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傑專文:印太區域已進入高度不穩定狀態

2020-09-20 06:20

? 人氣

作者指出,美中二元超強的權力結構看似穩定,卻在2020年出現許多想像的變數,成為近年來最接近顛覆國際權力結構的一年。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右)。(資料照,AP)

作者指出,美中二元超強的權力結構看似穩定,卻在2020年出現許多想像的變數,成為近年來最接近顛覆國際權力結構的一年。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右)。(資料照,AP)

多年之後回想起二○二○年,無疑是近年來最接近顛覆國際權力結構的一年。二○二○年,也將注定成為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必須花最多力氣爭辯的一年。

原因很簡單。美中二元超強的權力結構看似穩定,但卻在這一年出現許多想像的變數。所有的國際關係學者,都在討論一些看似遙遠,但事實上卻隨時可能發生的變局,包括:

• 中國是否即將崩潰?

• 中國是否挑戰美國全球霸權?

• 美國是否會讓中國俯首稱臣?

• 習近平是否繼續稱帝?

• 川普能否連任?

• 香港反送中抗爭如何收尾?

• 臺海是否產生變局?

• 美中是否終將一戰?

如果你對上述這些問題有興趣,那麼,澳洲國立大學教授羅里.梅卡爾夫(Rory edcalf)這本《印太競逐:美中衝突的前線,全球戰略競爭新熱點》,非常值得一讀。

這本書的中文書名較為中性,它原本的英文書名更能反映作者原始的想法:Contest for the Indo-Pacific:Why China Won’t Map the Future。簡言之,作者對於中國能否與美國正面抗衡,並試圖成為全球第一強權這件事,持相當保留態度。

其實,要觀察二○二○年的國際政治趨勢,必須將它放在歷史脈絡下分析,亦即,中國自從一九七九年實施改革開放以降,經過九二年鄧小平南巡,確定「摸著石頭過河」,國力逐年持續上升,儘管經濟成長率從早期兩位數成長逐步調降,變成保八、保七甚至保六,但中國的外交野心昭然若揭,這是不爭事實。

中國的外交企圖心,展現在許多層面,最明顯的包括(但不受限於):

• 戰狼式外交。

• 一帶一路。

• 爭取國際組織的領導權。

《港區國安法》在中國史上肯定會記上濃重的一筆,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一個最黯黑的印記。(美聯社)
戰狼式外交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習近平上任以來,愈加強硬的外交作風。(資料照,美聯社)

以戰狼式外交為例,中國派出鷹派外交官及官媒喉舌,在國際媒體上唇槍舌戰,替中國外交政策進行辯護,輔以在推特(Twitter)上大肆攻擊美國外交官及高層政要。其中最有名的,包括趙立堅、華春瑩,與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等。

以一帶一路來說,中國結合債權外交,華麗包裝海外基礎建設投資案,讓財務不佳的國家陷入債務陷阱,最後只得割地(例如租約九十九年)賠償。

而在國際組織的領導上,持平而論,中國的確展現長期深耕的野心。最有名的例子是二○二○年三月份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簡稱WIPO)總幹事的選舉,中國籍候選人王彬穎當時為副總幹事,且已於該組織任職近三十年,不過最後仍在美國的強力動員下,敗給新加坡籍候選人鄧鴻森(Daren Tang)。更不用說,在二○二○年的武漢肺炎中,遭到臺灣人痛罵的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祕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背後中國操作的痕跡斑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