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者吶喊》「被迫不斷在陌生人前出櫃」女性靈魂逼住男宿 台大跨性別者轉宿遭拒

2017-05-28 09:00

? 人氣

跨性別學生小妤在申請轉宿過程中遭到台大校方涉及違反《性平法》對待,也讓小妤在轉宿舍的過程中感受不舒服。(資料照,取自mrhayata@flicker)

跨性別學生小妤在申請轉宿過程中遭到台大校方涉及違反《性平法》對待,也讓小妤在轉宿舍的過程中感受不舒服。(資料照,取自mrhayata@flicker)

「小妤(化名)要台大學生會轉達,歷經校方行政體系連續數月的刁難,她的身心都非常疲倦!」深夜的台灣第一學府台大校園教室裡,台大學生會幹部為了該校跨性別學生小妤在申請轉宿過程中遭到校方涉及違反《性平法》對待接受《風傳媒》訪問,「此案走到這裡,小妤及學生會只能期待教育部,甚至體制外輿論力量,為小妤及其他跨性別生爭取應有的權益。」 

台大學生小妤 男跨女的跨性別者

小妤是台大學生,也是一名男跨女的跨性別者,但因尚未接受外科變性手術,生理性別仍為男性,因此,任憑她持有精神科醫師開具的性別認同障礙診斷證明,申請學校宿舍時,仍被理所當然地安排入住男生宿舍中。

20170527-SMG0035-台大跨性別學生小妤爭取轉宿事件簿-01.png
 

女性靈魂裝在男性身體 住男宿好痛苦

想知道小妤的感受嗎?如果正在看這篇報導的妳正好是女生,只要想像妳每天必須跟數百個男生住在一起,不僅須忍痛剪短原本的長髮,外出時還得刻意穿著中性,將女裝塞在包包中到外面找地方換,然後回宿舍前還得再換回來…,才能持續「偽裝」成男性。此外,小妤就跟一般女生一樣,有很多可愛、夢幻的貼身衣物,但每次去宿舍浴室盥洗時,在到處充滿裸露異性的空間裡,她擔心的卻是自己的內衣或小褲褲會被別人看見,「每天都活得像在做賊般,痛苦不已。」

然而同一時間,小妤卻輾轉得知,有兩名跟自己一樣是男跨女的跨性別澳洲籍交換生到台大就讀一學期,但因澳洲法律規定,只要精神醫師診斷證明、不須強制外科手術即可完成法律性別變更,所以校方就准許她們堂而皇之地入住女生宿舍,「台大是台灣的大學,但對台灣與外國跨性別學生的對待卻是如此『薄此厚彼』,真是太諷刺了!」

延伸閱讀:跨性別的美麗與哀愁

因為心情實在太抑鬱,去年10月小妤尋求學校心理輔導中心諮商,結果老師告訴她,台大過去也有過類似案例,說不定住宿組可以幫上忙。於是小妤提起勇氣,向住宿組「出櫃」坦承自己是跨性別者,要求轉住女生宿舍。而住宿組也「循例」要求她備妥申請人家長同意書、其他三名室友雙方家長同意書(不論室友是否年滿20歲都須出具)、醫生證明等文件,連同特殊需求報告單提出申請。

台大校園-吳逸驊攝
台大住宿組「循例」要求跨性別者備妥申請人家長同意書、其他三名室友雙方家長同意書(不論室友是否年滿20歲都須出具)、醫生證明等文件,連同特殊需求報告單提出申請。(資料照,吳逸驊攝)

為找尋室友 不斷在陌生人前出櫃

對家人早已接納她是個跨性別者的小妤來說,上述要求最大的挑戰,莫過於要她自己去找3名可能完全素昧平生的女室友,並尋求她們及其雙方家長的接納。但為能脫住在男生宿舍的夢魘,在外向以女生身分與朋友自然相處的她,從去年底開始,數月來不斷強迫自己在陌生人面前出櫃,並攤開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只為了爭取那一絲絲的同理心…。

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年4月初小妤終於找齊了願意接納她的3名室友,更難得的是,這些女同學的父母們竟也友善且開明地對小妤展開了雙臂。小妤永遠記得,向住宿組完成送件那天,她高興得只差沒飛上天,腦海也開始勾勒與3名姊妹自在快樂的住宿生活,巴不得這天快快到來。

台大反悔拒絕「可能發生騷擾事件」

誰知5天之後,這樁明明有前例可循,且依例只須住宿組權限就能審核通過的案子,卻遭台大高層行政會議主動關切並予以否決,理由是「可能會造成其他學生抗議」、「可能發生騷擾事件」。根據當天與會的台大學生轉述,還有師長當場以戲謔的口吻反問陳述意見的學生:萬一校方同意此案,結果有女學生懷孕了怎麼辦?  

