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關說,幾時變得那麼粗魯?

2020-08-12 06:50

? 人氣

前太流董事長李恆隆(中)涉嫌行賄多位跨黨派立委,被裁定羈押禁見。(資料照,顏麟宇攝)

前太流董事長李恆隆(中)涉嫌行賄多位跨黨派立委,被裁定羈押禁見。(資料照,顏麟宇攝)

正在辦的立委集體關說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宜置喙,本文只是藉這兩個關說案討論官場遊戲規則的變化。

所謂關說,應該不是以暴力或權力強制變更判決、更改法令,而是運用軟性手段,循非正式管道,以遂超越法律的目的。

最佳例子是《西遊記》裡,魏徵夢斬涇河龍王到唐太宗還魂延壽20年那一段小說情節:

緣起涇河龍王跟相士對賭,卻違反了玉帝旨令(改了時辰、勊了降雨),要上「剮龍台」挨刀。涇河龍王在唐太宗夢中求「人間真龍」相救,唐太宗就把魏徵召入宮中,陪他下棋,以為魏徵不出宮就無法執行任務了。孰料魏徵在棋局中打了個盹,在夢中斬了涇河龍王。龍王怨唐太宗言而無信,作祟使太宗生病,病情嚴重甚至到了「太后召眾臣商議殯殮後事」地步。

就在太宗交代後事完畢,「沐浴更衣,待時(等死)而已」之刻,魏徵卻說他可以「管保陛下長生」。原來,魏徵跟酆都判官崔玨生前是八拜之交,又蒙魏徵「早晚看顧他的子孫」,崔玨收到魏徵的信,在生死簿上將「一十三年」加了兩筆,改成「三十三年」,唐太宗於是延壽二十年。

這是傳統典型的關說:運用交情,以「照顧陽上子孫」交換「塗改生死簿」——對照同樣《西遊記》孫悟空打到冥府,勾消生死簿,可以明白以力強制與以情關說的分別。

故事還沒完。唐太宗還魂後,為答謝閻羅王,得找到前往陰司「進瓜果」(在地府答應閻羅王)的人,結果有一個人劉全自願「頭頂南瓜,袖帶黃錢,口噙藥物」服毒自殺…完成了整套關說劇本。這後半「劉全進瓜」也具寓言性:關說案的「後謝」也得妥當安排,整個案件乃能圓滿解決。

20200804-台北地院4日下午裁定前立委徐永明80萬交保。(顏麟宇攝)
台北地院4日下午裁定前立委徐永明(見圖)80萬交保。(資料照,顏麟宇攝)

不要誤會,我絕對是反對圖利關說的,但是走後門、關說其實古今中外都有,而這次的案情卻讓我感嘆:什麼時候關說變得那麼粗魯?立委毫無遮掩的修法、施壓,赤裸裸的送錢、數目還在通訊軟體上明講(連黑話代號都免了),甚至忝不知恥的回覆一個「讚」——那些都是會留下痕跡的,可是他們毫無顧忌!

西漢哀帝時,尚書僕射鄭崇被人檢舉「與宗族來往頻繁,懷疑有勾結」。哀帝詰問鄭祟:「你的家中為何熱鬧得跟市場一樣?」鄭祟說:「臣門如市,臣心如水。」鄭祟最後死在獄中。

且不論鄭崇之死是不是冤獄,這次涉案的立委也有人理直氣壯的說,那是政治獻金,他說此話時能不能「心如止水」?我不敢說。但是他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口,我只能再次感嘆:收錢關說居然可以那樣理直氣壯!

一位卸任官員對媒體說,現在的關說已經有「SOP」:先打電話給中階官員要求,再來打電話給高階官員,接著在立法院委員會張牙舞爪,不談關說原案、但雙方心知肚明。如果到此還行不通,就在總質詢給院長、部長吃「排頭」,希望院長、部長回去「好生約束」不懂規矩的下屬。易言之,關說的遊戲規則其實「早已如此」,只好自嘆「跟不上時代」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