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能幫助香港更多嗎?如何保證台灣不會成為下一個香港?」給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五個「中國問題」

2020-08-13 10:08

? 人氣

2011年拜登在中國四川大學演說(資料照,AP)

2011年拜登在中國四川大學演說(資料照,AP)

讓我們從今年夏天的喧囂和憤怒中後退一步(好吧,是後退好幾大步),把注意力放到某件本應再明顯不過的事情上:未來幾年內,美國乃至全球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地表最強大的中國和美國之間,關係在迅速惡化。

若不是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波特蘭衝突、堪比大蕭條的經濟下行,以及總統建議延後大選,佔據這個競選季主流的議題本該是「我們是否正在走向一場將長達數十年的新冷戰」。而如今,這個問題完全被拋到不起眼的角落。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因此,中國問題是需要多加關注的。就川普(Trump)而言,選民們至少可以從他在任期間的行為以及他在競選過程中對中國的日益妖魔化,了解這位美國現任總統如何處理中美關係,從而得出自己的看法。

相比之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當上總統後會如何處理這個‘首要戰略問題,就比較難下判斷了。正因如此,讓選民了解拜登的觀點尤為重要。畢竟,拜登現在處於競選優勢地位,很可能會掌握撬動兩國關係的槓桿。

迄今為止,拜登只是泛泛地談論中國問題,顧問們表示,他今後將繼續如此。他傳達的主要資訊是,川普對中國問題處理不當,造成新的緊張局勢不說,還沒能讓中國在經濟與安全上的做法產生真正的改變。

拜登呼籲制定政策,鼓勵美國企業將關鍵供應品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回美國。他在《外交事務》雜誌(Foreign Affairs)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將中國稱為「特殊挑戰」。他指出,自己在擔任副總統期間與中國領導人打交道,這是他的專長,他提及「對中國強硬」的必要性,強調要與盟友合作,並主張繼續在氣候變化、防止核擴散和全球衛生等共同利益領域尋求與中方合作。

民主黨的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在黨內初選辯論時,曾批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惡棍」(資料照,AP)
民主黨的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在黨內初選辯論時,曾批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惡棍」(資料照,AP)

然而針對拜登將如何重建兩國關係而言,仍有許多重要問題亟待解決。以下是對拜登提出的五大問題:

——你會堅持川普對中國的關稅政策嗎?川普將關稅作為向中國施壓的主要手段,即使代價是中國的反制過程也傷害了美國經濟。設置這些關稅原本是為了與中國達成廣泛的長期貿易協議,但這不可能在選舉日之前實現。那麼,關稅政策是保持不變還是廢止呢?

——你會重啟《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嗎?放棄亞美貿易協定與遏制中國擴大影響力的目標背道而馳。該協定將中國排除在外,並與那些希望削弱中國實力的友好國家締結替代性經濟聯盟。但川普退出了該協定。拜登曾在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時期推動建立了這個協定,他曾在初選期間表示自己將堅持重啟談判。拜登政府會不顧民主黨左派對該協定的反感態度、將其作為首要任務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