對於台大校方向跨性別生小妤釋出轉宿條件在先,又悔約在後,台大學生會日前發表正式聲明,呼籲校方除應遵守當初與小妤的承諾,更應進一步協助同樣因性別認同處於弱勢的同學。台大學生會新聞部隨即更把小妤事件的來龍去脈,以新聞報導的形式發布在該校網路生活誌《花火》上,結果不但引發熱議,多數台大學生更是一面倒支持小妤,認為校方的做法已嚴重涉及違法。

20170525-跨性別專題,台大學生專訪,台大浪達社林昱嘉社長(左)、台大學生會新聞部李柏寬部長(中)、台大學生會新聞部方綺副部長(右)。(顏麟宇攝)
台大浪達社林昱嘉社長(左)、台大學生會新聞部李柏寬部長(中)、台大學生會新聞部方綺副部長(右)為跨性別學生奔走不遺餘力。(顏麟宇攝)

校方反悔 跨性別學生「從天堂掉到地獄」

曾共同面訪小妤的台大學生會新聞部部長李柏寬及副部長方綺表示,小妤目前的狀態就有如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意志相當消沈,實在沒有多餘的心力面對媒體,只能委託學生會幹部向支持她的人轉達感謝。而目前小妤雖然還是住在男生宿舍中,但她及關心她的同學已紛紛主動向教育部等更高層陳情,也期待輿論能對校方造成壓力。

20170525-跨性別專題,台大學生專訪,台大學生會新聞部方綺副部長。(顏麟宇攝)
台大學生會新聞部副部長方綺表示,目前小妤雖然還是住在男生宿舍中,但她及關心她的同學已紛紛主動向教育部等更高層陳情,也期待輿論能對校方造成壓力。 (顏麟宇攝)

台大浪達社社長:曾要求跨性別學生轉宿法制化遭拒

台大女同性戀社團浪達社社長林昱嘉表示,小妤也是該社的社員,但浪達社不限女同性戀同學才能參加,以小妤為例,她就是「異性戀者」。即小妤目前生理及法律性別雖為男性,但自我認同為女性的她,內心傾慕的卻是男性;惟就跟一般女生一樣,這並不代表在生活的日常中,小妤願意或覺得住在男生宿舍,對她來說是件自在的事。 
 
為了幫助小妤,林昱嘉身為台大性平會學生委員,也曾提案要求校方針對跨性別學生的轉宿規定予以法制化,卻當場遭另一名委員、也是台大學務長陳聰富以此案只是個案為由,提出異議。

20170305-臺大校園徵才博覽會上午登場,臺大學務長陳聰富代表校方出席開幕並致詞。(蘇仲泓攝)
台大女同性戀社團浪達社社長林昱嘉表示,曾提案要求校方針對跨性別學生的轉宿規定予以法制化,卻遭台大學務長陳聰富(見圖)以此案只是個案為由,提出異議。(資料照,蘇仲泓攝)

但另一方面,台大行政會議卻在本月初主動提出將籌設「性別友善宿舍」,惟入住條件仍將是「同一寢室內僅限生理性別相同的室友同住」。換言之,像小妤這樣在生理上被校方認定為男生的學生,不管她的自我認同,更不管她手上有多少張精神科醫師開具的性別認同障礙證明,屆時她還是只能跟男生同住。

受到社會關注 台大宣稱有改善方案

李柏寬表示,校方會對外聲稱準備這麼做,無非只是因為小妤事件已引發社會關注,不得已只好以此表示他們已有「改善方案」,而非毫無作為。惟看在學生會眼裡,姑且不論校方並未承諾設置性別友善宿舍的時間表;更甚者,仍須生理性別相當才能同住的宿舍也完全「不友善」,就算設了也只是樣板罷了,根本不會有跨性別學生要入住。

20170525-跨性別專題,台大學生專訪,台大學生會新聞部李柏寬部長。(顏麟宇攝)
台大學生會新聞部部長李柏寬表示,校方無非只是因為小妤事件已引發社會關注,不得已只好以此表示他們已有「改善方案」。(顏麟宇攝)

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司長鄭乃文表示,由於台大學生指涉小妤一案台大校方涉及違反《性平法》,台大性平會基於該會並不適合處理自己學校有無違法的問題,日前已將全案轉送教育部性平會,該部亦已正式發文受理,即日將籌組調查小組,依法最快於2個月、最慢4個月內完成調查,給外界一個交代。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