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者吶喊》男性、女性、X性…跨性別者性別認定 誰說了算?

2017-05-28 09:00

? 人氣

葉若瑛直言,她沒有接受變性手術,只靠女裝打扮及長期服用女性荷爾蒙,現在她在外面上公廁女廁,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黃天如攝)

葉若瑛直言,她沒有接受變性手術,只靠女裝打扮及長期服用女性荷爾蒙,現在她在外面上公廁女廁,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黃天如攝)

當一個人的生理性別與自我認同性別不符,他(她)的法律性別究竟該誰說了算?說出來有點年紀的民眾可能會覺得不敢置信,現在年輕人都在玩的臉書(Facebook)個人性別註記,竟已累積多達71種!換言之,只是男、女、男跨女、女跨男…這樣的分類根本不足為奇。或者,這個世界只有非男即女的兩種性別的「假象」,早就該被打破了。

然正如同性戀要跟異性戀一樣博取世人的祝福,同性婚要比照異性婚爭取同樣的權利義務般,即使明知別人的愛情、婚姻干卿底事,也礙不著別人,但大部分的人一開始還是會習慣性地覺得反感、不能接受,甚至「毛骨悚然」。乍聽竟有一群人不但想要變性,還想同時保留「小雞雞」又想在身分證更改為女性;抑或既不想摘子宮又想改拿男性身分證,多數人的直覺反應也是:哪有人這樣的?或這怎麼可能?

男性變裝進女廁爭議 律師:性別認定涉及公共安全

律師蔡瑞麟說,相對於只關乎兩個人,或者說最多只關係到兩個家族的戀愛與婚姻關係,法律性別的認定明顯還涉及公共安全的疑慮。舉例說,目前在台灣,若是一個男性試圖透過變裝的技倆溜進女廁,以達到偷窺的目的,一旦被識破,便很難狡辯;但一旦生理上的男性也能取得女性身分時,事情可就有理說不清了。

天如專題。開業律師蔡瑞麟。(蔡瑞麟提供)
律師蔡瑞麟說,相對於只關乎兩個人,或者說最多只關係到兩個家族的戀愛與婚姻關係,法律性別的認定明顯還涉及公共安全的疑慮。(蔡瑞麟提供)

對此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秘書長葉若瑛不以為然地說,這完全是似是而非的「藉口」!因為事實上,上公廁從來都不需要出示女性或男性身分證;對於偷窺者不管他或她的性別,只要行為人違法,就報警法辦就對了,跟跨性別者爭取捍衛自己身體器官的權益,根本半點關係都沒有。

跨性別者穿女裝 「上女廁完全沒問題」

葉若瑛直言,她沒有接受變性手術,只靠女裝打扮及長期服用女性荷爾蒙,現在她在外面上公廁女廁,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當然,打從心底自我認同就是一般女生的她,在女廁除了上廁所,光是攬鏡自照都來不及了,也不會更不可能有偷窺別的姊妹的念頭。

反倒是有一次葉若瑛到某大知名海鮮餐廳吃飯,正當她在對鏡整理長髮時,一名到廁所換裝的女性從廁所走出來,並主動背對著她要求說:「可以麻煩妳幫我拉個拉鍊嗎?」當下她竟有種被高度認同與接納的喜悅,只因一般女生除了自己的男友或老公,只會找姊妹幫自己這種忙。

20170527-(天如專題)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秘書長葉若瑛。(黃天如攝)
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秘書長葉若瑛曾在餐廳被女性要求幫忙拉拉鍊,有種被高度認同與接納的喜悅。(黃天如攝)

她感嘆,若說至今台灣對同志仍有相當程度的歧視,那麼對跨性別者還存有歧視觀念者的比例,更是對同志歧視的數百數千倍。影響所及,她個人就完全不奢望台大跨性別學生小妤,小小年紀就能為爭取自身權益站出來面對媒體,畢竟國內到現在像她這樣敢承認自己是跨性別者的成人,也屈指可數。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