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導致HIV藥物短缺!聯合國警告:若超過半年,非洲南部將有50萬人死亡

2020-08-11 21:40

? 人氣

受新冠疫情影響,南非的HIV患者苦於藥物短缺。(AP)

受新冠疫情影響,南非的HIV患者苦於藥物短缺。(AP)

4月時,南非的HIV感染者朱璐(Sibongile Zulu)發現政府補助的HIV藥物短缺,這種藥物在一般藥局裡要價48美元(約台幣1400元),但在封城期間,她被公司解雇而沒了收入,又還有4個孩子要養,內心慌亂可想而知。幸好,朱璐最後找到一位護士朋友,她在專門協助HIV感染者的「穆拉姊妹基金會」(the Sister Mura Foundation)工作,該組織從4月提供朱璐藥物至今。

美聯社(AP)報導,全球目前至少有2450萬名HIV病毒感染者正在服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這種藥物可以有效抑制病毒生長及傳播風險,但因為HIV病毒極易突變,患者不能擅自停藥,否則很容易產生抗藥性導致治療失敗。然而,防疫封鎖措施讓許多經濟活動停擺,HIV藥物的製造與運送也被迫中斷。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畫署(UNAIDS)6月研究曾警告,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若HIV藥物中斷達6個月以上,因愛滋病與併發症死亡的患者恐怕將增加50萬人。

受新冠疫情影響,南非的HIV患者苦於藥物短缺。(AP)
受新冠疫情影響,南非的HIV患者苦於藥物短缺。(AP)

製程供應鏈大受影響

該研究指出,由於全球海、空運都受到嚴格限制,製作藥物所需要的原料、包裝耗材等物資運輸量全都大幅減少;此外,連工廠人力都受到各國的社交隔離和封城措施影響,即使進入製程速度也很慢。UNAIDS報告指出,種種因素影響下,HIV藥物從原料製作到成品運輸至少延遲7個星期以上。供應短缺加上運輸成本上漲,藥物價格也將持續飆高,衝擊患者與他們的家庭。

在南非,藥物短缺的問題特別值得矚目。南非約有770萬人為HIV病毒感染者,在5778萬人口中佔比高達13.3%,是全世界最多感染者的國家。其中又有62%患者仰賴政府補助的藥物治療計劃,也是全球比例最高。

除了藥物問題,南非防疫工作不力也是一大阻礙。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HU)統計,截至8月11日為止,南非的新冠肺炎累計確診案例高達56萬例,高居全球第5名,死亡人數也突破1萬人。對於免疫力較低的愛滋病患者而言,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風險極高,許多患者根本不敢前往人擠人的診所就怕被病毒盯上。

UNAIDS執行長白安易瑪(Winnie Byanyima)6月警告,各國必須「現在盡快制定計劃,減少抗反轉錄藥物的製造與取得成本提高之衝擊」,她表示:「我呼籲各國政府與採購者快速行動,確保每一位正在服藥的人都能維持療程,拯救性命並阻止更多人感染HIV病毒。」

根據南非西開普省(Western Cape)一份研究顯示,染上新冠肺炎的HIV患者死亡率比普通患者高出2倍以上。西開普省是南非最早爆出大規模疫情的中心點。「我們擔心其他感染症狀造成的死亡案例會增加,例如結核病等等,」當地HIV研究人員贊地瓦娜(Nomathemba Chandiwana)說。

受新冠疫情影響,南非的HIV患者苦於藥物短缺。(AP)
受新冠疫情影響,南非的HIV患者苦於藥物短缺。(AP)

擔心染疫不敢出門

贊地瓦娜也指出,南非最大城約翰尼斯堡的診所數據顯示,為了治療HIV而來的患者比往常減少了10%至25%不等。更糟的是,還有一些診所因為醫護人員感染新冠肺炎而被迫關閉,更增加了患者治療的難度。贊地瓦娜說:「有些診所一天治療60至80人,就算一間診所只關門一個星期,仍然代表很多人拿不到藥物,這是很嚴重的威脅。」

除了藥物,兒童的疫苗接種計劃也受到衝擊,過去幾個月的接種人數至少下降25%,麻疹的爆發風險愈來愈高,肺結核的診斷與治療也因此受挫。「無國界醫生(MSF)南非副主任巴瓦吉(Vinyarak Bhardwaj)說:「這些治療中斷是種公衛危機,威脅到最窮與最脆弱的人群。」

在南非西北部、鄰近莫三比克邊界的小鎮恩嘉瓦納(Ngodwana),3500位貧窮的村民居住在擁擠、缺電又缺水的環境,防疫工作也幾乎難以落實。荷蘭非營利組織「北方星聯盟」(North Star Alliance)特地在此開設臨時診所,讓感染HIV的村民免於長途奔波也能接受治療。

「你們知道新冠肺炎在外肆虐,所以一定要每天定時吃藥!」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