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流行病的三大原則!為什麼關鍵少數、定著與環境因素能讓星星之火燎原?:《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選摘(1)

2020-06-18 05:10

? 人氣

從引爆點的三大原則:少數原則、定著因素、環境力量,可以讓我們從合理的角度看待流行病。這些原則提供我們一個方向,如何設法達到引爆點。(示意圖/Mojpe@Pixabay)

從引爆點的三大原則:少數原則、定著因素、環境力量,可以讓我們從合理的角度看待流行病。這些原則提供我們一個方向,如何設法達到引爆點。(示意圖/Mojpe@Pixabay)

一旦流行病已經引爆、失去平衡,一定是事出有因, 可能是三大原則之一,甚至全部產生了變化。

90年代中期,巴爾的摩市爆發梅毒大流行。從1995到96年短短一年之間,出生即感染梅毒的嬰兒人數增加了500%。觀察巴爾的摩市梅毒感染率的趨勢圖,多年來一直保持直線,但是到了1995年突然以接近直角的角度向上彎曲。

巴爾的摩市的梅毒問題為什麼會一發不可收拾?根據疾病防治中心(CDC)的說法,問題根源在於古柯鹼。由於吸食這種毒品容易導致危險性行為大幅成長,愛滋病及梅毒等性病的案例因而暴增。越來越多人為了購買毒品,變成一貧如洗,更把這種性病帶回自己居住的社區內,進而改變鄰里間社會網絡的模式。疾病防治中心指出,梅毒問題從星星之火釀成巨災,關鍵就在於毒品氾濫。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性病專家曾尼曼(John Zenilman)的看法與眾不同,他認為巴爾的摩市貧窮區的醫療服務體系瓦解才是主因。曾尼曼說:「1990到91年間,巴爾的摩市性病診所共有三萬六千人次的門診病患,後來由於預算問題,市政府決定逐漸削減性病診所的人手。駐診醫師從十七位減為十位,正式醫師則從三位減為零。門診病患降為兩萬一千人次,助手的人數也被刪減。以往診所會定期為電腦升級,如今也都停擺。這很明顯是出自政治因素,市政府往往因預算無法運作,使得這些診所最後可能面臨無藥可用的窘境。」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性病專家曾尼曼(Jonathan Mark Zenilman, M.D.)(取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官網)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性病專家曾尼曼(John Zenilman)的看法與眾不同,他認為巴爾的摩市貧窮區的醫療服務體系瓦解才是主因。(取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官網)

巴爾的摩市中心的性病診所每年原有三萬六千人次的門診病患,代表性病受到控制。當每年的門診病患降為兩萬一千人次時,代表性病即將爆發大流行潮。性病從市中心向外擴散,經由一般道路及高速公路蔓延到巴爾的摩市其他地區。以往罹患性病後,通常一週內可以獲得治療,如今他們可能在治癒前就傳染給其他人,蔓延的時間又多出兩、三週,甚至四週。醫療體系瓦解,使得梅毒問題比以往更為棘手。

美國首屈一指的流行病學專家帕特瑞特(John Potterat)則提出第三種理論,他認為巴爾的摩的梅毒問題原本集中在市中心,近年來東區及西區正在進行都市更新,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他指出,1990年代中期,巴爾的摩市推動東、西區的都市更新計畫,炸毀許多1960年代的老舊國民住宅。最轟動的兩個例子是西巴爾的摩市的列辛頓街及東巴爾的摩市的拉法耶巷,兩邊都有數百戶家庭,是犯罪及傳染病的淵藪。在此同時,因為環境日益惡化,居民也開始遷出東、西巴爾的摩市的老舊連幢房屋。

帕特瑞特首度造訪巴爾的摩市東區及西區時說:「現場景象令人目瞪口呆,50%的房屋已經釘上木板,也展開炸毀建築物的前置作業。整個社區充滿人去樓空的氛圍,讓剩下的居民更想盡快搬走。巴爾的摩市多年來一直把梅毒問題控制在特定區域及階層,但是東、西區人口大搬遷,把這些性病病患移往其他地區,梅毒及這些人的習慣也跟著四處流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