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專欄:美國能「離間」中共與中國人民?

2020-08-01 06:20

? 人氣

國際社會在制定和實施對華政策時,應該把「中共和中國人民的利益、命運緊緊捆綁在一起,坐在一艘船」當做大前提。(資料照,美聯社)

國際社會在制定和實施對華政策時,應該把「中共和中國人民的利益、命運緊緊捆綁在一起,坐在一艘船」當做大前提。(資料照,美聯社)

我在北京大學讀書期間,有幾次被中國同學問到:「你入黨了嗎?」 一時聽不太懂,什麼叫「入黨」?在日本,只有通過民主選舉成為屬於某一個政黨的議員才叫「入黨」。據自民黨官網說明:入黨資格為(一)認同黨的綱領、主義、政策等;(二)擁有日本國籍、滿十八歲。

連中共自身都無法掌握

在中國人眼裡,入黨則是加入中國共產黨這一擁有九千萬以上黨員、世界上最大的政黨。在北京大學上學,及後來在復旦和遼寧大學教書期間,我有機會接觸那些在高中時已入黨,或上大學後試圖入黨的同學們,我對他們的印象是:總體優秀、社交網路和國際視野寬廣、有向心力和事業心。

他們入黨流程很複雜、艱難、漫長:先要做為「積極分子」被認可,而後成為「發展對象」,才有資格上黨課(一年左右),通過考試成為預備黨員,經過一年的考察期若沒問題則轉正。可見對於一個中國人來說,入黨是需要綜合能力的,成績優秀是前提,還要善於溝通和社交,人格也要端正。

《港區國安法》在中國史上肯定會記上濃重的一筆,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一個最黯黑的印記。(美聯社)
對於一個中國人來說,入黨是需要綜合能力的,成績優秀是前提,還要善於溝通和社交,人格也要端正。(資料照,美聯社)

至於對那些中國特色的政治思想和意識形態如何建立和表示忠誠心,就不那麼複雜了。在中國的政治生態裡,別說黨員,大多數老百姓均懂得怎麼「講政治」,深知那些黨的宣傳和教育是怎麼回事。

外界常以特殊眼光看待中共黨員。但事實上,中共黨員分布全球、各行各業,大多數人根本不信共產主義,而是堅定的務實主義者。中共黨員本身一盤散沙:入外國籍卻沒退黨的、早已沒交黨費的、從來只信西方民主的、為外國政府和企業服務的……,反正什麼人都有。 傳美國白宮正在考慮針對中國共產黨及其家屬實行美國旅遊限制。而從美國務卿龐佩歐(Mike Pompeo)近日發表《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演講,可以看出美國政府正在採取明顯區分,甚至「離間」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政策。

我認為,這一政策既不現實也不可行。中共黨員在全球的分布和謀生極為鬆散和不透明,別說美國政府,連中共自身都無法掌握,哪一個黨員在什麼單位做什麼、其家庭和親屬人員的構成又如何。

我認識不少中共高官子女入美國籍,並與美國人結婚生子,在美國儲備巨額資產。在此情況下,美國政府驅逐這些「美國公民」嗎?

中美新冷戰:川普與習近平(美聯社)
美國政府正在採取明顯區分,甚至「離間」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政策,但這一政策既不現實也不可行。(資料照,美聯社)

對華採取「二分法」無任何新意

中共黨員總體優秀,視野和人脈廣,對國內外經濟社會的影響比非中共黨員大,與那些容易被黨的意識形態宣傳和教育所洗腦,從而產生極端狹隘、排他性民粹主義的人相比,黨員總體更加理性和國際化,從而更有可能跟自由世界進行對話。

至於區分黨和人民,本來就不應把一個國家社會視為鐵板一塊。在文革時期,毛澤東和周恩來把日本一部分軍國主義者和廣泛的日本國民分開看待,在此基礎上發展了對日關係。 就日本對華政策,自從改革開放政策以來,各界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開看,無論中共高舉什麼意識形態,仍透過商業行為和知識交流,積極參與中國的經濟社會,充實人民的生活方式。總之,美國政府此刻對華採取「二分法」無任何新意。 更何況不管是對美日還是港台,滲透社會還是分裂輿論,中共在世界上是最擅長的。在白宮負責對華政策、熟悉中國問題的一名高官對我說過,美國試圖離間黨和人民的做法正是「學了中共統戰工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加藤嘉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