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以台灣為主體的史地教育有錯嗎?

2020-09-20 06:50

? 人氣

新推出的歷史課本課綱中,刪去三國、魏晉南北朝、女皇武則天等內容,強調「略古詳今」,引發討論。示意圖。(資料照,林瑞慶攝)

新推出的歷史課本課綱中,刪去三國、魏晉南北朝、女皇武則天等內容,強調「略古詳今」,引發討論。示意圖。(資料照,林瑞慶攝)

知名的歷史補教名師呂捷,對近日修改歷史課綱內容的體悟,值得我們深深玩味,他說:「一千多年前的事,你如數家珍;七、八十年前的事,你卻一無所悉;一千公里外的過去,你如喪考妣;養育你的土地,你視而不見。」

呂捷不愧是真正懂得教育的歷史名師,比許多大中小學的歷史教授與老師偉大,因為許多教授與老師常懷抱大中國情節,對中國史地如數家珍,對台灣史地則有如白痴,以致許多學生也受影響,只知中國史,不知台灣事。

無獨有偶,幾年前龍應台在歐洲新書發表會上表示,她青少年時在台灣受的史地教育,都是在講中國的三皇五帝與二十四史,以及長江與黃河等中國的大山大水。她還說 :「我們從小被教育,這個小島代表整個中國。我們成長在一個矛盾的環境中,總是在學習我們不曾擁有的東西,卻假裝你周圍的東西並不存在。」她長大後出國留學,才發現這是殖民者的教育方式。

龍應台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她大兒子十歲時,在德國小學拿到一張他們所居住的小鎮地圖,興奮地找她一起研究,她卻覺得悲傷。因為,她小學在台灣從來沒有得到這樣一張地圖,這顯示以前國民黨對台灣人所實施的史地教育,根本是本末倒置,畢竟世界各國的史地教育,都是採取同心圓方式。

以上兩位名人所說的真是一針見血,說明我們以前以大中國為主體的史地教育是荒謬的,正確應該先了解自己生長的地方,再逐漸了解其它較遠的地方,由內而外,由近而遠,循序漸進,這也是近代心智圖的教育模式。

20200816-作家龍應台16日舉行《大武山下》讀者見面會。(盧逸峰攝)
作者提到,作家龍應台(見圖)過去曾說,直到長大後出國留學,她才發現從小接受的史地教育,是殖民者的教育方式。(資料照,盧逸峰攝)

一位陳姓網友聽了呂老師分析後說 ,從小我就很喜歡歷史,舉凡中國史與西洋史背得滾瓜爛熟,然而去年看了別人討論後,我才知道有中壢事件,今年因為湯德章古蹟修復,才知道湯德章這個人。這些在台灣史上很重要的歷史,我們的歷史課本竟然都沒教,是否以前執政的國民黨心虛不敢讓大家知道?現在看到課綱改了,真的很替學生們開心,畢竟中國史本來就該變成東亞史,大家只要知道一些重要事件就好,不需要每個朝代都背,完全沒有意義,台灣史才是我們需要去了解的。希望可以找回我們的歷史,讓我們的子女知道,台灣有現在的自由與民主是多麼不容易!

一位黃姓網友說,這幾天在fb參加一個「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的社團,看見一個以前的組織叫「保密局」,他竟然從來不知道有這個單位,但是對於中國的東廠、西廠⋯⋯卻絕不陌生,汗顏啊!歷史、地理不就該從生長的地方、年代瞭解起嗎?

一位葉姓網友說,唸了中國歷史,我現在正在觀察誰是吳三桂!甚至於是哪些人!另外,地理也是莫名其妙!在臺灣土生土長的我,知道景德鎮在哪兒,有什麼特色,但是地理沒讓我知道臺東太麻里隔壁有哪些鄉鎮,更不知道什麼是卑南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