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專文:全球化的困境與兩岸關係

2017-05-24 07:10

? 人氣

習近平與參與一帶一路的各國領袖。(新華社)

習近平與參與一帶一路的各國領袖。(新華社)

如果毛澤東復活,看到今天的中國大陸,他一定非常驚訝,而且不愉快;因為這一切都不是他所能預見,也不是他所樂見。他晚年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反對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老蔣如果復生,看到今天的台灣,也一定不好受!像民主、政黨輪替、國民黨走向沒落、兩岸密切交流:都是他生前努力要阻止的!

他們都是一代強人!可見強人的意志並不能主導歷史的發展。強人如此,強大的政治力量也好不到那裏!

民進黨實現人民作主 共產黨洗雪中國國恥 兩種使命不必互為敵體

今年是2017年。一百年前的1917年,可是世界史上的重要一年!蘇聯的十月革命,震撼了全世界,在整個二十世紀,推動著全球政治的發展。受到蘇聯革命以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鼓舞,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成立,並著手進行中國的革命,不到三十年,就成功取得政權,於一九四九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

但是,曾經是全世界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像北辰一樣引領仰望的蘇聯共產黨和蘇聯共產政權,卻在七十年後土崩瓦解,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更老早就煙消雲散。

現在,正當中國大陸準備慶祝建黨和建國兩個百年之際,回顧這段歷史,不可能不有所警惕;而面對全新的歷史格局,中國共產黨也不可能不重新思考和界定它的歷史使命。

民進黨和中國共產黨都是使命政黨,各依其本身對歷史挑戰的認識,追求其歷史使命。民進黨以實現台灣人民當家作主作為其歷史使命;中國共產黨則以洗雪中國百年國恥,讓中國人民在世界重新站起作為其歷史使命。這兩種使命有特殊的歷史聯結,但絕非互不相容,互為敵體。更重要的是,這兩種使命都已經各自完成。已經完成的歷史使命不可能被傷害,當然,也不可能互相傷害!

現在,兩岸關係存在的問題,正是認識落後於現實,把不是挑戰的挑戰當作挑戰,把已經完成的歷史使命當作仍須努力的奮鬥目標。

總統蔡英文出席「2017歐洲商會歐洲日晚宴」,除希望歐盟持續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社會,並盼雙方儘速簽署投資協定,深化彼此經貿關係。(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出席「2017歐洲商會歐洲日晚宴」,除希望歐盟持續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社會,並盼雙方儘速簽署投資協定,深化彼此經貿關係。(總統府提供)

兩岸共同的歷史挑戰:走出全球化困境

現在,兩岸所面對的真正的共同的歷史挑戰,是如何走出全球化的困境。

兩岸都是全球化的重大受益者。兩岸的當代驚奇以及三十年的兩岸交流,其實就是兩岸人民成功回應全球化挑戰的具體成果。拜全球自由市場之賜,台灣和中國大陸都曾經享有相當長期的高度經濟成長:台灣因此得以加入人均所得超過兩萬美元的全球富裕俱樂部,而中國大陸更從封閉貧窮的第三世界人口大國一躍而為總產值僅次於美國和歐盟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以及擁有超過三兆美元外匯準備的世界第一大出口國。

從一些統計數字可以看出全球自由市場對兩岸經濟發展的直接效應。

在1979年的時候,台灣的總產值是339億美元,中國大陸是2632億美元;大陸是台灣的8倍。到1987年,也就是兩岸交流30年開始的那一年,台灣的總產值成長到1035億美元,中國大陸則是3300億美元;中國大陸是台灣的3.2倍。在這期間,台灣的總產值增長3倍,中國大陸則只增長百分之三十。

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從1978年開始。從1978到1987,基本上是改革多於開放,而且是小心翼翼,「摸著石頭過河」。重點的改革努力放在農村經濟:解散人民公社,實施包產到戶。換句話說,在這段期間,中國大陸的整體經濟得到全球自由市場的幫助還非常有限。

回頭看台灣,在這段期間,加工出口工業則發展到頂峰,全球自由市場強而有力地帶動了台灣的經濟發展潛能。

到2000年,台灣的總產值增長到3260億美元;中國大陸則增長到1.2兆美元;中國大陸是台灣的3.7倍。從1987到2000,台灣的總產值增長3倍,大陸則增長接近4倍。

在這段期間,天安門事件不但沒有讓中國大陸走回頭路,鄧小平更堅決要求加速開放;台商則大舉西進,不理台灣政府的「戒急用忍」政策。兩岸共同受惠於全球自由市場,雙雙高速成長。

2001年底,兩岸幾乎同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這個組織促成更大更開放的全球自由市場。中國大陸的經濟因此開始起飛!從2002年到2016年,中國大陸的總產值增長接近8倍,超過11兆美元;而台灣則僅增長1.7倍,達到5300億美元。中國大陸的總產值超過台灣的20倍。

非常明顯,在這段期間,由於中國大陸生產力的強勁發展,兩岸在全球市場的競爭性排擠效應已經產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橫跨歐亞非三洲,規模龐大。(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扛起全球化大旗?他提出的「一帶一路」橫跨歐亞非三洲,規模龐大。(美聯社)

同樣非常明顯,在這段期間,兩岸特定出口產業的垂直分工也已經形成。台灣成為中國大陸高科技出口產業關鍵零組件的主要供應來源,而中國大陸則成為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大陸吸納台灣出口總額的百分之四十;台灣一年從中國大陸獲取超過700億美元的貿易盈餘。

兩岸既然都是全球化的重大受益者,因此,全球化如果倒退,兩岸必定同受其害,也就不言可喻。

全球化的關鍵警訊:「川普危機」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正式揭開了全球化危機的序幕!

