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中國的國安法制!僅僅「提議修憲」,維權律師余文生遭秘密判處4年徒刑

2020-06-17 18:37

? 人氣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美國之音)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美國之音)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社交媒體上披露,徐州市檢察院週三(6月17日)上午電話通知她余文生案的判決結果,稱余文生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許艷認為當局秘密審判余文生是中國司法嚴重倒退行為,她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此案並施壓中國當局保護余文生的人權。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右)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右)

週三中午,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艷在社交媒體上發布兩段音頻,哭訴徐州市中級檢察院電話告知余文生被判刑4年、剝權三年,質問當局所謂的「依法治國」,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此案並聲援余文生律師。

許艷對美國之音表示,她之前沒有關於余文生被判決的任何消息,徐州檢察院打電話給她的人沒有介紹其姓名和職務。許艷表示,她稍後致電官方為余文生指派的律師、徐州市律師協會的趙強,對方證實了徐州法院對余文生案的「秘密判決」。

「這個案子等於又是秘密判決,」許艷說,「沒有告訴家屬,就判了。當時我問(趙強)余文生是什麼態度,他說余文生態度堅決,就是要上訴。」

許艷指,這位官派法律援助律師在余文生被關押1000天期間,只是在辦理相關法律手續時見過余文生兩次,完全沒有履行為余文生辯護的職責。

官方指派的趙強律師在回答美國之音電話詢問時稱,(余文生)家屬已經知道了這個(判決)結果,他不能接受外媒採訪。

徐州中級人民法院的法官劉明偉沒有接聽美國之音的詢問電話。

至於此案是何時做出的判決,目前仍不明確。在德國的媒體人蘇雨桐表示,徐州檢察院人員在電話中答復稱,許艷給徐州檢察院一位處長寫信後,處長了解情況後責成該人員回答。蘇雨桐指出,徐州檢察院接電話的人員只說是近期判決的,但不知道具體日期,所以得追問法院。

此前,許艷曾對外界表示,余文生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去年已在徐州被秘密庭審,連家屬和辯護律師也未被告知有關信息。

2018年1月,在引起廣泛關注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中受波及的北京律師余文生提出修改憲法的改革建議,隨後在一天早晨送10歲兒子上學時在孩子麵前被警察抓捕。

余文生曾為多起法輪功修煉者的案件擔任辯護律師,並代理多名因709案被捕的維權律師。他被捕前一天在網上公開發表了《修憲公民建議書》,建議刪除在實際應用上會產生爭議和歧義「憲法序言」,建議差額選舉國家主席並取消軍委主席和軍事委員會以及政治協商會議的設置等。

許艷表示,余文生提出這一修憲建議只是發表言論,屬於言論自由的公民權利範疇,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行為,作為家屬她要提出上訴,但是她至今沒有收到與這個案件相關的法律文書,在中國大陸境內網上搜尋不到任何有關余文生案件的信息。她認為,有關方面對余文生案採取秘密審判和宣判方式,顯示出中國的司法在處理此類案件中前所未有的法治倒退。

許艷上個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是唯一一位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的人權律師妻子,被關派出所19小時,沒吃沒喝;曾被要求脫光衣服檢查;被要求坐老虎椅並且扣上;也多次被警察限制出門。

許艷說,余文生兩年前被押到徐州拘禁後,家屬只看到一段只有幾分鐘的余文生影片,此後再無任何音信。她說,律師和家屬前往徐州多次都未能會見,後來有關人員透露余文生案曾秘密開庭,但需要等待上面決定如何判決。

許艷呼籲國際上繼續關注被秘密判決4年監禁的余文生律師。

目前在中國境內仍有一些人權律師的境況持續受到國際人權組織的關注,其中包括與外界失聯數年的高智晟律師、仍在獄中的李昱函律師、刑滿出獄後在河南老家受到監控的江天勇律師,以及在武漢因報導疫情而被失踪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律師和被刑拘的張展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