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蔡政府寧可讓陳時中跌落神壇

2020-06-18 06:20

? 人氣

衛福部長陳時中在疫情期間民調支持度高達9成,最近卻因健保醫材爭議受內傷,圖為陳時中31日於台南推廣防疫旅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衛福部長陳時中在疫情期間民調支持度高達9成,最近卻因健保醫材爭議受內傷,圖為陳時中31日於台南推廣防疫旅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總統蔡英文剛當選時與企業界座談,曾意氣風發的說:與政府溝通不用太溫良恭儉讓,講了三次都聽不見時,「你可以拍桌子」;這一次醫界對健保醫材自費上限強烈反彈,就展現了拍桌的強大實力;最殘酷的事實是:並不是每個群體或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拍桌實力,影響政府決策都要靠人民拼搏實力而定的話,很難說得上是實質的民主。

健保署這次推出醫材自付上限政策,如果各界的批評是事實,堪稱失敗政策的範本;政策推出後,不但醫界紛紛表示事先未受邀參與溝通,連府黨高層都私下放話推得一乾二淨,健保署倉促推出,他們事先未獲告知;過程爭議背後不論是否有黑手,這個黑鍋恐怕陳時中非背不可了!

健保署最大的「罪過」:綠營支持者反彈,一般民眾無感

健保署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將醫界打為利慾薰心之徒,醫界反彈可以想像,但健保署此次最失敗之處在於:他們一心要保護的消費者也不領情,即使陳時中宣稱「改革是站在民眾角度,希望不要多花冤枉錢」,也得不到掌聲,甚少民間團體為健保署辯護;換句話說,健保署這次最大的罪過是:政策造成支持者反彈,一般民眾無感,這是改革的大忌,也是所有改革者最常面臨的困境;為了改革不惜得罪自己人,向來不是蔡政府的風格,政策轉彎是可以預期的結局。

蔡政府眼中,所謂的利益團體,分量各有不同;醫界在各國都是有力的利益團體,在台灣更有特殊地位,不但社會聲望高、向來更是民眾除了親友外最信任的群體;此外,他們還有管道優勢,換句話說「有總統的耳朵」,其中有不少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所以他們即使輕輕抱怨,對蔡政府而言都是如雷貫耳;相反的,另一個同樣有力的工商團體,多次公開對台灣能源配置表示憂慮,擔憂再生能源無法取代核能、成為穩定供電來源,但工商團體的警告對蔡政府能源政策影響力卻微乎其微,並非工商團體不夠力,真正的原因是綠營的反核派更有尾巴搖狗的實力,即使九合一時「以核養綠」公投得到多數支持,但蔡政府卻寧可沒收公投,也不願遵行公投的民意;對民進黨而言,鐵桿的支持者雖非民意多數,但是他們具有動員能力及熱情、才是有意義的選民。這也是選舉時少數得以改變多數的關鍵。

工商團體絕對是有力團體,都不敵綠營反核的支持者,就更別說非我族類的弱勢團體了;台中市政府也許不能算是弱勢團體,但行政院趁著疫情期間將中市管制生煤條例宣告無效,不顧打臉民進黨要員林佳龍,環團痛批此舉是開倒車、犧牲台中市民健康,但行政院絲毫不讓,相較於綠營的反核人士,環團和台中市民真的要算是弱勢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