現在的全球體制,本來就是由美國主導建立,並一直由美國主導發展的。以美國為中心的西方政治和學術菁英,鑒於二戰的慘禍和一戰之後未能建立有效處理經貿和金融危機的國際體制息息相關,因此,於二戰快要結束的1944年,在美國召開「布列敦森林會議」,規劃二戰結束之後的國際經貿和金融秩序。根據這個會議的決議和精神,在二戰之後創立了「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前身的「國際重建與發展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前身的「關貿總協」這三個機構,並成功發展了以美元作為交易本位的開放的有序的國際金融和貿易市場。在一九九0年代初期蘇聯解體之後,現在的全球體制更加速完成。

現在的全球體制,除了運作一個總產值超過75兆美元和總貿易額超過30兆美元的全球自由市場,還包含能透過民主協商有效應對攸關全人類生存和安全重大議題的全球治理機制。有史以來,人類不曾有過像現在那麼好的物質和精神條件,可以真正憧憬大同世界的美好未來!

可是現在,作為七十年來引領世界向前走的美國的當今領導人,卻說他不幹了。

全球體制如果不幸崩壞,受害的不只是兩岸,而是整個人類。那將是人類的大災大難!因為這個體制的原初設計,就是為了防止大國之間的經濟戰爭最終導致武力熱戰。

上任的川普,退出了有助於進一步發展全球自由市場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退出了難得獲致全球共識的「巴黎氣候協定」,要求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美韓自由貿易協定」,要求中國大陸百日內改善貿易不平衡:所有這些,都是全球化出現危機的重大警訊!

無可懷疑,全球化已經走進必須走出的困境!過兩天就要投票的法國第二輪總統決選,全球化的前景也正是兩位候選人爭論的議題。極右派的勒龐主張法國退回過去,重拾主權,重用法郎,退出歐盟。中間派的馬克宏則主張強化歐元、強化歐盟。最新的民調顯示馬克宏將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勝。(註:本文寫在法國大選揭曉前)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14日正式就職(AP)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14日正式就職(AP)

歐洲畢竟比美國進步,比美國成熟!

在所有方面,歐盟都是全球化的典範。在歐盟內部沒有國界:資金、勞力、服務可以完全自由流通,人民可以完全自由遷徙。歐盟的結合完全尊重參與國的自由意志。重大決議完全採取平等的民主協商。施政以實現普世價值作為最高原則。一切表現都走在人類文明的最前端。

即使如此,歐洲人對歐盟的質疑和挑戰從來不曾間斷!

中國扛起全球化重責 需要讓人信賴的精神底蘊

全球化雖然為全人類創造了巨大的財富,但財富為極少數人所擁有卻是不爭的現實。這是全球化的第一個困境。

經濟學的進步雖然日新月異,但財政平衡和收支平衡的觀念在傳統執政菁英的心中仍牢不可破。這是全球化的第二個困境。

民族主義在人類歷史的時空中雖已夕陽西下,但卻仍霞光燦爛。人們懷舊的情懷仍然濃烈。這是全球化的第三個困境。

舊文明的衝突雖越千年,但敵意卻陰魂不散。這是全球化的第四個困境。

全球化的困境只能以更大更快的全球化去突破!

現在,這樣的歷史動能不能求之於美國,不能求之於歐洲,只能求之於正在崛起的中國大陸。全世界關心全球化前景的人們,一定非常高興知道習近平在瑞士「世界經濟論壇」對領導全球化所作的承擔。

作這樣的承擔,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是沒有問題的,領導人的雄才大略是沒有問題的,一帶一路的發展戰略也是沒有問題的。中國大陸需要的是讓人信賴的精神底蘊!

中國大陸或者需要歐洲的普世價值,或者需要台灣的「新中華文明」!

在過去三十年,台灣最傲人的成就,不是經濟奇蹟,不是政治民主,而是民間結合普世價值和傳統文化成功實現的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

無數洋溢著高度宗教和人道熱誠的台灣志工,在全世界的偏遠角落和災難現場忘我奉獻,默默助人:這正是在台灣復興的新中華文明最感人的表現。

台灣要永續繁榮,需要中國大陸的更大全球化作為必要條件!

中國大陸要領導全球化,需要台灣的新中華文明作為必要條件!

至於要突破兩岸現存的政治僵局,奠定未來30年兩岸結構性新關係的堅實基礎,除了寄希望於對處理全球化問題有豐富的個人經驗,對推動更大的全球化懷強烈的歷史使命的當今兩岸兩位領導人直接接手,大概沒有更好途徑。

*作者為亞太基金會董事長,本文原為應政大國關中心於五月五日舉辦「兩岸交流30年」研討會所做的專題演講。經改寫後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