會欣然接受?當然,買得起奢侈品的人也比較不需要別人幫助吧?嚴格說來是如此,但這個推論錯失了重點。地位階級的目的,不是拉拔身在底層的人,而是激勵那些來到頂點的人再接再厲,並且給予獎勵,確保那些在身、心、物質和社會資源都高人一等(擁有最多工具價值)的人,受到在他之下的人關注和尊敬,以防止衝突,減少不斷你爭我奪的成本。我們需要有人做策略性決策、設定團體規範、教導他人、貢獻力量給社群或達成團體的崇高目標。當然,我們想要最好的人,來主導大家完成這些重責大任。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從職場乃至運動界,社會各領域都有階層。籃球選手排出傳球隊型準備三分長射時,多半會把球傳給隊伍中身價最高或最知名的球員,而不是給當時表現最優異的球員,換言之,判斷標準是選手的地位而非球技。組織也是如此,在做決策時,比較出風頭、在業界有知名度或頭銜響噹噹的人較有分量。地位高的人,意見較容易被聽到而被當一回事,也比地位低者更容易贏得尊敬、表揚和重視。簡單來說,他們作為傳訊者能吸引更多注意,說的話也經常會有人聽。

新北市長盃原住民族籃球全國邀請賽訂28、29日熱血開打。(圖/新北市原民局提供)
籃球選手排出傳球隊型準備三分長射時,多半會把球傳給隊伍中身價最高或最知名的球員,而不是給當時表現最優異的球員。(示意圖,新北市原民局提供)

社經地位能發揮強大的傳訊者效應還有個理由,因為人多半相信社會獎勵有才能和努力的人,換言之,有實力者才能出頭天,因此身分地位高者理應獲得獎勵。美國的社會心理學家梅爾文.蘭納(Melvin Lerner)提出「公平世界假說」(Just World Hypothesis)來解釋這個現象,中心思想是假設人相信,位居最上位者光是憑著居最上位這點,就該獲得崇高地位以及伴隨而來的關注、尊敬和他人的服從。用本書的說法,他們理當是較有力的傳訊者,居下位者被認為缺乏一技之長、不努力又不長進,所以該受到責罵和社會的懲罰。有證據顯示保守主義者與高社經地位的人,尤其會從一個人的社會地位來推測對方的能力。

例如很多人都知道,社經地位高──也就是有錢有名的人──是大家夢寐以求的理想伴侶,但錢是怎麼賺來的,則攸關未來另一半對他們的觀感。當研究人員問受試者會選擇白手起家的人作為伴侶,還是透過繼承、贏得樂透彩和走私等方法賺錢的人,幾乎每個人都偏好白手起家的富翁,勝過靠運氣或非法行為致富的人,特別是女性受試者。此外,白手起家的富翁作為長期伴侶而非一夜情的相對吸引力,勝過幸運的樂透彩贏家。因此人們通常偏好那些憑藉努力工作、膽識和決心而致富的傳訊者,勝過用不正當手段或輕鬆方式致富的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