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參與世衛大會反覆倒帶 台灣該認清楚的國際現實

世界衛生大會(WHA)22日討論是否將「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列入議程,古巴代表發言反對

世界衛生大會(WHA)22日討論是否將「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列入議程,古巴代表發言反對

經過一輪努力,友邦發言支持,正反雙方各有兩國場內表達立場後,世界衛生大會最終決議「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Inviting Taiwan to Participate in the WHA as an Observer),不納入議程,全案未經表決,鼓掌通過。儘管未獲邀請依舊率團親赴日內瓦的衛福部長陳時中,場外舉行記者會,激動直言,聽到中方代表指「台灣被妥善照顧」感到憤怒,人在日內瓦的價值是:「體會到被忽視、被遺棄的感覺」,而且,「今年踏出第一步,明年一定還會再來。」

陳時中的感嘆激憤,很難不感同身受。不過,在日內瓦「體會被忽視、遺棄」的感覺,肯定不是台灣的第一次,在台灣退出聯合國之後,到二00九年之前,台灣與WHA絕緣三十八年,自一九九七台灣直選總統的隔年,前總統李登輝決定以「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名義申請成為「觀察員」未果,當年帶隊前往日內瓦遊說各國衛生部長的是前衛生署長、現任監察院長張博雅,當年的表決只獲得十九票!

20161223-監察院巡察行政院,監察院長張博雅出席。(盧逸峰攝)
監察院長張博雅年率團爭取加入WHA,只得十九票。(盧逸峰攝)

迄陳水扁執政,二00二年爆發SARS,台灣未能得到第一時間的疫情通報,隔年起,陳水扁政府年年都以「台灣」或「台灣衛生當局」的名義申請加入成為觀察員或成為會員國,可想而知,從來沒成功,唯一比較重要的突破是二00四年,美國和日本在投票時表達支持之意,但得票數同樣不是十八票就是十九票。包括美加日比澳或歐洲議會都曾表達支持,當然,也僅只於口頭支持。

凡此種種直到馬政府八年才有轉變,二00八年政黨輪替,先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在APEC非正式領袖峰會外的「連胡會」,直接向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出要求,隔年,台灣就拿到了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為名的觀察員邀請函,至馬政府八年未曾間斷,同時兩岸衛生部長也得以在WHA雙邊會談。在這八年的觀察員的時間中,除了二0一六年時,馬政府為蔡政府要求「循例發給的邀請函」之外,沒有一次我代表團出席WHA,民進黨或獨派不抗議的,所罵翻來覆去八個字:傾中賣台喪權辱國!

葉金川當年甚至在場內發言數度公開表明「台灣」,他卻被蔡英文痛罵「不配做為政務官」,蔡政府就任第一年鎖定的「轉型正義標靶」,甚至就包括葉金川卸任後主持的血液基金會,最後葉請辭董事長。最神奇的是,蔡政府倒帶重回扁政府八年的處境,結論竟又是「馬政府出賣主權」!

20170309葉金川出席《最美好的時光》葉金川新書分享會.(陳明仁攝)
葉金川在台灣缺席三十八年後, 代表「中華台北」以觀察員身份出席 WHA,卻被獨派團體罵到場外飆淚。(陳明仁攝)

WHA成為民進黨反覆運用的政治動員工具,歷扁政府、馬政府十六年而不衰,到了重返執政戲碼依舊不變,連中國致函各國代表團封深深「中國台灣省」出席WHA,也是老戲碼。早在二00五年,中國與世衛組織簽署的「備忘錄」(MOU),中國首度同意台灣可以參與WHO活動,但必須以「Taiwan,China」名稱加入中國代表團,參加會議要五週前提出申請,必須以個人名義與會,中華民國發生重大疫情時要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認定、是否需WHO衛生專家協助臺灣需要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同意…。

這份備忘錄當然不能被台灣接受,也從來不是馬政府參與WHA所引用的準則,至少名稱就大不同。二0一0年世界衛生組織也曾對所有會員發出所謂的「世衛條例對中國臺灣省之執行作業準則」信函,聲明臺灣是「中國的一省」,隔年我代表團赴日內瓦出席大會時,也正式遞交抗議信函。只是數年之後,台灣的只能透過總統府發言人表達。

20170518-衛福部長陳時中傍晚召開記者會,針對世衛行動團明日起程前往日內瓦進行說明。(蘇仲泓攝)
衛福部長陳時中苦澀的「世衛初體驗」是台灣早就到嘗到的滋味。(世衛行前記者會/蘇仲泓攝)

陳時中的「世衛初體驗」,卻是台灣自一九九七年到二00八年的「年度陣痛儀式」,唯一不同的是,今年多了蔡英文總統親上推特連十推,強調台灣不該被排除在WHA之外,國內新聞廣泛報導,但國際聲量微弱的幾乎聽不到,包括WHA有現場直播或「日內瓦現場連線日誌」,都是「對內宣傳」,讓民眾看到台灣進不去,但政府很努力的一面,政府的積極與努力值得肯定,但出口轉內銷的宣傳,或者抹紅前政府的努力,完全無助於打破國際現實,更不利蔡政府口口聲聲的「團結」。

兩岸關係是否漸行漸遠?至少拉近不了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中國大陸以政治理由排除台灣人於國際健康體系之外,當然不能為台灣人接受,但中國是否因此會失去國際社會支持?不能太天真,台灣只能持續發聲,經過扁八年的「一年一度入世例行儀式」,台灣人理當認清國際現實,和中國壓縮台灣各種空間的必然,不必太激動,尤其不必激動到朝野對槓誰該負責任,這個「責任」讓「崛起(不知是否足夠文明)的中國」扛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