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老師真的不是「千手觀音」

2017-05-28 05:50

? 人氣

作者認為,讓班級導師由專人擔任,以保障教師身心健康,維護學生受教權益,方能促進教育品質提升。(取自Flickr)

作者認為,讓班級導師由專人擔任,以保障教師身心健康,維護學生受教權益,方能促進教育品質提升。(取自Flickr)

在型塑孩子人格的黃金期間,班級導師專人專業化有絕對的必要,而不是兼任的工作。

失速的列車:有自由無法治的陣痛

導師這個名詞,簡言之即是班級的大家長、班級代表;不僅是課程教學、輔導管教、班級經營、親師溝通,乃至處理事務、解決問題……等第一個要找的對象,然而試問:一位導師是否能像藍波一樣,一人身負繁雜重任?

古言「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導師不僅是老師,也兼具父親的角色,身負建立完全信任與付出的師生關係。再則「天、地、君、親、師」顯示老師身分的特殊性與崇高性,程門立雪的故事,在在證明過去師生關係。

老師的尊敬性是無上的,日據時代,老師與警察大人一樣可以佩刀。到了國民政府來台,在威權體制下,老師具備一定的尊嚴,因此教書與帶班二者,可由一位導師來擔任,猶如母鴨帶著一群小鴨一般。

直到解嚴之後,門戶大開,西方的文化進來,新的文化誕生了!解開威權的枷鎖,強調的是民主,法治是大家所忽略的,也因此,人本主義的抬頭,於是有零體罰、零拒絕、零髮禁……一系列的解放。很可惜的,在主張自由之下,卻沒有「法治」教育這條軌道,因此台灣整個教育猶如一台失速列車。

2016-10-19-人本基金會-杜絕體罰-落實教育記者會-吳思瑤-取自吳思瑤臉書
作者指出,人本主義的抬頭,於是有零體罰、零拒絕、零髮禁……一系列的解放。但在主張自由之下,卻沒有「法治」教育這條軌道,因此台灣教育猶如一台失速列車。圖為人本基金會杜絕體罰落實教育記者會。(取自吳思瑤臉書)

教改問題出在人

近20年來台灣的教育改革,幾乎是由學閥與民粹主導,把西方的教育哲理用在臺灣,但在缺乏獨立思考與尊崇法制的社會氛圍下,因而產生了二個問題:

一、學生變成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二、導師的管教權被拿走,而瑣碎事情越來越多。

因此,導師同時兼任教書與帶班二者,對老師而言是力不從心甚至嚴重傷害。

一直以來教育改革就是以「錯誤」的模式進行:

一、威權模式。

政府不與第一線老師討論,只以少數學閥看到別人的表面制度,沒考慮人性文化的問題,便冒然實施。因為沒有法治教育、措施、管理等配套方案,學生行為偏差、態度乖戾比比皆是。

二、民粹導向。

在少數家長及學閥的主導下實施教育改革,老師增加了事務上的負擔;並且,講自由而沒有真正有效管教配套措施;最可怕的是,所有責任由老師承擔,社會、家長又不給予老師力量,讓老師動輒得咎,處處掣肘。

長此以往,導師要做的事,不僅是面對學生,而且還要面對學校、家長,而這些面對並非程門立雪的情形,而是陷入學生不爽就被髒話咆哮、家長媒體投訴、學校難以協助的泥淖中。從政府發行的導師手冊整整153頁,就可以知道其事務之繁瑣,加上不友善的社會、職場環境,加上同時還要教書的情形,老師早已身心俱疲,學生怎麼可能會得到好的教育?

教改團體於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場外抗議。(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近20年來台灣的教育改革,以威權模式、民粹導向等錯誤模式進行。圖為教改團體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導師專人專業化

由於時代演變,在師資培育過程中,培育導師的班級經營等各項課程已經成為重要必備項目,沒有專門的訓練是不可能成為專業的導師。今天,教育的嚴重問題是出自一人飾二角。

請政府、社會、家長重視此問題,勿讓情形繼續惡化。下面提出三項建議以供參考:

一、導師專門獨立。當務之急,班級導師由專人負責,專門經營班級,而教學項目由老師擔任,不再由一人兼任導師與教師,讓導師為純導師,教師成為純教師。

二、改變社會認識。請政府宣導,讓家長認識真正的教育狀況。

三、決策制定模式。日後教育相關政策制定,應由老師、家長、學者、政府一起討論制定。

今日環境已經無法再一心二用,請政府莫再忽視,立刻改變,讓班級導師由專人擔任,以保障教師身心健康,維護學生受教權益,方能促進教育品質提升。

 

*作者為一群在職教師,本文為「在職教師團結聯盟」為台灣教育把脈系列之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